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今古传奇|| 犴鼻宴

  2019 沐沐讲故事

  犴鼻宴

  

  长白山下有个善于制作犴(驼鹿)鼻宴的童家菜坊。

  这一日,伊平府的刘师爷领着十多个凶神恶煞的衙役来到了菜坊。老板童成金急忙迎了出来。刘师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童老板,刘某带来一件让你光宗耀祖的好事!”

  伊平府新任府台牛千禄,得知童家菜坊的犴鼻宴闻名遐迩,打算后天上门亲自品尝一下犴鼻宴的妙处。童成金早听说过这个牛千禄官风不正,正想以没有上佳的犴鼻原料加以拒绝,刘师爷却打开身后的包袱,拿出三副完整的干品犴鼻,说:“牛大人是要借你的犴鼻宴,宴请一位重要的客人!这三副干品犴鼻,就是这位客人自己带来的。你好好准备吧!”

  转眼,三天时间到了。牛千禄来到了童家菜坊,他宴请的客人竟是本省巡抚张平治大人。童成金一见巡抚驾临,更是不敢怠慢。经过水发、去腥、改刀、制菜和成型五道工序,一盘香气四溢的红烧犴鼻被端到了桌子上。谁知,牛千禄刚夹了一块犴鼻肉入口,一股浓腥直冲脑际。他“呸”的一声吐掉了嘴里的肉,怒叫道:“童成金,你尝尝这菜被做成了什么味道?”

  童成金没想到张巡抚拿来的外地犴鼻血腥气特重,他在去腥的过程中疏忽了,以至于这道菜根本就不能入口。童成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我这就回厨房重新给两位大人做这道菜!”

  牛千禄刚要骂人,张巡抚摆了一下手说:“童老板,本官还要在伊平府住上十几天,希望我下次来不会再是这个味道了!”

  童成金看着两位大人离开菜坊,瞧着剩下的那两副犴鼻,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做一次犴鼻宴,一副犴鼻就够了,张巡抚拿来了三副干品犴鼻做什么?思前想后,他觉得这里面大有玄机,忙将剩下的两副犴鼻包好,直奔桦木岭而去。

  童成金的师傅于天成就住在桦木岭,若说制作犴鼻宴,于天成才是长白山的第一高手。只不过五年前,于天成的儿子在柳城县当县令时被奸人所害,他老年丧子,从此一蹶不振,就把菜坊交给了徒弟童成金,自己回家为儿子守坟去了。

  于天成听徒弟说明来意,不以为意地说道:“给犴鼻除腥好办呀!”他指着后院长着的一种葡萄藤似的灌木,说道:“用这种灌木的叶子,就可以除掉犴鼻浓浓的腥气!”这种灌木,名叫去腥藤。

  童成金回去用去腥藤处理了一下犴鼻,果然犴鼻中浓浓的腥味便被收拾干净了。他派伙计去通知牛千禄,犴鼻宴明天中午便可开始。

  一番精心烹制,一盘白扒犴鼻就做好了。上桌前他偷偷尝了一口。这次的犴鼻真的可以说是鲜香脆嫩,味美异常了。

  牛千禄和张巡抚品尝之后齐声叫好,童成金悬着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一盘犴鼻转眼间被两个人吃掉了一半。突然,张巡抚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牛千禄则抱着肚子大叫道:“有毒,这犴鼻有毒呀!”

  幸亏张巡抚带着九花解毒丸,牛千禄和张巡抚各吃了三颗药丸,才算止住了肚子痛。牛千禄命人将童成金锁回了府衙,童家菜坊的大门也被贴上了封条。

  于天成得知徒弟被关进大牢的消息,急匆匆地赶到了府衙,解释道:“张巡抚送到童家菜坊的犴鼻本身带毒,这怎么能怪厨子呢?”

  牛千禄听了他的话,一拍惊堂木,喝道:“胡说,张巡抚送到童家菜馆的犴鼻怎么会带毒呢?”

  于天成跪地说道:“我一时没想到,才造成这个局面。请张大人将第三副犴鼻拿出来,那您就知道这犴鼻带毒的原因了!”

  张巡抚命人取出犴鼻。于天成拿出一把银光闪闪的镊子,不一会儿就从犴鼻的鼻孔里拔出三根寸许长的硬刺来。这是一种名叫狼枣的灌木利刺,有毒。

  牛千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带毒的利刺嵌在犴鼻肉中,童成金制菜时怎么不清除干净呢?”

  “犴鹿冬天时需要靠鼻子拨开积雪觅食,所以一旦有利刺刺中它的鼻孔,它只得分泌出一种酸性物质,慢慢地将狼枣的利刺分解破坏掉。张巡抚拿来的三副犴鼻,恐怕是犴鹿鼻孔中的毒刺还没被分解就被打死了。”

  张巡抚狐疑遭:“可我们吃的时候也没发现有这种毒刺呀?”

  于天成说道:“两位大人,那毒刺混到了犴鼻肉中,经过烹调就纷纷碎掉了,别说是厨子,就是神仙也难发现呀!”

  于天成说的果然不错,张巡抚用手指将那三枚毒刺轻轻一捏,毒刺纷纷变成了粉末。

  于天成亲展厨技,他用去掉毒刺的犴鼻做了一道犴鼻卧雪。这道菜是一道凉菜,犴鼻清炖放凉后,扣在盘底的银耳上,别看犴鼻卧雪是一道凉菜,可是却比热犴鼻多了一份意境,也多了一份口感。套用一句俗话,绝对可以香摔人的牙齿!

  张巡抚终于吃到了绝味犴鼻,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伊平府。牛千禄虽然将童成金放了出来,可是却不同意童家菜坊重新开业,反倒提出一个条件。

  原来,当朝的宰相宣越就要办六十大寿了,牛千禄正不知道如何送礼呢,如果于天成能在宣越的寿宴上献上一道犴鼻菜,他牛千禄以后一定会飞黄腾达呀!

  于天成为了徒弟的菜馆,只有违心地帮牛千禄一次忙了。一个月后,牛千禄用马车拉了整整一车的礼物,直奔京城而去。于天成坐在马车上,车后辕上还拴着一头成年的犴鹿。

  宣越是有名的奸相。他怕有人借着办寿的机会害自己,府门口的卫士增加了一倍,凡是进府的人一律严加盘查。牛千禄对宣越一说于天成善于制作犴鼻宴,宣越当时就来了兴趣。犴鼻这种东西好吃难做,京城的厨子没有几个能做得入味的。

  于天成拉着那头犴鹿,到相府后边的厨房忙活去了。晚上掌灯的时候,一道珍珠犴鼻汤被做好,被传菜的丫鬟端到了宣越的面前。

  翡翠玉碗将牛乳一般的犴鼻汤映成了翠绿的颜色,犴鼻在汤碗中半沉半浮,就好像怀抱琵琶半遮面的歌女,令人有一尝美味的冲动。最奇的是汤面上,于天成竟用犴鼻鼻内的脆骨编成了很多指甲盖大小的珠子,这些骨珠飘在汤面上,错落有致,更显得此菜雍容华贵。

  宣越正要对珍珠犴鼻汤下勺子,不远处坐着的张巡抚大叫道:“相爷,莫吃,这道菜有毒!”

  宣越吓得急忙停住了勺子,道:“张巡抚,毒从何来?”

  张巡抚就把当初自己吃犴鼻中毒的经过讲了一遍。讲完,他加重了语气说道:“宣丞相,我已经调查过,这个于天成就是柳城县县令于鼐的父亲呀!”

  不大一会儿,于天成就被押了上来。于天成一听张巡抚竟然诬陷自己,大吼道:“丞相,您休要听他胡说,于鼐是我的儿子不假,可是他的死只能怪他不识时务……张巡抚说菜有毒,我愿意亲自尝菜验毒!”

  宣越点头同意了于天成尝菜的要求。犴鹿除了香滑的鼻肉外,就是脆口的软骨,听着于天成咀嚼软骨发出轻快的“咔咔”声,宣越转头对张巡抚道:“张大人,这犴鼻汤无毒呀!”

  张巡抚被羞成了个大红脸,灰溜溜地坐回到了椅子上。于天成则被卫士们放开了胳膊。

  宣越用银勺子一尝这犴鼻汤的汤汁——那浓浓的鲜味由口入腹,立刻融入了四肢百骸。汤面上浮着圆圆的骨珠不仅漂亮,而且奇妙,这些小球滑溜溜的,未及宣越咀嚼,便随着汤汁滑落到了他的喉咙里。宣越对着于天成一竖大拇指,连声说好。于天成被宣越赏了一串价值不菲的南浦珠子,高高兴兴地回客栈休息去了。

  酒席开到了半夜,宣越也有点喝多了,就在两名小丫鬟搀他回房休息的时候,他突然手捂胸口,连声叫痛,跌倒在石阶上!

  大夫赶到的时候,宣越已经气绝身亡,等侍卫们再去抓于天成时,他早已逃得没了影子。

  宣越并非中毒而毙,他是被犴鼻软骨刺穿胃部而死的。除奸的秘密就在汤面上浮着的犴鼻软骨小球上。犴鼻软骨极有弹力,干天成将其切成细细的长条,软骨的两端更被他用刀削得极其锋利。两端锋利的软骨条最后被他编成了小球,这种小球如果不经过咀嚼,入胃后,一旦展开,那可是极度致命的杀人利器呀!

  张巡抚老奸巨猾,他早就知道于天成的儿子被宣越杀死,他用三副有毒的犴鼻逼于天成出山,那个怂恿牛千禄进京献犴鼻宴的主意就是他出的。

  他本想当宣越的面喝破于天成下毒的计谋,然后立一大功,以求得到宣越的青睐。谁承想于天成棋高一着,他弃毒不用,竞用软骨条削成的骨刀,取了宣越的性命。

  回到长白山后,于天成把杀死宣越的经过对徒弟讲了一遍,讲罢,他望着莽莽苍苍的长白山叫道:“犴之名鹿,林之精灵。灭贼锄奸,首推一功。于某自誓,与尔平等。彼朋我友,善待——苍生!”

  童成金尊崇师傅的意思,他将犴鼻宴从自家菜坊的菜单中去掉了。犴鹿一代代在长白山繁衍生息,可是当年于天成借犴鼻锄奸的经历,还会有几个人知道呢?

  

  犴鼻宴

  

  长白山下有个善于制作犴(驼鹿)鼻宴的童家菜坊。

  这一日,伊平府的刘师爷领着十多个凶神恶煞的衙役来到了菜坊。老板童成金急忙迎了出来。刘师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童老板,刘某带来一件让你光宗耀祖的好事!”

  伊平府新任府台牛千禄,得知童家菜坊的犴鼻宴闻名遐迩,打算后天上门亲自品尝一下犴鼻宴的妙处。童成金早听说过这个牛千禄官风不正,正想以没有上佳的犴鼻原料加以拒绝,刘师爷却打开身后的包袱,拿出三副完整的干品犴鼻,说:“牛大人是要借你的犴鼻宴,宴请一位重要的客人!这三副干品犴鼻,就是这位客人自己带来的。你好好准备吧!”

  转眼,三天时间到了。牛千禄来到了童家菜坊,他宴请的客人竟是本省巡抚张平治大人。童成金一见巡抚驾临,更是不敢怠慢。经过水发、去腥、改刀、制菜和成型五道工序,一盘香气四溢的红烧犴鼻被端到了桌子上。谁知,牛千禄刚夹了一块犴鼻肉入口,一股浓腥直冲脑际。他“呸”的一声吐掉了嘴里的肉,怒叫道:“童成金,你尝尝这菜被做成了什么味道?”

  童成金没想到张巡抚拿来的外地犴鼻血腥气特重,他在去腥的过程中疏忽了,以至于这道菜根本就不能入口。童成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我这就回厨房重新给两位大人做这道菜!”

  牛千禄刚要骂人,张巡抚摆了一下手说:“童老板,本官还要在伊平府住上十几天,希望我下次来不会再是这个味道了!”

  童成金看着两位大人离开菜坊,瞧着剩下的那两副犴鼻,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做一次犴鼻宴,一副犴鼻就够了,张巡抚拿来了三副干品犴鼻做什么?思前想后,他觉得这里面大有玄机,忙将剩下的两副犴鼻包好,直奔桦木岭而去。

  童成金的师傅于天成就住在桦木岭,若说制作犴鼻宴,于天成才是长白山的第一高手。只不过五年前,于天成的儿子在柳城县当县令时被奸人所害,他老年丧子,从此一蹶不振,就把菜坊交给了徒弟童成金,自己回家为儿子守坟去了。

  于天成听徒弟说明来意,不以为意地说道:“给犴鼻除腥好办呀!”他指着后院长着的一种葡萄藤似的灌木,说道:“用这种灌木的叶子,就可以除掉犴鼻浓浓的腥气!”这种灌木,名叫去腥藤。

  童成金回去用去腥藤处理了一下犴鼻,果然犴鼻中浓浓的腥味便被收拾干净了。他派伙计去通知牛千禄,犴鼻宴明天中午便可开始。

  一番精心烹制,一盘白扒犴鼻就做好了。上桌前他偷偷尝了一口。这次的犴鼻真的可以说是鲜香脆嫩,味美异常了。

  牛千禄和张巡抚品尝之后齐声叫好,童成金悬着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一盘犴鼻转眼间被两个人吃掉了一半。突然,张巡抚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牛千禄则抱着肚子大叫道:“有毒,这犴鼻有毒呀!”

  幸亏张巡抚带着九花解毒丸,牛千禄和张巡抚各吃了三颗药丸,才算止住了肚子痛。牛千禄命人将童成金锁回了府衙,童家菜坊的大门也被贴上了封条。

  于天成得知徒弟被关进大牢的消息,急匆匆地赶到了府衙,解释道:“张巡抚送到童家菜坊的犴鼻本身带毒,这怎么能怪厨子呢?”

  牛千禄听了他的话,一拍惊堂木,喝道:“胡说,张巡抚送到童家菜馆的犴鼻怎么会带毒呢?”

  于天成跪地说道:“我一时没想到,才造成这个局面。请张大人将第三副犴鼻拿出来,那您就知道这犴鼻带毒的原因了!”

  张巡抚命人取出犴鼻。于天成拿出一把银光闪闪的镊子,不一会儿就从犴鼻的鼻孔里拔出三根寸许长的硬刺来。这是一种名叫狼枣的灌木利刺,有毒。

  牛千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带毒的利刺嵌在犴鼻肉中,童成金制菜时怎么不清除干净呢?”

  “犴鹿冬天时需要靠鼻子拨开积雪觅食,所以一旦有利刺刺中它的鼻孔,它只得分泌出一种酸性物质,慢慢地将狼枣的利刺分解破坏掉。张巡抚拿来的三副犴鼻,恐怕是犴鹿鼻孔中的毒刺还没被分解就被打死了。”

  张巡抚狐疑遭:“可我们吃的时候也没发现有这种毒刺呀?”

  于天成说道:“两位大人,那毒刺混到了犴鼻肉中,经过烹调就纷纷碎掉了,别说是厨子,就是神仙也难发现呀!”

  于天成说的果然不错,张巡抚用手指将那三枚毒刺轻轻一捏,毒刺纷纷变成了粉末。

  于天成亲展厨技,他用去掉毒刺的犴鼻做了一道犴鼻卧雪。这道菜是一道凉菜,犴鼻清炖放凉后,扣在盘底的银耳上,别看犴鼻卧雪是一道凉菜,可是却比热犴鼻多了一份意境,也多了一份口感。套用一句俗话,绝对可以香摔人的牙齿!

  张巡抚终于吃到了绝味犴鼻,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伊平府。牛千禄虽然将童成金放了出来,可是却不同意童家菜坊重新开业,反倒提出一个条件。

  原来,当朝的宰相宣越就要办六十大寿了,牛千禄正不知道如何送礼呢,如果于天成能在宣越的寿宴上献上一道犴鼻菜,他牛千禄以后一定会飞黄腾达呀!

  于天成为了徒弟的菜馆,只有违心地帮牛千禄一次忙了。一个月后,牛千禄用马车拉了整整一车的礼物,直奔京城而去。于天成坐在马车上,车后辕上还拴着一头成年的犴鹿。

  宣越是有名的奸相。他怕有人借着办寿的机会害自己,府门口的卫士增加了一倍,凡是进府的人一律严加盘查。牛千禄对宣越一说于天成善于制作犴鼻宴,宣越当时就来了兴趣。犴鼻这种东西好吃难做,京城的厨子没有几个能做得入味的。

  于天成拉着那头犴鹿,到相府后边的厨房忙活去了。晚上掌灯的时候,一道珍珠犴鼻汤被做好,被传菜的丫鬟端到了宣越的面前。

  翡翠玉碗将牛乳一般的犴鼻汤映成了翠绿的颜色,犴鼻在汤碗中半沉半浮,就好像怀抱琵琶半遮面的歌女,令人有一尝美味的冲动。最奇的是汤面上,于天成竟用犴鼻鼻内的脆骨编成了很多指甲盖大小的珠子,这些骨珠飘在汤面上,错落有致,更显得此菜雍容华贵。

  宣越正要对珍珠犴鼻汤下勺子,不远处坐着的张巡抚大叫道:“相爷,莫吃,这道菜有毒!”

  宣越吓得急忙停住了勺子,道:“张巡抚,毒从何来?”

  张巡抚就把当初自己吃犴鼻中毒的经过讲了一遍。讲完,他加重了语气说道:“宣丞相,我已经调查过,这个于天成就是柳城县县令于鼐的父亲呀!”

  不大一会儿,于天成就被押了上来。于天成一听张巡抚竟然诬陷自己,大吼道:“丞相,您休要听他胡说,于鼐是我的儿子不假,可是他的死只能怪他不识时务……张巡抚说菜有毒,我愿意亲自尝菜验毒!”

  宣越点头同意了于天成尝菜的要求。犴鹿除了香滑的鼻肉外,就是脆口的软骨,听着于天成咀嚼软骨发出轻快的“咔咔”声,宣越转头对张巡抚道:“张大人,这犴鼻汤无毒呀!”

  张巡抚被羞成了个大红脸,灰溜溜地坐回到了椅子上。于天成则被卫士们放开了胳膊。

  宣越用银勺子一尝这犴鼻汤的汤汁——那浓浓的鲜味由口入腹,立刻融入了四肢百骸。汤面上浮着圆圆的骨珠不仅漂亮,而且奇妙,这些小球滑溜溜的,未及宣越咀嚼,便随着汤汁滑落到了他的喉咙里。宣越对着于天成一竖大拇指,连声说好。于天成被宣越赏了一串价值不菲的南浦珠子,高高兴兴地回客栈休息去了。

  酒席开到了半夜,宣越也有点喝多了,就在两名小丫鬟搀他回房休息的时候,他突然手捂胸口,连声叫痛,跌倒在石阶上!

  大夫赶到的时候,宣越已经气绝身亡,等侍卫们再去抓于天成时,他早已逃得没了影子。

  宣越并非中毒而毙,他是被犴鼻软骨刺穿胃部而死的。除奸的秘密就在汤面上浮着的犴鼻软骨小球上。犴鼻软骨极有弹力,干天成将其切成细细的长条,软骨的两端更被他用刀削得极其锋利。两端锋利的软骨条最后被他编成了小球,这种小球如果不经过咀嚼,入胃后,一旦展开,那可是极度致命的杀人利器呀!

  张巡抚老奸巨猾,他早就知道于天成的儿子被宣越杀死,他用三副有毒的犴鼻逼于天成出山,那个怂恿牛千禄进京献犴鼻宴的主意就是他出的。

  他本想当宣越的面喝破于天成下毒的计谋,然后立一大功,以求得到宣越的青睐。谁承想于天成棋高一着,他弃毒不用,竞用软骨条削成的骨刀,取了宣越的性命。

  回到长白山后,于天成把杀死宣越的经过对徒弟讲了一遍,讲罢,他望着莽莽苍苍的长白山叫道:“犴之名鹿,林之精灵。灭贼锄奸,首推一功。于某自誓,与尔平等。彼朋我友,善待——苍生!”

  童成金尊崇师傅的意思,他将犴鼻宴从自家菜坊的菜单中去掉了。犴鹿一代代在长白山繁衍生息,可是当年于天成借犴鼻锄奸的经历,还会有几个人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