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用计谋诛杀严嵩之子严世蕃,徐阶的深心只有天平可以衡量吗?



  作者:史遇春

  严世蕃是严嵩的儿子。

  在说严世蕃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其父严嵩。

  严嵩,生于明宪宗(朱见深)成化十六年(公元1480年),卒于明穆宗隆庆元年(公元1567年),字惟中,江西分宜人。

  明孝宗(朱祐樘)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严嵩中进士,改庶吉士,授职编修。

  后严嵩上书,称自己身患病痛,遂还归故乡,在钤山(位于江西分宜)读书十年。他创作诗歌、古文、辞赋等,颇有名声。

  再还朝为官,很久一段时间之后,严嵩进职侍讲,代理执掌南京翰林院之事;又被征召为国子祭酒。

  明世宗嘉靖七年(公元1528年),严嵩历官至礼部右侍郎。

  嘉靖帝委派严嵩祭告显陵,严嵩向皇帝复命之时,上报说是,此次祭陵,曾有祥瑞的征兆出现,并请求皇帝为此而刻石留念。为此,嘉靖帝龙颜大悦,升迁严嵩为吏部左侍郎,再进升严嵩为南京礼部尚书,又改迁严嵩为南京吏部尚书。

  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严嵩被任用为武英殿大学士,入直文渊阁。

  嘉靖二十三年(公元1544年),严嵩替代翟銮,成为内阁首辅。后累加至华盖殿大学士、太子太师。

  严嵩在朝,一意谄媚皇上,他还窃取权柄、谋求私利,并与其子严世蕃一起,父子相助,作恶多端,横行朝野公卿之间。他构陷杀害夏言、曾铣、张经等人,整治劾奏自己的杨继盛等人至死,引荐任用自己的党羽赵文华、鄢懋卿等人身居要地,前后专擅朝政达二十年之久。

  有如此父亲,更有如此儿子。

  严世蕃受到父亲的荫护,进入仕途。他历尚宝司卿、太常少卿,进升工部左侍郎。

  严世蕃颇通国典,晓畅时务,非常自负,自视甚高。

  严嵩年老,又日夜在西内当直,所以,朝中事务,他全都委任儿子严世蕃处置。

  于是,严世蕃便藉此招权索贿,卖官鬻爵,贪利无厌。

  严世蕃喜好古尊彝、奇器、书画,对这些的搜取,他不遗余力。

  严世蕃的恶行,为部分人士所不满,于是,便有事发。

  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严世蕃被御史邹应龙所劾奏。他被贬戍雷州,还未到达,他就返还。

  回来之后,严世蕃并无收敛,他继续大治园亭,日夜纵乐。

  雷州之贬归来,严世蕃心中大约仍然认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不料,紧接着,严世蕃又为御史林润所劾。

  据此,朝廷最终下令,收捕严世蕃、罗龙文。

  这位与严世蕃一起被收捕的罗龙文又是谁呢?

  这位罗龙文,是严世蕃的幕客,在朝中任官中书,他与严世蕃共为奸利。

  严世蕃、罗龙文被收捕之后,皇帝谕旨法司,询问相关情状。

  此时,严世蕃仍旧毫不在意,抵掌笑谈,他道是:

  “任他燎原火,自有倒海水。”

  不久之后,严世蕃还聚集他的党羽,私下里悄悄讨论应对眼前困难的策略。

  当日,经过严密分析之后,严世蕃认为:这次对自己的劾奏内容,其中收纳贿赂的事情,自然是无法进行掩饰的;不过,这也不需要进行掩盖;但是,其中聚众通倭的事情,无论如何,都必须进行掩盖,因为,这是皇上深恶痛绝的事情。

  分析之后,严世蕃拟定了应对措施:他通过在朝中的关系,委派得力的人士,对即将就此案继续上疏的言官进行规劝,请他们在上疏时,削去严世蕃聚众通倭的言辞;然后,再让他们在上疏之中故意填上严世蕃致使杨继盛、沈练下狱的言辞。

  严世蕃认为,这样一来,肯定会激怒皇上。只要皇上一怒,那么,自己的罪责就可以得到解脱了。

  试问,严世蕃为什么要安排在关于此案的上疏中填上杨继盛、沈练下狱之事呢?杨继盛、沈练下狱又是怎么回事呢?

  话说,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杨继盛曾上疏,极力劾奏严嵩“五奸十大罪”,遂遭严嵩诬陷,被下入大狱。杨继盛在狱中备受拷打,并於嘉靖三十四年(公元1555年)遇害,年40岁。

  沈练是嘉靖年间的锦衣卫经历,因为上谏陈疏严嵩父子十大罪状,遭受庭杖之刑,又被贬至保安。沈练常扎制草人,上书严嵩字样,对草人射击,以泄心中愤恨。因此,沈练深为严嵩父子所痛恨。于是,严嵩父子捏造罪名,将沈练杀害。

  杨继盛与沈练二人的事件,虽由严嵩、严世蕃父子而起,但是,所有处置,皆出于公器,嘉靖帝在其间所起的作用,无论如何都无法推卸。

  在严世蕃被劾奏的这个时候,严嵩已经为嘉靖皇帝所不满了。杨继盛、沈练的旧事还历历在目。如果言官在关于严世蕃持续上疏之中,再重提杨继盛、沈练的旧事,那么,皇帝必然会因为曾经杀死言官而深自隐讳;根据严世蕃对皇帝的了解之深,他很有把握地推断,皇帝不可能不因此为之而大发雷霆之怒。

  谋议确定之后,严世蕃便发动舆论攻势。他命令自己的党羽就相关事项对外四处扬言。

  随后,负责处理严世蕃一案的三法司果然顺从了舆论的导向,最终依照严世蕃谋划的方向,对劾奏严世蕃一事进行了处置。

  紧接着,三法司准备好上奏朝廷的初稿,组织相关官吏,一同前去拜访相国徐阶,以商议此事。

  对于此事,其实徐阶心中也已有其初步判断。对严世蕃谋议处理此事的相关行为,徐阶也事先早有所知。

  三法司的官吏见到徐阶、说明来意之后,徐阶问道:

  “你们拟定的上奏稿件在哪里呢?”

  三法司的官吏从怀中掏出稿件,呈递徐阶。

  徐阶阅罢,说是:

  “法家断案,很是良好。”

  然后,徐阶便延请三法司的官吏进入内庭。

  入内之后,徐阶屏退左右侍从,他问三法司的官吏道:

  “诸位君子认为,严公子应当被处以死罪,还是应当活在世上?”

  三法司的官吏说是:

  “即便处死严公子,也不足以赎其罪。”

  徐阶接着问道:

  “那么,就这一案而言,是要杀了他呢?还是要让他继续活着?”

  三法司的官员回答道:

  “上疏之中,之所以要把杨继盛、沈练的事情用进来,就是想要让严公子来抵偿其犯下的死罪。”

  徐阶缓缓说道:

  “如果是别的事情,自有它的说法。至于说杨继盛、沈练的事情,他们二人的确是犯了天下的公恶。杨继盛是因为中了别人的奸计而触犯了皇上的忌讳,是经特旨处理的。沈练是被暗中招入,按照普通的诏令处理的。这二人的事情,虽说是严氏从中作梗,但,外面看来,都是皇上最终做得决定。皇上英明,他岂肯把杨继盛、沈练的事情引为自己的过错?”

  徐阶接着说道:

  “诸位这样上奏,一旦让皇帝心生疑惑,认为三法司与严氏都在把杨继盛、沈练二人之事的过错归咎于自己,那么,皇上必然为之震怒,如此一来,参与处理此事的诸位,恐怕都难以获免,到时候,严公子将会骑着马,悠然地走出都门,诸位该如何收场呢?”

  三法司的官吏听徐阶这么一说,都惊愕不已。于是,他们便一起请求徐阶重新议定严世蕃一事处理奏折。

  于是,徐阶说是:

  “稍事拖延,这件事情必将泄露。一旦事情泄露,那么,从中败事的人就会多。败事的人多,就会起变故。现在,还是以原来的上疏为主,再阐发原疏中的聚众通倭一事,并以此来试探皇上的意旨,但是,这需要大司寇(刑部尚书)来执笔拟定。”

  徐阶辞谢,不敢当此重任。

  三法司的官吏都让徐阶主笔,于是,徐阶从袖中拿出一份折子,口中说道:

  “关于此事,已经拟定草稿很久了,诸公看看,不知以为如何呢?”

  三法司的官吏看罢,都唯唯,均点头称是。

  徐阶接着说是:

  “之前嘱咐诸公携带大印及书写奏本的官吏一起过来,不知你们还记得此事吗?”

  三法司的官吏说是:

  “都已经准备好了,人也一起到了。”

  于是,三法司的官吏马上招呼书写奏本的官吏及携带大印的官吏进来。并让写奏本的官吏快速疾书,并启用大印封识。

  以上三法司与徐阶处理这些事情的整个过程,严世蕃是不知道的,当然,他也无从知晓、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知晓。

  因为不知道外间的变化,这个时候,严世蕃还在为自己的谋划暗自窃喜,并行之于色。

  当日,严世蕃还对罗龙文说:

  “那些人如果想要用你我的性命来向杨继盛、沈练偿命,那么,我们要怎么办呢?”

  罗龙文默然,无法回应。

  严世蕃拉着罗龙文的手,向他耳语道:

  “你我且畅饮,不过十日,我们将会被释出狱。这点都想不到,谁说你是聪明人啊?”

  罗龙文听严世蕃这么一说,心里马上有了底,他高兴地向严世蕃询问其间的缘故。

  严世蕃说是:

  “没事,你就慢慢等吧”

  事情并没有按照严世蕃的谋划进行。

  很快,经徐阶改过的、三法司关于严世蕃一事的奏疏就呈进朝廷。奏疏中所说,主要就是严世蕃受贿、僭越、奢侈,以及他与罗龙文聚众通倭的情状。

  嘉靖皇帝看完三法司上呈的奏疏之后,说是:

  “这一案件,悖逆情势非常严重,着会同都察院、大理寺、锦衣卫审查讯问,并具实以闻。”

  皇帝的命令下来之后,徐阶将诏旨纳入袖中,并携出长安门。

  那是,三法司的官员全部聚集在一起,在等内廷的旨意。

  见到三法司的官吏之后,徐阶简单问了几句严世蕃一案的相关情况。

  随即,徐阶便快速具疏上闻。

  严世蕃虽然在朝中耳目众多、善于探听,但是,徐阶就此事的处理严密谨慎,所以,严世蕃也没有打探到关于此事的消息。

  徐阶的上疏之中,极力述说,关于严世蕃的事情全都已经查验并证实了:

  他勾结串通倭寇、僭越奢侈、阴谋叛逆。这些全都有明显的证据。请尽快对他正以刑罚,以泄神人之愤怒。

  皇帝听从了徐阶上疏的建议,命令将严世蕃、罗龙文斩杀于闹市。

  严世蕃、罗龙文二人在狱中听到了对自己的相关处理结果,二人得知事已不可为,遂抱头痛哭。

  京师之人,听说严世蕃、罗龙文被判死,都为此拍手大快。那是,大家还一起相约,带着酒水,到西市去看对这二人行刑。

  严世蕃死后,有人曾赞誉徐阶,说他能够剪除罪大恶极的人。为此,徐阶皱着眉头道是:

  “严嵩使奸计杀害了夏言,我又杀死了严嵩的儿子。这其间,一定有人无法明白我的深心。看来,能懂我的,大概只有天平了。”

  最后,简单介绍一下徐阶。

  徐阶(公元1503年~公元1583年),字子升,号少湖,一号存斋;松江府华亭县(今上海市松江区)人。

  嘉靖二年(公元1523年),徐阶探花及第,授翰林院编修。

  后因触忤重臣张孚敬,徐阶被斥为延平府推官。

  受此挫折之后,徐阶便谨事上官。

  徐阶后又进升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参与朝廷机要大事。

  徐阶曾密疏揭发咸宁侯仇鸾(厚贿严世蕃,投靠严嵩,约为父子,得以重用)的罪行,加之他擅写青词而为嘉靖帝所信任。

  徐阶和严嵩一起在朝十多年,对严嵩谨慎以待。他又善于迎合帝意,故能久安于其位。

  在得知嘉靖帝对严嵩父子的不法行为有所耳闻之后,徐阶便命御史邹应龙参劾严氏父子,徐阶遂取代严嵩而为首辅。

  徐阶累官至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

  明穆宗时,徐阶致仕归家。

  万历十一年(公元 1583年),徐阶病卒,赠太师,谥号文贞。

  徐阶著有《世经堂集》、《少湖文集》等。

  (本篇结束)

  

  96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091ef7c1 e7c6 426d ab0b e093fe8dbb2f

  0.6

  2019.07.31 14:50

  字数 3996

  作者:史遇春

  严世蕃是严嵩的儿子。

  在说严世蕃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其父严嵩。

  严嵩,生于明宪宗(朱见深)成化十六年(公元1480年),卒于明穆宗隆庆元年(公元1567年),字惟中,江西分宜人。

  明孝宗(朱祐樘)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严嵩中进士,改庶吉士,授职编修。

  后严嵩上书,称自己身患病痛,遂还归故乡,在钤山(位于江西分宜)读书十年。他创作诗歌、古文、辞赋等,颇有名声。

  再还朝为官,很久一段时间之后,严嵩进职侍讲,代理执掌南京翰林院之事;又被征召为国子祭酒。

  明世宗嘉靖七年(公元1528年),严嵩历官至礼部右侍郎。

  嘉靖帝委派严嵩祭告显陵,严嵩向皇帝复命之时,上报说是,此次祭陵,曾有祥瑞的征兆出现,并请求皇帝为此而刻石留念。为此,嘉靖帝龙颜大悦,升迁严嵩为吏部左侍郎,再进升严嵩为南京礼部尚书,又改迁严嵩为南京吏部尚书。

  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严嵩被任用为武英殿大学士,入直文渊阁。

  嘉靖二十三年(公元1544年),严嵩替代翟銮,成为内阁首辅。后累加至华盖殿大学士、太子太师。

  严嵩在朝,一意谄媚皇上,他还窃取权柄、谋求私利,并与其子严世蕃一起,父子相助,作恶多端,横行朝野公卿之间。他构陷杀害夏言、曾铣、张经等人,整治劾奏自己的杨继盛等人至死,引荐任用自己的党羽赵文华、鄢懋卿等人身居要地,前后专擅朝政达二十年之久。

  有如此父亲,更有如此儿子。

  严世蕃受到父亲的荫护,进入仕途。他历尚宝司卿、太常少卿,进升工部左侍郎。

  严世蕃颇通国典,晓畅时务,非常自负,自视甚高。

  严嵩年老,又日夜在西内当直,所以,朝中事务,他全都委任儿子严世蕃处置。

  于是,严世蕃便藉此招权索贿,卖官鬻爵,贪利无厌。

  严世蕃喜好古尊彝、奇器、书画,对这些的搜取,他不遗余力。

  严世蕃的恶行,为部分人士所不满,于是,便有事发。

  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严世蕃被御史邹应龙所劾奏。他被贬戍雷州,还未到达,他就返还。

  回来之后,严世蕃并无收敛,他继续大治园亭,日夜纵乐。

  雷州之贬归来,严世蕃心中大约仍然认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不料,紧接着,严世蕃又为御史林润所劾。

  据此,朝廷最终下令,收捕严世蕃、罗龙文。

  这位与严世蕃一起被收捕的罗龙文又是谁呢?

  这位罗龙文,是严世蕃的幕客,在朝中任官中书,他与严世蕃共为奸利。

  严世蕃、罗龙文被收捕之后,皇帝谕旨法司,询问相关情状。

  此时,严世蕃仍旧毫不在意,抵掌笑谈,他道是:

  “任他燎原火,自有倒海水。”

  不久之后,严世蕃还聚集他的党羽,私下里悄悄讨论应对眼前困难的策略。

  当日,经过严密分析之后,严世蕃认为:这次对自己的劾奏内容,其中收纳贿赂的事情,自然是无法进行掩饰的;不过,这也不需要进行掩盖;但是,其中聚众通倭的事情,无论如何,都必须进行掩盖,因为,这是皇上深恶痛绝的事情。

  分析之后,严世蕃拟定了应对措施:他通过在朝中的关系,委派得力的人士,对即将就此案继续上疏的言官进行规劝,请他们在上疏时,削去严世蕃聚众通倭的言辞;然后,再让他们在上疏之中故意填上严世蕃致使杨继盛、沈练下狱的言辞。

  严世蕃认为,这样一来,肯定会激怒皇上。只要皇上一怒,那么,自己的罪责就可以得到解脱了。

  试问,严世蕃为什么要安排在关于此案的上疏中填上杨继盛、沈练下狱之事呢?杨继盛、沈练下狱又是怎么回事呢?

  话说,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杨继盛曾上疏,极力劾奏严嵩“五奸十大罪”,遂遭严嵩诬陷,被下入大狱。杨继盛在狱中备受拷打,并於嘉靖三十四年(公元1555年)遇害,年40岁。

  沈练是嘉靖年间的锦衣卫经历,因为上谏陈疏严嵩父子十大罪状,遭受庭杖之刑,又被贬至保安。沈练常扎制草人,上书严嵩字样,对草人射击,以泄心中愤恨。因此,沈练深为严嵩父子所痛恨。于是,严嵩父子捏造罪名,将沈练杀害。

  杨继盛与沈练二人的事件,虽由严嵩、严世蕃父子而起,但是,所有处置,皆出于公器,嘉靖帝在其间所起的作用,无论如何都无法推卸。

  在严世蕃被劾奏的这个时候,严嵩已经为嘉靖皇帝所不满了。杨继盛、沈练的旧事还历历在目。如果言官在关于严世蕃持续上疏之中,再重提杨继盛、沈练的旧事,那么,皇帝必然会因为曾经杀死言官而深自隐讳;根据严世蕃对皇帝的了解之深,他很有把握地推断,皇帝不可能不因此为之而大发雷霆之怒。

  谋议确定之后,严世蕃便发动舆论攻势。他命令自己的党羽就相关事项对外四处扬言。

  随后,负责处理严世蕃一案的三法司果然顺从了舆论的导向,最终依照严世蕃谋划的方向,对劾奏严世蕃一事进行了处置。

  紧接着,三法司准备好上奏朝廷的初稿,组织相关官吏,一同前去拜访相国徐阶,以商议此事。

  对于此事,其实徐阶心中也已有其初步判断。对严世蕃谋议处理此事的相关行为,徐阶也事先早有所知。

  三法司的官吏见到徐阶、说明来意之后,徐阶问道:

  “你们拟定的上奏稿件在哪里呢?”

  三法司的官吏从怀中掏出稿件,呈递徐阶。

  徐阶阅罢,说是:

  “法家断案,很是良好。”

  然后,徐阶便延请三法司的官吏进入内庭。

  入内之后,徐阶屏退左右侍从,他问三法司的官吏道:

  “诸位君子认为,严公子应当被处以死罪,还是应当活在世上?”

  三法司的官吏说是:

  “即便处死严公子,也不足以赎其罪。”

  徐阶接着问道:

  “那么,就这一案而言,是要杀了他呢?还是要让他继续活着?”

  三法司的官员回答道:

  “上疏之中,之所以要把杨继盛、沈练的事情用进来,就是想要让严公子来抵偿其犯下的死罪。”

  徐阶缓缓说道:

  “如果是别的事情,自有它的说法。至于说杨继盛、沈练的事情,他们二人的确是犯了天下的公恶。杨继盛是因为中了别人的奸计而触犯了皇上的忌讳,是经特旨处理的。沈练是被暗中招入,按照普通的诏令处理的。这二人的事情,虽说是严氏从中作梗,但,外面看来,都是皇上最终做得决定。皇上英明,他岂肯把杨继盛、沈练的事情引为自己的过错?”

  徐阶接着说道:

  “诸位这样上奏,一旦让皇帝心生疑惑,认为三法司与严氏都在把杨继盛、沈练二人之事的过错归咎于自己,那么,皇上必然为之震怒,如此一来,参与处理此事的诸位,恐怕都难以获免,到时候,严公子将会骑着马,悠然地走出都门,诸位该如何收场呢?”

  三法司的官吏听徐阶这么一说,都惊愕不已。于是,他们便一起请求徐阶重新议定严世蕃一事处理奏折。

  于是,徐阶说是:

  “稍事拖延,这件事情必将泄露。一旦事情泄露,那么,从中败事的人就会多。败事的人多,就会起变故。现在,还是以原来的上疏为主,再阐发原疏中的聚众通倭一事,并以此来试探皇上的意旨,但是,这需要大司寇(刑部尚书)来执笔拟定。”

  徐阶辞谢,不敢当此重任。

  三法司的官吏都让徐阶主笔,于是,徐阶从袖中拿出一份折子,口中说道:

  “关于此事,已经拟定草稿很久了,诸公看看,不知以为如何呢?”

  三法司的官吏看罢,都唯唯,均点头称是。

  徐阶接着说是:

  “之前嘱咐诸公携带大印及书写奏本的官吏一起过来,不知你们还记得此事吗?”

  三法司的官吏说是:

  “都已经准备好了,人也一起到了。”

  于是,三法司的官吏马上招呼书写奏本的官吏及携带大印的官吏进来。并让写奏本的官吏快速疾书,并启用大印封识。

  以上三法司与徐阶处理这些事情的整个过程,严世蕃是不知道的,当然,他也无从知晓、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知晓。

  因为不知道外间的变化,这个时候,严世蕃还在为自己的谋划暗自窃喜,并行之于色。

  当日,严世蕃还对罗龙文说:

  “那些人如果想要用你我的性命来向杨继盛、沈练偿命,那么,我们要怎么办呢?”

  罗龙文默然,无法回应。

  严世蕃拉着罗龙文的手,向他耳语道:

  “你我且畅饮,不过十日,我们将会被释出狱。这点都想不到,谁说你是聪明人啊?”

  罗龙文听严世蕃这么一说,心里马上有了底,他高兴地向严世蕃询问其间的缘故。

  严世蕃说是:

  “没事,你就慢慢等吧”

  事情并没有按照严世蕃的谋划进行。

  很快,经徐阶改过的、三法司关于严世蕃一事的奏疏就呈进朝廷。奏疏中所说,主要就是严世蕃受贿、僭越、奢侈,以及他与罗龙文聚众通倭的情状。

  嘉靖皇帝看完三法司上呈的奏疏之后,说是:

  “这一案件,悖逆情势非常严重,着会同都察院、大理寺、锦衣卫审查讯问,并具实以闻。”

  皇帝的命令下来之后,徐阶将诏旨纳入袖中,并携出长安门。

  那是,三法司的官员全部聚集在一起,在等内廷的旨意。

  见到三法司的官吏之后,徐阶简单问了几句严世蕃一案的相关情况。

  随即,徐阶便快速具疏上闻。

  严世蕃虽然在朝中耳目众多、善于探听,但是,徐阶就此事的处理严密谨慎,所以,严世蕃也没有打探到关于此事的消息。

  徐阶的上疏之中,极力述说,关于严世蕃的事情全都已经查验并证实了:

  他勾结串通倭寇、僭越奢侈、阴谋叛逆。这些全都有明显的证据。请尽快对他正以刑罚,以泄神人之愤怒。

  皇帝听从了徐阶上疏的建议,命令将严世蕃、罗龙文斩杀于闹市。

  严世蕃、罗龙文二人在狱中听到了对自己的相关处理结果,二人得知事已不可为,遂抱头痛哭。

  京师之人,听说严世蕃、罗龙文被判死,都为此拍手大快。那是,大家还一起相约,带着酒水,到西市去看对这二人行刑。

  严世蕃死后,有人曾赞誉徐阶,说他能够剪除罪大恶极的人。为此,徐阶皱着眉头道是:

  “严嵩使奸计杀害了夏言,我又杀死了严嵩的儿子。这其间,一定有人无法明白我的深心。看来,能懂我的,大概只有天平了。”

  最后,简单介绍一下徐阶。

  徐阶(公元1503年~公元1583年),字子升,号少湖,一号存斋;松江府华亭县(今上海市松江区)人。

  嘉靖二年(公元1523年),徐阶探花及第,授翰林院编修。

  后因触忤重臣张孚敬,徐阶被斥为延平府推官。

  受此挫折之后,徐阶便谨事上官。

  徐阶后又进升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参与朝廷机要大事。

  徐阶曾密疏揭发咸宁侯仇鸾(厚贿严世蕃,投靠严嵩,约为父子,得以重用)的罪行,加之他擅写青词而为嘉靖帝所信任。

  徐阶和严嵩一起在朝十多年,对严嵩谨慎以待。他又善于迎合帝意,故能久安于其位。

  在得知嘉靖帝对严嵩父子的不法行为有所耳闻之后,徐阶便命御史邹应龙参劾严氏父子,徐阶遂取代严嵩而为首辅。

  徐阶累官至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

  明穆宗时,徐阶致仕归家。

  万历十一年(公元 1583年),徐阶病卒,赠太师,谥号文贞。

  徐阶著有《世经堂集》、《少湖文集》等。

  (本篇结束)

  

  作者:史遇春

  严世蕃是严嵩的儿子。

  在说严世蕃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其父严嵩。

  严嵩,生于明宪宗(朱见深)成化十六年(公元1480年),卒于明穆宗隆庆元年(公元1567年),字惟中,江西分宜人。

  明孝宗(朱祐樘)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严嵩中进士,改庶吉士,授职编修。

  后严嵩上书,称自己身患病痛,遂还归故乡,在钤山(位于江西分宜)读书十年。他创作诗歌、古文、辞赋等,颇有名声。

  再还朝为官,很久一段时间之后,严嵩进职侍讲,代理执掌南京翰林院之事;又被征召为国子祭酒。

  明世宗嘉靖七年(公元1528年),严嵩历官至礼部右侍郎。

  嘉靖帝委派严嵩祭告显陵,严嵩向皇帝复命之时,上报说是,此次祭陵,曾有祥瑞的征兆出现,并请求皇帝为此而刻石留念。为此,嘉靖帝龙颜大悦,升迁严嵩为吏部左侍郎,再进升严嵩为南京礼部尚书,又改迁严嵩为南京吏部尚书。

  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严嵩被任用为武英殿大学士,入直文渊阁。

  嘉靖二十三年(公元1544年),严嵩替代翟銮,成为内阁首辅。后累加至华盖殿大学士、太子太师。

  严嵩在朝,一意谄媚皇上,他还窃取权柄、谋求私利,并与其子严世蕃一起,父子相助,作恶多端,横行朝野公卿之间。他构陷杀害夏言、曾铣、张经等人,整治劾奏自己的杨继盛等人至死,引荐任用自己的党羽赵文华、鄢懋卿等人身居要地,前后专擅朝政达二十年之久。

  有如此父亲,更有如此儿子。

  严世蕃受到父亲的荫护,进入仕途。他历尚宝司卿、太常少卿,进升工部左侍郎。

  严世蕃颇通国典,晓畅时务,非常自负,自视甚高。

  严嵩年老,又日夜在西内当直,所以,朝中事务,他全都委任儿子严世蕃处置。

  于是,严世蕃便藉此招权索贿,卖官鬻爵,贪利无厌。

  严世蕃喜好古尊彝、奇器、书画,对这些的搜取,他不遗余力。

  严世蕃的恶行,为部分人士所不满,于是,便有事发。

  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严世蕃被御史邹应龙所劾奏。他被贬戍雷州,还未到达,他就返还。

  回来之后,严世蕃并无收敛,他继续大治园亭,日夜纵乐。

  雷州之贬归来,严世蕃心中大约仍然认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不料,紧接着,严世蕃又为御史林润所劾。

  据此,朝廷最终下令,收捕严世蕃、罗龙文。

  这位与严世蕃一起被收捕的罗龙文又是谁呢?

  这位罗龙文,是严世蕃的幕客,在朝中任官中书,他与严世蕃共为奸利。

  严世蕃、罗龙文被收捕之后,皇帝谕旨法司,询问相关情状。

  此时,严世蕃仍旧毫不在意,抵掌笑谈,他道是:

  “任他燎原火,自有倒海水。”

  不久之后,严世蕃还聚集他的党羽,私下里悄悄讨论应对眼前困难的策略。

  当日,经过严密分析之后,严世蕃认为:这次对自己的劾奏内容,其中收纳贿赂的事情,自然是无法进行掩饰的;不过,这也不需要进行掩盖;但是,其中聚众通倭的事情,无论如何,都必须进行掩盖,因为,这是皇上深恶痛绝的事情。

  分析之后,严世蕃拟定了应对措施:他通过在朝中的关系,委派得力的人士,对即将就此案继续上疏的言官进行规劝,请他们在上疏时,削去严世蕃聚众通倭的言辞;然后,再让他们在上疏之中故意填上严世蕃致使杨继盛、沈练下狱的言辞。

  严世蕃认为,这样一来,肯定会激怒皇上。只要皇上一怒,那么,自己的罪责就可以得到解脱了。

  试问,严世蕃为什么要安排在关于此案的上疏中填上杨继盛、沈练下狱之事呢?杨继盛、沈练下狱又是怎么回事呢?

  话说,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杨继盛曾上疏,极力劾奏严嵩“五奸十大罪”,遂遭严嵩诬陷,被下入大狱。杨继盛在狱中备受拷打,并於嘉靖三十四年(公元1555年)遇害,年40岁。

  沈练是嘉靖年间的锦衣卫经历,因为上谏陈疏严嵩父子十大罪状,遭受庭杖之刑,又被贬至保安。沈练常扎制草人,上书严嵩字样,对草人射击,以泄心中愤恨。因此,沈练深为严嵩父子所痛恨。于是,严嵩父子捏造罪名,将沈练杀害。

  杨继盛与沈练二人的事件,虽由严嵩、严世蕃父子而起,但是,所有处置,皆出于公器,嘉靖帝在其间所起的作用,无论如何都无法推卸。

  在严世蕃被劾奏的这个时候,严嵩已经为嘉靖皇帝所不满了。杨继盛、沈练的旧事还历历在目。如果言官在关于严世蕃持续上疏之中,再重提杨继盛、沈练的旧事,那么,皇帝必然会因为曾经杀死言官而深自隐讳;根据严世蕃对皇帝的了解之深,他很有把握地推断,皇帝不可能不因此为之而大发雷霆之怒。

  谋议确定之后,严世蕃便发动舆论攻势。他命令自己的党羽就相关事项对外四处扬言。

  随后,负责处理严世蕃一案的三法司果然顺从了舆论的导向,最终依照严世蕃谋划的方向,对劾奏严世蕃一事进行了处置。

  紧接着,三法司准备好上奏朝廷的初稿,组织相关官吏,一同前去拜访相国徐阶,以商议此事。

  对于此事,其实徐阶心中也已有其初步判断。对严世蕃谋议处理此事的相关行为,徐阶也事先早有所知。

  三法司的官吏见到徐阶、说明来意之后,徐阶问道:

  “你们拟定的上奏稿件在哪里呢?”

  三法司的官吏从怀中掏出稿件,呈递徐阶。

  徐阶阅罢,说是:

  “法家断案,很是良好。”

  然后,徐阶便延请三法司的官吏进入内庭。

  入内之后,徐阶屏退左右侍从,他问三法司的官吏道:

  “诸位君子认为,严公子应当被处以死罪,还是应当活在世上?”

  三法司的官吏说是:

  “即便处死严公子,也不足以赎其罪。”

  徐阶接着问道:

  “那么,就这一案而言,是要杀了他呢?还是要让他继续活着?”

  三法司的官员回答道:

  “上疏之中,之所以要把杨继盛、沈练的事情用进来,就是想要让严公子来抵偿其犯下的死罪。”

  徐阶缓缓说道:

  “如果是别的事情,自有它的说法。至于说杨继盛、沈练的事情,他们二人的确是犯了天下的公恶。杨继盛是因为中了别人的奸计而触犯了皇上的忌讳,是经特旨处理的。沈练是被暗中招入,按照普通的诏令处理的。这二人的事情,虽说是严氏从中作梗,但,外面看来,都是皇上最终做得决定。皇上英明,他岂肯把杨继盛、沈练的事情引为自己的过错?”

  徐阶接着说道:

  “诸位这样上奏,一旦让皇帝心生疑惑,认为三法司与严氏都在把杨继盛、沈练二人之事的过错归咎于自己,那么,皇上必然为之震怒,如此一来,参与处理此事的诸位,恐怕都难以获免,到时候,严公子将会骑着马,悠然地走出都门,诸位该如何收场呢?”

  三法司的官吏听徐阶这么一说,都惊愕不已。于是,他们便一起请求徐阶重新议定严世蕃一事处理奏折。

  于是,徐阶说是:

  “稍事拖延,这件事情必将泄露。一旦事情泄露,那么,从中败事的人就会多。败事的人多,就会起变故。现在,还是以原来的上疏为主,再阐发原疏中的聚众通倭一事,并以此来试探皇上的意旨,但是,这需要大司寇(刑部尚书)来执笔拟定。”

  徐阶辞谢,不敢当此重任。

  三法司的官吏都让徐阶主笔,于是,徐阶从袖中拿出一份折子,口中说道:

  “关于此事,已经拟定草稿很久了,诸公看看,不知以为如何呢?”

  三法司的官吏看罢,都唯唯,均点头称是。

  徐阶接着说是:

  “之前嘱咐诸公携带大印及书写奏本的官吏一起过来,不知你们还记得此事吗?”

  三法司的官吏说是:

  “都已经准备好了,人也一起到了。”

  于是,三法司的官吏马上招呼书写奏本的官吏及携带大印的官吏进来。并让写奏本的官吏快速疾书,并启用大印封识。

  以上三法司与徐阶处理这些事情的整个过程,严世蕃是不知道的,当然,他也无从知晓、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知晓。

  因为不知道外间的变化,这个时候,严世蕃还在为自己的谋划暗自窃喜,并行之于色。

  当日,严世蕃还对罗龙文说:

  “那些人如果想要用你我的性命来向杨继盛、沈练偿命,那么,我们要怎么办呢?”

  罗龙文默然,无法回应。

  严世蕃拉着罗龙文的手,向他耳语道:

  “你我且畅饮,不过十日,我们将会被释出狱。这点都想不到,谁说你是聪明人啊?”

  罗龙文听严世蕃这么一说,心里马上有了底,他高兴地向严世蕃询问其间的缘故。

  严世蕃说是:

  “没事,你就慢慢等吧”

  事情并没有按照严世蕃的谋划进行。

  很快,经徐阶改过的、三法司关于严世蕃一事的奏疏就呈进朝廷。奏疏中所说,主要就是严世蕃受贿、僭越、奢侈,以及他与罗龙文聚众通倭的情状。

  嘉靖皇帝看完三法司上呈的奏疏之后,说是:

  “这一案件,悖逆情势非常严重,着会同都察院、大理寺、锦衣卫审查讯问,并具实以闻。”

  皇帝的命令下来之后,徐阶将诏旨纳入袖中,并携出长安门。

  那是,三法司的官员全部聚集在一起,在等内廷的旨意。

  见到三法司的官吏之后,徐阶简单问了几句严世蕃一案的相关情况。

  随即,徐阶便快速具疏上闻。

  严世蕃虽然在朝中耳目众多、善于探听,但是,徐阶就此事的处理严密谨慎,所以,严世蕃也没有打探到关于此事的消息。

  徐阶的上疏之中,极力述说,关于严世蕃的事情全都已经查验并证实了:

  他勾结串通倭寇、僭越奢侈、阴谋叛逆。这些全都有明显的证据。请尽快对他正以刑罚,以泄神人之愤怒。

  皇帝听从了徐阶上疏的建议,命令将严世蕃、罗龙文斩杀于闹市。

  严世蕃、罗龙文二人在狱中听到了对自己的相关处理结果,二人得知事已不可为,遂抱头痛哭。

  京师之人,听说严世蕃、罗龙文被判死,都为此拍手大快。那是,大家还一起相约,带着酒水,到西市去看对这二人行刑。

  严世蕃死后,有人曾赞誉徐阶,说他能够剪除罪大恶极的人。为此,徐阶皱着眉头道是:

  “严嵩使奸计杀害了夏言,我又杀死了严嵩的儿子。这其间,一定有人无法明白我的深心。看来,能懂我的,大概只有天平了。”

  最后,简单介绍一下徐阶。

  徐阶(公元1503年~公元1583年),字子升,号少湖,一号存斋;松江府华亭县(今上海市松江区)人。

  嘉靖二年(公元1523年),徐阶探花及第,授翰林院编修。

  后因触忤重臣张孚敬,徐阶被斥为延平府推官。

  受此挫折之后,徐阶便谨事上官。

  徐阶后又进升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参与朝廷机要大事。

  徐阶曾密疏揭发咸宁侯仇鸾(厚贿严世蕃,投靠严嵩,约为父子,得以重用)的罪行,加之他擅写青词而为嘉靖帝所信任。

  徐阶和严嵩一起在朝十多年,对严嵩谨慎以待。他又善于迎合帝意,故能久安于其位。

  在得知嘉靖帝对严嵩父子的不法行为有所耳闻之后,徐阶便命御史邹应龙参劾严氏父子,徐阶遂取代严嵩而为首辅。

  徐阶累官至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

  明穆宗时,徐阶致仕归家。

  万历十一年(公元 1583年),徐阶病卒,赠太师,谥号文贞。

  徐阶著有《世经堂集》、《少湖文集》等。

  (本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