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神医竟出身青楼史上唯一一例,苏东坡为她作词:此心安处是吾乡

  说到青楼,很多人一听,不以为然:不就是妓院嘛。一提这个地方,就觉得很低贱很下流,其实青楼既不龌龊,也不庸俗,更不下流。这绝对有一种非凡脱俗的文化在里面。有人做过统计,全唐诗就有小一半是和青楼内容相关的诗,有像薛涛鱼玄机这类青楼从业女子写的,也有文人才子描写青楼雅趣的。像风流浪漫的诗仙李白就不用多说了,就连一直以忧国忧民为己任、苦大仇深的杜甫老先生也有“越女红裙湿,燕姬翠黛愁”之类名句。白居易的《琵琶行》就更不必说了,里面的女主人公本身就是教坊官妓。这些青楼内容的诗作,为唐诗宋词增添了不少明艳清雅的色彩。

  神医竟出身青楼?史上唯一一例,苏东坡为她作词:此心安处是吾乡

  今天书生要给大家讲的这位,就出身于青楼,是当时名震北宋京城的一名歌舞乐伎。可民间对她的赞美,更多的是来自于她的医术医德,尤其是在北宋神宗年间的岭南一带有口皆碑,被老百姓誉为“神医”,她就是宇文柔奴,又称柔娘、点酥娘。

  神医竟出身青楼?史上唯一一例,苏东坡为她作词:此心安处是吾乡

  宇文柔奴的父亲本是一位御医,被人构陷入狱,冤死囹圄。母亲忍受不了这天降的横祸,病卧在床而逝去。这还不算,可怜幼小的柔娘竟被狠心的叔叔将卖入京城的“行院”。古代的行院与妓院是有区别的,行院是以艺娱人,而妓院多以色娱人。

  神医竟出身青楼?史上唯一一例,苏东坡为她作词:此心安处是吾乡

  柔娘娇艳可人,聪慧伶俐,老鸨不惜花血本着意培养打造,期冀她将来能成为行院的头牌。经历过家庭磨难的孩子,都比较懂事。柔娘不负期望,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艳名远播了,许多达官贵人不惜抛却重金,只为一睹芳颜。但柔娘总觉得行院不是长久栖身之所,一直在寻觅机会脱离苦海。一次,有个姐妹生病了,柔娘陪着到陈太医那里去诊视。柔娘的父亲生前和陈太医交好,两家礼尚往来,走动频繁。陈太医也曾打听过柔娘的下落,没想到柔娘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乐善好施的陈太医立即托人找了一个有权势的官员,花了不少银子,将柔娘多行院赎出。

  神医竟出身青楼?史上唯一一例,苏东坡为她作词:此心安处是吾乡

  就这样,从此柔娘跟着陈太医,给他打下手。勤快的柔娘很快得到病人们的喜爱和点赞。一有闲时间,柔娘就把父亲留下来的药方仔细研究,结合临床实践,再加上陈太医循循善诱的耐心指导,对一些常见疾病已能独自诊治了。后来,还在这条街上创出了名气,慕名前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有些人根本没甚大的病,捱捱就挺过去了,但也装着前来让柔娘号脉诊视,就是为了多看一眼温柔体贴的小柔娘。

  神医竟出身青楼?史上唯一一例,苏东坡为她作词:此心安处是吾乡

  柔娘,人俏,心善,医德好。这不,就连苏轼的好朋友王巩也慕名而来,一见钟情,后托人向柔娘求婚。这王巩不仅是当时名重一时的著名诗人,而且在丹青书法上,亦占有一席之地。王巩的诗为苏轼所激赏,有一年秋王巩到徐州访苏轼,过了十几天饮酒赋诗的日子。“与客游泗水,登魋山,吹笛饮酒,乘月而归。轼待之于黄楼上,谓巩曰:‘李太白死,世无此乐三百年矣。’”这件事被宋人广为流传,成为文人雅集的典范。虽说王巩被称为“文采风流为一时所宗”,但在仕途上却始终磕磕绊绊。关键的一点,就是他喜欢给皇帝上书,议论朝政,在当时很有名,虽曾为此屡次吃大亏,却秉性不改。但就是王巩正直无私的品格,洒脱不羁的名士豪气和宽广的胸襟气度,深深地吸引了柔娘。怎奈王巩家中已有妻室,只能过去做侧室当小妾。可柔娘是真心相爱了,她不在乎名分,她说:就是做王巩府的歌女,我亦愿意。

  神医竟出身青楼?史上唯一一例,苏东坡为她作词:此心安处是吾乡

  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被捕下狱,与苏东坡交情颇深的王巩也被贬到岭南宾州(今广西宾阳)去监督盐酒税务。树倒猢狲散,王巩定案后,仆人歌女纷纷散去,唯有柔娘一人愿意陪伴王巩共赴患难。宾州的僻远、路途的艰辛,柔奴并非不知,但忠诚的她毅然与王巩一同踏上了漫漫征程。在经往岭南的途中,柔娘纤纤素手,悬壶济世。在宾州的五年时间里,王巩泼墨吟诗,访古问道;柔奴则歌声相伴,温柔慰藉。

  神医竟出身青楼?史上唯一一例,苏东坡为她作词:此心安处是吾乡

  当时的岭南,是个极其荒凉潮湿的地方,所谓“瘴疠之地”,恶性疟疾流行,很多被贬岭南的人都病死无回。看到当地老百姓被瘴疠疾病所扰,生活困顿,柔娘决心为老百姓施以妙手仁术,救苦救难。于是,柔娘亲自上山采药,开始了为老百姓治病的生涯。五年时间,柔娘从死神手里挽救回了许多普通百姓的生命,就连外地的许多病人也慕名前来求治。柔娘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她和颜悦色,嘘寒问暖,体贴入微,如对儿女,总是尽最大的耐心和努力,为百姓解除病痛。对困难人家,不仅不收一分药费钱,走时还舍散给钱物和干粮。一时间,柔娘被誉为“神医”,颇受当地百姓爱戴。

  神医竟出身青楼?史上唯一一例,苏东坡为她作词:此心安处是吾乡

  五年之后,王巩奉旨得以北还,带着柔奴去黄州与老友苏轼相聚。苏轼见了他们,几乎没有认出,王巩居然比五年前还年轻,“黑发如漆”“面如红玉”,且性情更为豁达,没有一丝落魄的沧桑之感。 再看柔奴,不仅没有因为岁月而憔悴,反而更显清丽,笑颜里好像还带着岭南梅花的清香。

  神医竟出身青楼?史上唯一一例,苏东坡为她作词:此心安处是吾乡

  苏轼问柔奴:岭南的生活一定很艰苦吧?柔奴淡然地笑答:“此心安处是吾乡。”苏轼大为叹赏,立即挥毫抒怀,写下了《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乞与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王巩蛮荒归来反而“面如红玉”,多亏了柔娘的全心照料和鼓励。此事并非虚言,在当时文人的书中如《古今情海》也有同样记载。从此,点酥娘的名字由此而传开了,人们对王巩与柔娘的坚贞爱情,也广为颂扬和流传。

  神医竟出身青楼?史上唯一一例,苏东坡为她作词:此心安处是吾乡

  在古代,女人从医本身就是件很稀罕的事。作为妓女出身的“神医”,就更是一枝独秀了。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但是却长存人们的心间。其实“神医”并不神秘,柔娘只是一名普通的歌伎,但她视岭南百姓如亲生子女,无私奉献,就如同她坚贞的爱情一样,纯粹无暇,冰清玉洁,没有一丝杂质在里面。(创原/司马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