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留份深情到云端》|| 二十四、一别两宽

?

  梁冰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里,阿标紧紧地抱着她,飞快地跑啊跑啊,汗水和泪水一齐滴到她的脸上,灼得她生痛。

  她很想努力地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太沉重了,怎么也睁不开。她听到阿标紧张地说:“阿冰,快醒醒,快醒醒啊!你是不是眩晕症又犯了?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如果你昏过去了,只要输代血浆就好了,是不是啊?”

  她很想开口回答:“是的。”可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她急得浑身冷汗渗渗,就是无法清醒过来。

  然后便是纷乱的人声嘈杂,她却毫无知觉。

  这个梦好长啊!她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气,百合花特有的清香气息一下子让她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手捧一大把百合的阿标,还有他那关切的眼神。

  她立即把头扭到一边,不想看到那张让她痛苦的脸。

  阿标却惊喜地说:“阿冰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

  梁冰这才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多年未犯的眩晕症又不合时宜的犯了。记忆中自己这是第四次犯病了,第一次是高考结束回到家里的时候,突然晕了过去,她爸急得连夜包车去了武汉。那一场病,让她和肖军无缘错过。

  第二次犯病是在深圳接到她妈打来的电话,说她爸急需六万元手术费,当时她一着急就晕了过去,所以阿标记得她需要输代血浆才能缓过来。

  第三次是十年前她父亲去世,她毫无预兆地突然晕了过去,差点没把她妈吓死。

  她也曾去医院检查过多次,医生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只嘱咐她平时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大悲大喜即无大碍。

  没想到这次在香港遭遇阿标,让她心神激荡,才又引发了多年未犯的隐疾。

  她真的不想再见阿标,只是这世界太小了。兜兜转转十多年,没想到两个人还是不期而遇。

  她挣扎着想要起来离开这里,没想到阿标却轻柔地按住她说:“别逞强了阿冰,医生说你最少要留院观察三天,我已经帮你改签了三天后的机票,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适合坐飞机。听话,好好在医院呆着,等恢复正常了再回去不迟。”

  梁冰恨恨地说:“不要你管,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没有什么大毛病,代血浆输了我也就好了。你凭什么自做主张帮我改签机票了?”

  阿标却温柔地说:“不改签机票你这样子能坐飞机吗?再说你晕过去了也不知道几时能醒来,不改签你也赶不上飞机了。别激动,快尝尝我帮你叫的皮蛋瘦肉粥还合你口味吗?”

  梁冰这才发觉自己早已饥肠辘辘,阿标打开保温盒,取出里面的皮蛋瘦肉粥,一小碟韩国泡菜,一小碟酸豆角。

  这些曾是那段清贫日子里梁冰最奢侈的享受,那时候她和阿标天天白水煮面条,连青菜都舍不得买,偶尔休息时犒劳一下自己,她也只舍得买一碗皮蛋瘦肉粥,她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喝的粥。

  后来自己虽然不再为钱发愁了,却仍然对皮蛋瘦肉粥情有独钟。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阿标还记得她的这一爱好。

  梁冰默默地端起粥,皮蛋瘦肉粥特有的香味胜利地勾起了她的食欲。阿标赶紧拿起勺子说:“阿冰,你看起来那么虚弱,还是我来喂你吃吧?”

  梁冰摇摇头,倔强地接过阿标手上的勺子,平静地说:“我还是自己吃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一句话呛得阿标半点出不了声。

  吃完粥,梁冰决定去洗手间打理一下自己。阿标不放心地想伸手扶她一把,她却像被蜂子蛰了一下似的飞快跑开,差点摔倒在地。

  阿标苦笑着摇摇头,知道梁冰已经把他排斥在千里之外了。他知道他这是咎由自取,谁让自己年轻时那么混帐,不仅亲手毁掉了两人的幸福生活,还给梁冰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创伤。

  哪怕自己用尽一生忏悔,却也不能减轻自己心中的半分愧疚。

  梁冰从洗手间回来以后,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她平静地对阿标说:“我已经没事了,一会儿我们去办出院手续,你押了多少钱告诉我,我这就拿钱给你。我准备去买明天的机票,我想早点回家,我未婚夫还在医院里等着我,我可不想让他等太久。”

  闻听此言,阿标不禁傻了,最后的一线希望终于彻底破灭。他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裂成千万片,再轰然倒塌。

  望着梁冰苍白却倔强的侧脸,阿标的心抽了又抽。曾经她是他手心里的至宝,他自己却不知道珍惜,如今她再也与他无关。

  原以为梁冰病倒了,是苍天眷顾他日日夜夜的念念不忘,到头来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啊!若时光能够倒流,他想他一定会把她宠得无法无天。

  可惜时光一去不回头,他也只剩悔恨在心头。

  阿标知道梁冰说到做到,虽然他很想和梁冰多呆一会儿,可是看梁冰那决绝的样子,他知道他们即将永别。今生今世,恐怕再见就是再也不见了。

  他的目光追随着梁冰的身影,恨不得能粘住她,可这是怎样的一个妄想?

  梁冰想的却越早离开阿标越好,尽管她的身体还有些发虚,但是输完代血浆之后她已没有大碍。她可不想和阿标一起呆三天,她觉得和阿标呆在一起总有一种令她窒息的感觉,如果真的呆上三天,那一定是生不如死。

  也许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尽了,无论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擦出感情的火花。那么最好的结局就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吧?

  (未完待续)

  96

  云飘碧天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52.0

  2019.08.03 06:10*

  字数 1893

  梁冰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里,阿标紧紧地抱着她,飞快地跑啊跑啊,汗水和泪水一齐滴到她的脸上,灼得她生痛。

  她很想努力地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太沉重了,怎么也睁不开。她听到阿标紧张地说:“阿冰,快醒醒,快醒醒啊!你是不是眩晕症又犯了?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如果你昏过去了,只要输代血浆就好了,是不是啊?”

  她很想开口回答:“是的。”可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她急得浑身冷汗渗渗,就是无法清醒过来。

  然后便是纷乱的人声嘈杂,她却毫无知觉。

  这个梦好长啊!她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气,百合花特有的清香气息一下子让她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手捧一大把百合的阿标,还有他那关切的眼神。

  她立即把头扭到一边,不想看到那张让她痛苦的脸。

  阿标却惊喜地说:“阿冰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

  梁冰这才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多年未犯的眩晕症又不合时宜的犯了。记忆中自己这是第四次犯病了,第一次是高考结束回到家里的时候,突然晕了过去,她爸急得连夜包车去了武汉。那一场病,让她和肖军无缘错过。

  第二次犯病是在深圳接到她妈打来的电话,说她爸急需六万元手术费,当时她一着急就晕了过去,所以阿标记得她需要输代血浆才能缓过来。

  第三次是十年前她父亲去世,她毫无预兆地突然晕了过去,差点没把她妈吓死。

  她也曾去医院检查过多次,医生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只嘱咐她平时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大悲大喜即无大碍。

  没想到这次在香港遭遇阿标,让她心神激荡,才又引发了多年未犯的隐疾。

  她真的不想再见阿标,只是这世界太小了。兜兜转转十多年,没想到两个人还是不期而遇。

  她挣扎着想要起来离开这里,没想到阿标却轻柔地按住她说:“别逞强了阿冰,医生说你最少要留院观察三天,我已经帮你改签了三天后的机票,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适合坐飞机。听话,好好在医院呆着,等恢复正常了再回去不迟。”

  梁冰恨恨地说:“不要你管,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没有什么大毛病,代血浆输了我也就好了。你凭什么自做主张帮我改签机票了?”

  阿标却温柔地说:“不改签机票你这样子能坐飞机吗?再说你晕过去了也不知道几时能醒来,不改签你也赶不上飞机了。别激动,快尝尝我帮你叫的皮蛋瘦肉粥还合你口味吗?”

  梁冰这才发觉自己早已饥肠辘辘,阿标打开保温盒,取出里面的皮蛋瘦肉粥,一小碟韩国泡菜,一小碟酸豆角。

  这些曾是那段清贫日子里梁冰最奢侈的享受,那时候她和阿标天天白水煮面条,连青菜都舍不得买,偶尔休息时犒劳一下自己,她也只舍得买一碗皮蛋瘦肉粥,她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喝的粥。

  后来自己虽然不再为钱发愁了,却仍然对皮蛋瘦肉粥情有独钟。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阿标还记得她的这一爱好。

  梁冰默默地端起粥,皮蛋瘦肉粥特有的香味胜利地勾起了她的食欲。阿标赶紧拿起勺子说:“阿冰,你看起来那么虚弱,还是我来喂你吃吧?”

  梁冰摇摇头,倔强地接过阿标手上的勺子,平静地说:“我还是自己吃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一句话呛得阿标半点出不了声。

  吃完粥,梁冰决定去洗手间打理一下自己。阿标不放心地想伸手扶她一把,她却像被蜂子蛰了一下似的飞快跑开,差点摔倒在地。

  阿标苦笑着摇摇头,知道梁冰已经把他排斥在千里之外了。他知道他这是咎由自取,谁让自己年轻时那么混帐,不仅亲手毁掉了两人的幸福生活,还给梁冰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创伤。

  哪怕自己用尽一生忏悔,却也不能减轻自己心中的半分愧疚。

  梁冰从洗手间回来以后,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她平静地对阿标说:“我已经没事了,一会儿我们去办出院手续,你押了多少钱告诉我,我这就拿钱给你。我准备去买明天的机票,我想早点回家,我未婚夫还在医院里等着我,我可不想让他等太久。”

  闻听此言,阿标不禁傻了,最后的一线希望终于彻底破灭。他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裂成千万片,再轰然倒塌。

  望着梁冰苍白却倔强的侧脸,阿标的心抽了又抽。曾经她是他手心里的至宝,他自己却不知道珍惜,如今她再也与他无关。

  原以为梁冰病倒了,是苍天眷顾他日日夜夜的念念不忘,到头来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啊!若时光能够倒流,他想他一定会把她宠得无法无天。

  可惜时光一去不回头,他也只剩悔恨在心头。

  阿标知道梁冰说到做到,虽然他很想和梁冰多呆一会儿,可是看梁冰那决绝的样子,他知道他们即将永别。今生今世,恐怕再见就是再也不见了。

  他的目光追随着梁冰的身影,恨不得能粘住她,可这是怎样的一个妄想?

  梁冰想的却越早离开阿标越好,尽管她的身体还有些发虚,但是输完代血浆之后她已没有大碍。她可不想和阿标一起呆三天,她觉得和阿标呆在一起总有一种令她窒息的感觉,如果真的呆上三天,那一定是生不如死。

  也许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尽了,无论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擦出感情的火花。那么最好的结局就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吧?

  (未完待续)

  梁冰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里,阿标紧紧地抱着她,飞快地跑啊跑啊,汗水和泪水一齐滴到她的脸上,灼得她生痛。

  她很想努力地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太沉重了,怎么也睁不开。她听到阿标紧张地说:“阿冰,快醒醒,快醒醒啊!你是不是眩晕症又犯了?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如果你昏过去了,只要输代血浆就好了,是不是啊?”

  她很想开口回答:“是的。”可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她急得浑身冷汗渗渗,就是无法清醒过来。

  然后便是纷乱的人声嘈杂,她却毫无知觉。

  这个梦好长啊!她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气,百合花特有的清香气息一下子让她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手捧一大把百合的阿标,还有他那关切的眼神。

  她立即把头扭到一边,不想看到那张让她痛苦的脸。

  阿标却惊喜地说:“阿冰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

  梁冰这才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多年未犯的眩晕症又不合时宜的犯了。记忆中自己这是第四次犯病了,第一次是高考结束回到家里的时候,突然晕了过去,她爸急得连夜包车去了武汉。那一场病,让她和肖军无缘错过。

  第二次犯病是在深圳接到她妈打来的电话,说她爸急需六万元手术费,当时她一着急就晕了过去,所以阿标记得她需要输代血浆才能缓过来。

  第三次是十年前她父亲去世,她毫无预兆地突然晕了过去,差点没把她妈吓死。

  她也曾去医院检查过多次,医生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只嘱咐她平时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大悲大喜即无大碍。

  没想到这次在香港遭遇阿标,让她心神激荡,才又引发了多年未犯的隐疾。

  她真的不想再见阿标,只是这世界太小了。兜兜转转十多年,没想到两个人还是不期而遇。

  她挣扎着想要起来离开这里,没想到阿标却轻柔地按住她说:“别逞强了阿冰,医生说你最少要留院观察三天,我已经帮你改签了三天后的机票,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适合坐飞机。听话,好好在医院呆着,等恢复正常了再回去不迟。”

  梁冰恨恨地说:“不要你管,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没有什么大毛病,代血浆输了我也就好了。你凭什么自做主张帮我改签机票了?”

  阿标却温柔地说:“不改签机票你这样子能坐飞机吗?再说你晕过去了也不知道几时能醒来,不改签你也赶不上飞机了。别激动,快尝尝我帮你叫的皮蛋瘦肉粥还合你口味吗?”

  梁冰这才发觉自己早已饥肠辘辘,阿标打开保温盒,取出里面的皮蛋瘦肉粥,一小碟韩国泡菜,一小碟酸豆角。

  这些曾是那段清贫日子里梁冰最奢侈的享受,那时候她和阿标天天白水煮面条,连青菜都舍不得买,偶尔休息时犒劳一下自己,她也只舍得买一碗皮蛋瘦肉粥,她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喝的粥。

  后来自己虽然不再为钱发愁了,却仍然对皮蛋瘦肉粥情有独钟。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阿标还记得她的这一爱好。

  梁冰默默地端起粥,皮蛋瘦肉粥特有的香味胜利地勾起了她的食欲。阿标赶紧拿起勺子说:“阿冰,你看起来那么虚弱,还是我来喂你吃吧?”

  梁冰摇摇头,倔强地接过阿标手上的勺子,平静地说:“我还是自己吃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一句话呛得阿标半点出不了声。

  吃完粥,梁冰决定去洗手间打理一下自己。阿标不放心地想伸手扶她一把,她却像被蜂子蛰了一下似的飞快跑开,差点摔倒在地。

  阿标苦笑着摇摇头,知道梁冰已经把他排斥在千里之外了。他知道他这是咎由自取,谁让自己年轻时那么混帐,不仅亲手毁掉了两人的幸福生活,还给梁冰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创伤。

  哪怕自己用尽一生忏悔,却也不能减轻自己心中的半分愧疚。

  梁冰从洗手间回来以后,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她平静地对阿标说:“我已经没事了,一会儿我们去办出院手续,你押了多少钱告诉我,我这就拿钱给你。我准备去买明天的机票,我想早点回家,我未婚夫还在医院里等着我,我可不想让他等太久。”

  闻听此言,阿标不禁傻了,最后的一线希望终于彻底破灭。他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裂成千万片,再轰然倒塌。

  望着梁冰苍白却倔强的侧脸,阿标的心抽了又抽。曾经她是他手心里的至宝,他自己却不知道珍惜,如今她再也与他无关。

  原以为梁冰病倒了,是苍天眷顾他日日夜夜的念念不忘,到头来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啊!若时光能够倒流,他想他一定会把她宠得无法无天。

  可惜时光一去不回头,他也只剩悔恨在心头。

  阿标知道梁冰说到做到,虽然他很想和梁冰多呆一会儿,可是看梁冰那决绝的样子,他知道他们即将永别。今生今世,恐怕再见就是再也不见了。

  他的目光追随着梁冰的身影,恨不得能粘住她,可这是怎样的一个妄想?

  梁冰想的却越早离开阿标越好,尽管她的身体还有些发虚,但是输完代血浆之后她已没有大碍。她可不想和阿标一起呆三天,她觉得和阿标呆在一起总有一种令她窒息的感觉,如果真的呆上三天,那一定是生不如死。

  也许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尽了,无论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擦出感情的火花。那么最好的结局就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