导航菜单

天宠|第三十三节:谎言结束



  

  第三十三节:谎言结束

  老七倒下那一刻,会客厅里的暗门几乎同时打开,出来不是袁伟和孙晓律,而是两个个披着白大褂的医生,分别就是孙田莞的两个主治医生王医生和蔡医生。

  “太晚了,老七已经没有生命体征。”躺在地上的夏槿华冷冷说到。

  蔡医生来跑到老七身边,取下老七的吊坠,一番操作之后,确认老七已经死亡。

  “奇怪,怎么之前没有发出预警。”蔡医生自言问道。

  “是老七让我阻断了信号。”夏槿华答道。

  “三天前,老七就让我一直向你们发送他身体状况的假信息,只将真实的信息传给他自己。因为害怕被看出端倪,所以他中途支走袁伟。”槿华继续说。

  “槿华,你必须接受一次图灵测试。”舒宁说:“不过在这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老七是否已经知道,我们一直在他面前演戏。”

  “不确定。”夏槿华回答。

  “你怎么会不确定,老七有没有撒谎你是可以测试到的。”

  “不是我不确定,是老七自己不确定。”

  “好。夏槿华,太阳已经落山,你可以入眠了。”舒宁对槿华下达切断电源的语密,说完这句话,夏槿华双眼失神,便全身僵硬不动了。旁边的蔡医生掰开夏槿华的嘴巴,右手伸进去至肘关节位置。这场面看上去实在反胃,就算蔡医生从里面掏出一块蓝色方柱状电源之后,依然让人很不舒服。

  “这又是怎么回事?”丁山转过身,问在他身后的武贇。

  此时的武贇躺在地板上,两眼涣散,就像供电不足钨丝灯。最近为了准备今晚这场“演出”,他已经心竭身疲,也是一直硬撑。现在袁坤去世,事情好坏总算有一个结果,他自问对袁坤已经尽心尽力,此时通畅许多,一口气卸去,身体的疲态也尽显出来。 他两度试图开口,却都提不起气,只能肘部支地,轻缓抬起小臂,示意他人,让自己缓一缓。在场所有的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他,他干脆闭上眼睛。这动作可吓到不少人,袁伟赶紧跑到他身边,武贇微微睁眼表示自己没事,袁伟也就任他躺着。众人原地不动,焦虑地等着武贇。

  “我来解释下吧!”

  舒宁的话打破现场的沉寂,继续解释道:“海滩的戏,是演给田莞看的,但这里的这场戏,其实是给袁坤看的。袁坤这辈子沉溺于一次又一次地编织自己的人生,他一直深居简出,生活在自己虚构的谎言中,我们看到的他的痛苦,不过是他回到现实世界里的偶然清醒。他隐藏自己,就是生怕见到故人,就会走回到现实世界。今晚安排这么一出戏,请各位来听袁坤述说,是希望他能够见到各位最后一面的同时,在自己理想的世界里安然度过”

  “你们的意思,坤哥一直都是刚才所讲的经历,只是他欺骗自己谎言,那孙晓律和袁…袁伟是不是克隆人。”丁山问到。

  “是的,正如袁坤所说,袁伟是袁坤的克隆人,晓律是辰尘的克隆人,橙空也是辰尘的克隆人。”舒宁回答。

  丁山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下去,林远就抢先问了:“那晓律和袁伟以后会怎样?”

  “你放心,晓律还是晓律,袁伟也还是袁伟。”

  “他们知道自己是克隆人的身份吗?”

  “现在不知道,以后知不知道就看你们的了,但无论如何,她永远都是我侄孙女这点不会变的。”说到这里舒宁明显温柔许多,“你放心,我还是能滥用一下权利,晓律和袁伟没有留档案在实验室里。”

  这时一边看完袁坤吊坠缓存的体检数据后的蔡医生感慨到:“看来袁坤这两天已是风中残烛,全靠一口气撑到现在。哎,如果信息能及时反馈回来,不至于如此。”

  “坤哥执意要离开我们,再挽留也就没意思了,在这种情况下离开,对他来说或许是最好结果。”武贇依然躺在地板上,他这句话是安慰蔡医生,也是在安慰自己。

  武贇说完,现场再度沉寂,仿佛在哀默现场的三位死者。

  第二天,孙田莞的遗体送回金城,丧葬礼仪按照传统的萨满习俗办理。前去吊唁者摩肩接踵,不乏东北地区的社会名流。辞灵那天祭礼从早上九点持续到次日凌晨一点,午祭鼓乐,晚祭跳舞,堪比一场大型传统萨满文化汇演。送孙田莞下葬之后,林远立马赶回母校,丁山在香山大学东门外的一艘小舟上等着他,人到了便一起乘小舟离岸而去,来到不远处一个无人的岛礁上。

  岛礁上袁坤的老同学们和他弟弟正在为其守灵,他的遗体被安放在干木柴架起的香樟木制棺具里。众人轮流瞻仰遗容,追悼袁坤,诸多讲的是与袁坤一起的年轻往事,既是悼念袁坤,也是在一起追忆青春,并无过多流露哀感。唯独武贇不同,他的悼词道尽了袁坤少为人知的后半生,即歌颂了他的才华,亦吐露出自己多年为袁坤保密行踪的苦楚。

  三十年前,武贇无意撞见回家的袁坤。之后武赟一生荣誉,半数有袁坤参与,他舞台剧的创作一直都很依赖袁坤在背后的出谋划策。吴赟多次希望公开袁坤的身份,但是袁坤执意不要,不愿与外面世界再有任何联系。吴赟一直为袁坤保密行踪,是害怕袁坤一旦知道自己的行踪泄露,又会再次玩失踪。他一直安慰自己,与其让坤哥一走了之,不如自己一个人守着,起码在袁坤去世的时候,还可以让几个老同学来见袁坤的最后一面。

  追悼会结束之后,众人拾柴,覆盖袁坤的棺木,由袁坤的弟弟点火,为其火化。这是袁坤的遗愿,他希望自己死后,骨灰能够撒入学校东门的这片海里,与辰尘一同遨游。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

  96

  古小橙

  2019.08.03 00:13*

  字数 1992

  

  第三十三节:谎言结束

  老七倒下那一刻,会客厅里的暗门几乎同时打开,出来不是袁伟和孙晓律,而是两个个披着白大褂的医生,分别就是孙田莞的两个主治医生王医生和蔡医生。

  “太晚了,老七已经没有生命体征。”躺在地上的夏槿华冷冷说到。

  蔡医生来跑到老七身边,取下老七的吊坠,一番操作之后,确认老七已经死亡。

  “奇怪,怎么之前没有发出预警。”蔡医生自言问道。

  “是老七让我阻断了信号。”夏槿华答道。

  “三天前,老七就让我一直向你们发送他身体状况的假信息,只将真实的信息传给他自己。因为害怕被看出端倪,所以他中途支走袁伟。”槿华继续说。

  “槿华,你必须接受一次图灵测试。”舒宁说:“不过在这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老七是否已经知道,我们一直在他面前演戏。”

  “不确定。”夏槿华回答。

  “你怎么会不确定,老七有没有撒谎你是可以测试到的。”

  “不是我不确定,是老七自己不确定。”

  “好。夏槿华,太阳已经落山,你可以入眠了。”舒宁对槿华下达切断电源的语密,说完这句话,夏槿华双眼失神,便全身僵硬不动了。旁边的蔡医生掰开夏槿华的嘴巴,右手伸进去至肘关节位置。这场面看上去实在反胃,就算蔡医生从里面掏出一块蓝色方柱状电源之后,依然让人很不舒服。

  “这又是怎么回事?”丁山转过身,问在他身后的武贇。

  此时的武贇躺在地板上,两眼涣散,就像供电不足钨丝灯。最近为了准备今晚这场“演出”,他已经心竭身疲,也是一直硬撑。现在袁坤去世,事情好坏总算有一个结果,他自问对袁坤已经尽心尽力,此时通畅许多,一口气卸去,身体的疲态也尽显出来。 他两度试图开口,却都提不起气,只能肘部支地,轻缓抬起小臂,示意他人,让自己缓一缓。在场所有的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他,他干脆闭上眼睛。这动作可吓到不少人,袁伟赶紧跑到他身边,武贇微微睁眼表示自己没事,袁伟也就任他躺着。众人原地不动,焦虑地等着武贇。

  “我来解释下吧!”

  舒宁的话打破现场的沉寂,继续解释道:“海滩的戏,是演给田莞看的,但这里的这场戏,其实是给袁坤看的。袁坤这辈子沉溺于一次又一次地编织自己的人生,他一直深居简出,生活在自己虚构的谎言中,我们看到的他的痛苦,不过是他回到现实世界里的偶然清醒。他隐藏自己,就是生怕见到故人,就会走回到现实世界。今晚安排这么一出戏,请各位来听袁坤述说,是希望他能够见到各位最后一面的同时,在自己理想的世界里安然度过”

  “你们的意思,坤哥一直都是刚才所讲的经历,只是他欺骗自己谎言,那孙晓律和袁…袁伟是不是克隆人。”丁山问到。

  “是的,正如袁坤所说,袁伟是袁坤的克隆人,晓律是辰尘的克隆人,橙空也是辰尘的克隆人。”舒宁回答。

  丁山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下去,林远就抢先问了:“那晓律和袁伟以后会怎样?”

  “你放心,晓律还是晓律,袁伟也还是袁伟。”

  “他们知道自己是克隆人的身份吗?”

  “现在不知道,以后知不知道就看你们的了,但无论如何,她永远都是我侄孙女这点不会变的。”说到这里舒宁明显温柔许多,“你放心,我还是能滥用一下权利,晓律和袁伟没有留档案在实验室里。”

  这时一边看完袁坤吊坠缓存的体检数据后的蔡医生感慨到:“看来袁坤这两天已是风中残烛,全靠一口气撑到现在。哎,如果信息能及时反馈回来,不至于如此。”

  “坤哥执意要离开我们,再挽留也就没意思了,在这种情况下离开,对他来说或许是最好结果。”武贇依然躺在地板上,他这句话是安慰蔡医生,也是在安慰自己。

  武贇说完,现场再度沉寂,仿佛在哀默现场的三位死者。

  第二天,孙田莞的遗体送回金城,丧葬礼仪按照传统的萨满习俗办理。前去吊唁者摩肩接踵,不乏东北地区的社会名流。辞灵那天祭礼从早上九点持续到次日凌晨一点,午祭鼓乐,晚祭跳舞,堪比一场大型传统萨满文化汇演。送孙田莞下葬之后,林远立马赶回母校,丁山在香山大学东门外的一艘小舟上等着他,人到了便一起乘小舟离岸而去,来到不远处一个无人的岛礁上。

  岛礁上袁坤的老同学们和他弟弟正在为其守灵,他的遗体被安放在干木柴架起的香樟木制棺具里。众人轮流瞻仰遗容,追悼袁坤,诸多讲的是与袁坤一起的年轻往事,既是悼念袁坤,也是在一起追忆青春,并无过多流露哀感。唯独武贇不同,他的悼词道尽了袁坤少为人知的后半生,即歌颂了他的才华,亦吐露出自己多年为袁坤保密行踪的苦楚。

  三十年前,武贇无意撞见回家的袁坤。之后武赟一生荣誉,半数有袁坤参与,他舞台剧的创作一直都很依赖袁坤在背后的出谋划策。吴赟多次希望公开袁坤的身份,但是袁坤执意不要,不愿与外面世界再有任何联系。吴赟一直为袁坤保密行踪,是害怕袁坤一旦知道自己的行踪泄露,又会再次玩失踪。他一直安慰自己,与其让坤哥一走了之,不如自己一个人守着,起码在袁坤去世的时候,还可以让几个老同学来见袁坤的最后一面。

  追悼会结束之后,众人拾柴,覆盖袁坤的棺木,由袁坤的弟弟点火,为其火化。这是袁坤的遗愿,他希望自己死后,骨灰能够撒入学校东门的这片海里,与辰尘一同遨游。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三节:谎言结束

  老七倒下那一刻,会客厅里的暗门几乎同时打开,出来不是袁伟和孙晓律,而是两个个披着白大褂的医生,分别就是孙田莞的两个主治医生王医生和蔡医生。

  “太晚了,老七已经没有生命体征。”躺在地上的夏槿华冷冷说到。

  蔡医生来跑到老七身边,取下老七的吊坠,一番操作之后,确认老七已经死亡。

  “奇怪,怎么之前没有发出预警。”蔡医生自言问道。

  “是老七让我阻断了信号。”夏槿华答道。

  “三天前,老七就让我一直向你们发送他身体状况的假信息,只将真实的信息传给他自己。因为害怕被看出端倪,所以他中途支走袁伟。”槿华继续说。

  “槿华,你必须接受一次图灵测试。”舒宁说:“不过在这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老七是否已经知道,我们一直在他面前演戏。”

  “不确定。”夏槿华回答。

  “你怎么会不确定,老七有没有撒谎你是可以测试到的。”

  “不是我不确定,是老七自己不确定。”

  “好。夏槿华,太阳已经落山,你可以入眠了。”舒宁对槿华下达切断电源的语密,说完这句话,夏槿华双眼失神,便全身僵硬不动了。旁边的蔡医生掰开夏槿华的嘴巴,右手伸进去至肘关节位置。这场面看上去实在反胃,就算蔡医生从里面掏出一块蓝色方柱状电源之后,依然让人很不舒服。

  “这又是怎么回事?”丁山转过身,问在他身后的武贇。

  此时的武贇躺在地板上,两眼涣散,就像供电不足钨丝灯。最近为了准备今晚这场“演出”,他已经心竭身疲,也是一直硬撑。现在袁坤去世,事情好坏总算有一个结果,他自问对袁坤已经尽心尽力,此时通畅许多,一口气卸去,身体的疲态也尽显出来。 他两度试图开口,却都提不起气,只能肘部支地,轻缓抬起小臂,示意他人,让自己缓一缓。在场所有的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他,他干脆闭上眼睛。这动作可吓到不少人,袁伟赶紧跑到他身边,武贇微微睁眼表示自己没事,袁伟也就任他躺着。众人原地不动,焦虑地等着武贇。

  “我来解释下吧!”

  舒宁的话打破现场的沉寂,继续解释道:“海滩的戏,是演给田莞看的,但这里的这场戏,其实是给袁坤看的。袁坤这辈子沉溺于一次又一次地编织自己的人生,他一直深居简出,生活在自己虚构的谎言中,我们看到的他的痛苦,不过是他回到现实世界里的偶然清醒。他隐藏自己,就是生怕见到故人,就会走回到现实世界。今晚安排这么一出戏,请各位来听袁坤述说,是希望他能够见到各位最后一面的同时,在自己理想的世界里安然度过”

  “你们的意思,坤哥一直都是刚才所讲的经历,只是他欺骗自己谎言,那孙晓律和袁…袁伟是不是克隆人。”丁山问到。

  “是的,正如袁坤所说,袁伟是袁坤的克隆人,晓律是辰尘的克隆人,橙空也是辰尘的克隆人。”舒宁回答。

  丁山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下去,林远就抢先问了:“那晓律和袁伟以后会怎样?”

  “你放心,晓律还是晓律,袁伟也还是袁伟。”

  “他们知道自己是克隆人的身份吗?”

  “现在不知道,以后知不知道就看你们的了,但无论如何,她永远都是我侄孙女这点不会变的。”说到这里舒宁明显温柔许多,“你放心,我还是能滥用一下权利,晓律和袁伟没有留档案在实验室里。”

  这时一边看完袁坤吊坠缓存的体检数据后的蔡医生感慨到:“看来袁坤这两天已是风中残烛,全靠一口气撑到现在。哎,如果信息能及时反馈回来,不至于如此。”

  “坤哥执意要离开我们,再挽留也就没意思了,在这种情况下离开,对他来说或许是最好结果。”武贇依然躺在地板上,他这句话是安慰蔡医生,也是在安慰自己。

  武贇说完,现场再度沉寂,仿佛在哀默现场的三位死者。

  第二天,孙田莞的遗体送回金城,丧葬礼仪按照传统的萨满习俗办理。前去吊唁者摩肩接踵,不乏东北地区的社会名流。辞灵那天祭礼从早上九点持续到次日凌晨一点,午祭鼓乐,晚祭跳舞,堪比一场大型传统萨满文化汇演。送孙田莞下葬之后,林远立马赶回母校,丁山在香山大学东门外的一艘小舟上等着他,人到了便一起乘小舟离岸而去,来到不远处一个无人的岛礁上。

  岛礁上袁坤的老同学们和他弟弟正在为其守灵,他的遗体被安放在干木柴架起的香樟木制棺具里。众人轮流瞻仰遗容,追悼袁坤,诸多讲的是与袁坤一起的年轻往事,既是悼念袁坤,也是在一起追忆青春,并无过多流露哀感。唯独武贇不同,他的悼词道尽了袁坤少为人知的后半生,即歌颂了他的才华,亦吐露出自己多年为袁坤保密行踪的苦楚。

  三十年前,武贇无意撞见回家的袁坤。之后武赟一生荣誉,半数有袁坤参与,他舞台剧的创作一直都很依赖袁坤在背后的出谋划策。吴赟多次希望公开袁坤的身份,但是袁坤执意不要,不愿与外面世界再有任何联系。吴赟一直为袁坤保密行踪,是害怕袁坤一旦知道自己的行踪泄露,又会再次玩失踪。他一直安慰自己,与其让坤哥一走了之,不如自己一个人守着,起码在袁坤去世的时候,还可以让几个老同学来见袁坤的最后一面。

  追悼会结束之后,众人拾柴,覆盖袁坤的棺木,由袁坤的弟弟点火,为其火化。这是袁坤的遗愿,他希望自己死后,骨灰能够撒入学校东门的这片海里,与辰尘一同遨游。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