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篱落疏疏月又西198领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姜寒云紧贴着乔远寒的胸口,她感受着他怀里的暖,听他的心跳声:“远寒,我好想你啊!”

  乔远寒紧紧地搂住寒云,他吻寒云的发丝:“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半点苦!”

  姜寒云吻乔远寒的嘴唇。远寒的泪水跌在她的唇齿之间,那是他的疼惜,他的爱:“远寒,我们在一起了,不是吗?”

  乔远寒拥住寒云哭的像个孩子:”寒云,我把你弄丢了,就丢了我生命里所有的快乐。好多次,我质问自己活着的意义……“

  “远寒,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姜寒云替乔远寒擦着泪水,她自己也哭,她的委屈,她的艰难……

  乔远寒忙吻寒云的泪水:”我们回家!”他把寒云带回了三府湾:”寒云,这间房子大些,我们可以暂时住在这里。“他打开房门,开了灯。

  姜寒云整个人愣在那里,书桌上她和远寒的合影依然是幸福微笑的模样。而现实生活里的他们,用了太久的岁月在寻找,在等。她不由自主地哭:“远寒,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他们一直在一起!”她的手摸他们的合影。

  乔远寒关上了房间的门,他吻寒云的额头:“让我好好看看你!”他的手指摸寒云的眉毛,眼睛,嘴唇,耳垂……

  姜寒云拥住乔远寒:“远寒,我真的回到你身边了吗?”

  乔远寒吻住寒云柔软的唇,他无数次梦中的期盼,梦醒后的忧伤,都在这深深的一吻里。此刻,他所有的思念与爱都像火苗一样开始燃烧。这些火苗汇聚在一起燃成了熊熊烈火,燃烧了他自己也燃烧着寒云。

  乔远寒语无伦次地唤着寒云的名字,寒云一遍遍地回应着他。他把寒云抱起来放到了床上。这一刻他无法克制住自己,他也不想克制自己,他笨拙地解寒云的衣扣。

  姜寒云柔顺地躺在床上,她热烈地回应着乔远寒的吻。她乖巧地配合着他,她是待放的花蕾,等他来让自己怒放。

  这一刻夜色倾城,风也不忍经过他们的窗。初春把星斗当作繁花抛撒满了天空,月亮被风吻得圆而明亮。种子在泥土中打着呵欠,伸着懒腰,春天来了呢!

  姜寒云替乔远寒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她不敢看他的眼睛,躲进他的怀里。

  乔远寒的手摸着寒云的肩膀:”寒云,我们明天领结婚证必须回长安,我们的户口在长安。”

  ”嗯!”姜寒云回应着,她的手指摸着乔远寒搂着自己的胳膊,她摸到了伤疤:“远寒,你的胳膊是怎么回事?”她仰起头看他。

  “打架了。”乔远寒注视着寒云,他突然想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在康复路?”

  寒云摸着乔远寒的伤疤:“还不是你打架上了新闻,我正好在看电视。”

  乔远寒拥住寒云:“我得去感谢西安电视台,让我媳妇儿回到了我身边。”

  “当时一定很疼吧?是刀伤呢!”姜寒云坐起来看乔远寒的胳膊,流眼泪。

  乔远寒也坐了起来看着姜寒云笑,姜寒云这才意识到自己赤裸着上身。她的脸立刻红了,忙拽被子遮住自己缩做一团。

  “我们已经有夫妻之实了,你有这么小气吗?”乔远寒笑着拥住寒云,他在她的身旁看到了那一抹殷红:“寒云,我知道你被人贩子拐卖了,我想着只要你回来就好,你竟然还是女儿身……”

  姜寒云这才想起以前的苦,她枕在乔远寒胳膊上哭。她从自己第一天到户县服装厂说起,说到了灵儿父母和二宝,以及自己如何获取灵儿父母的信任,如何逃出来。她说到自己身无分文回到西安,找不到远寒,只好在慧文裁缝铺打工……

  乔远寒拥住寒云泣不成声,他的心像被谁撕扯着疼:“寒云,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和范美娟怄气,卖了小寨西路的房子,我还弄丢了传呼机……你所有的苦都是我的错!”他深深地自责:“寒云,你骂我,打我……”

  “远寒,都过去了!我好好地回到了你身边。”姜寒云安慰着乔远寒。他们几乎一夜未睡,她又知道远寒为了找自己受的那些煎熬;远寒为了还债,在康复路扛过包,蹬三轮车,摆过地摊;“远寒,对不起,我把你一个人留下来……”她也哭。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乔远寒便起床给寒云买了早点。他把他们的户口本,身份证和以前照好的二寸照片都装好:“寒云,我们去看看刘师,然后回韦曲去领结婚证。”

  刘国庆知道乔远寒要和寒云去领结婚证,他笑着:“寒云,快去吧!我跟吴师看着远寒一门心思地想着你,嫁给远寒没错!”

  乔远寒握着寒云的手出了西京医院,他们坐车到了长安县民政局门口。他是一秒钟也不愿放开寒云的手:“我们去买点瓜子,糖。”

  姜寒云点了点头。他们领结婚证很顺利,乔远寒给工作人员发了喜糖,瓜子和烟。工作人员边给他们的结婚证上盖章:“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乔远寒和姜寒云领了结婚证,他把结婚证都交给了寒云:“乔太太,现在和我一起去康复路,我要把所有的家业都交给你!”他们在小寨下车,又去了好又多超市买了瓜子,糖和花生。

  乔远寒先把寒云领到了多彩商城,他逢见相熟的商户就介绍:“这是我媳妇儿。”他主动给人家瓜子,糖。

  “远寒,人家又没有问你!”姜寒云嘴里怪着乔远寒,她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她有许久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

  “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媳妇儿是姜寒寒云!”乔远寒看着寒云笑:“老板娘,这是我们的店。我本来想着去广州上夏装的。你现在看看再决定!”

  店员看到乔远寒来了:“远寒哥过来了。”

  乔远寒握着寒云的手:“这是我老婆,你们的老板娘!”

  姜寒云第一次在远寒身上看到一股孩子气。他握着寒云的手走过康复路街道,遇着相识的人就介绍:“这是我老婆!”

  乔远寒把寒云又领到了京祥楼,他告诉寒云,自己不想再与外地厂商合作的原因。

  “远寒,服装市场很乱的。只有你创立自己的品牌,像云裳……”姜寒云跟着叹息,她说到这里,想起自己还没有做好陈阿姨的衣服:“远寒,我有几件衣服,顾客明天要取!”

  乔远寒笑了笑:“今晚我陪你去文艺路!”

  姜寒云点了点头,她又想起了范美娟:“远寒,我们领结婚证的事还没有给阿姨说呢!”

  乔远寒拿出手机,拨通了范美娟的电话。

  范美娟刚喂了一声。乔远寒便冷冰冰地说:”我告诉你一声,我和寒云领过结婚证了!“他不待范美娟说话就挂了电话。

  姜寒云这会儿担心,范美娟会不会过来找自己闹事?

  96

  微风轻扬晓月寒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4.6

  2019.08.04 23:58*

  字数 231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姜寒云紧贴着乔远寒的胸口,她感受着他怀里的暖,听他的心跳声:“远寒,我好想你啊!”

  乔远寒紧紧地搂住寒云,他吻寒云的发丝:“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半点苦!”

  姜寒云吻乔远寒的嘴唇。远寒的泪水跌在她的唇齿之间,那是他的疼惜,他的爱:“远寒,我们在一起了,不是吗?”

  乔远寒拥住寒云哭的像个孩子:”寒云,我把你弄丢了,就丢了我生命里所有的快乐。好多次,我质问自己活着的意义……“

  “远寒,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姜寒云替乔远寒擦着泪水,她自己也哭,她的委屈,她的艰难……

  乔远寒忙吻寒云的泪水:”我们回家!”他把寒云带回了三府湾:”寒云,这间房子大些,我们可以暂时住在这里。“他打开房门,开了灯。

  姜寒云整个人愣在那里,书桌上她和远寒的合影依然是幸福微笑的模样。而现实生活里的他们,用了太久的岁月在寻找,在等。她不由自主地哭:“远寒,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他们一直在一起!”她的手摸他们的合影。

  乔远寒关上了房间的门,他吻寒云的额头:“让我好好看看你!”他的手指摸寒云的眉毛,眼睛,嘴唇,耳垂……

  姜寒云拥住乔远寒:“远寒,我真的回到你身边了吗?”

  乔远寒吻住寒云柔软的唇,他无数次梦中的期盼,梦醒后的忧伤,都在这深深的一吻里。此刻,他所有的思念与爱都像火苗一样开始燃烧。这些火苗汇聚在一起燃成了熊熊烈火,燃烧了他自己也燃烧着寒云。

  乔远寒语无伦次地唤着寒云的名字,寒云一遍遍地回应着他。他把寒云抱起来放到了床上。这一刻他无法克制住自己,他也不想克制自己,他笨拙地解寒云的衣扣。

  姜寒云柔顺地躺在床上,她热烈地回应着乔远寒的吻。她乖巧地配合着他,她是待放的花蕾,等他来让自己怒放。

  这一刻夜色倾城,风也不忍经过他们的窗。初春把星斗当作繁花抛撒满了天空,月亮被风吻得圆而明亮。种子在泥土中打着呵欠,伸着懒腰,春天来了呢!

  姜寒云替乔远寒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她不敢看他的眼睛,躲进他的怀里。

  乔远寒的手摸着寒云的肩膀:”寒云,我们明天领结婚证必须回长安,我们的户口在长安。”

  ”嗯!”姜寒云回应着,她的手指摸着乔远寒搂着自己的胳膊,她摸到了伤疤:“远寒,你的胳膊是怎么回事?”她仰起头看他。

  “打架了。”乔远寒注视着寒云,他突然想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在康复路?”

  寒云摸着乔远寒的伤疤:“还不是你打架上了新闻,我正好在看电视。”

  乔远寒拥住寒云:“我得去感谢西安电视台,让我媳妇儿回到了我身边。”

  “当时一定很疼吧?是刀伤呢!”姜寒云坐起来看乔远寒的胳膊,流眼泪。

  乔远寒也坐了起来看着姜寒云笑,姜寒云这才意识到自己赤裸着上身。她的脸立刻红了,忙拽被子遮住自己缩做一团。

  “我们已经有夫妻之实了,你有这么小气吗?”乔远寒笑着拥住寒云,他在她的身旁看到了那一抹殷红:“寒云,我知道你被人贩子拐卖了,我想着只要你回来就好,你竟然还是女儿身……”

  姜寒云这才想起以前的苦,她枕在乔远寒胳膊上哭。她从自己第一天到户县服装厂说起,说到了灵儿父母和二宝,以及自己如何获取灵儿父母的信任,如何逃出来。她说到自己身无分文回到西安,找不到远寒,只好在慧文裁缝铺打工……

  乔远寒拥住寒云泣不成声,他的心像被谁撕扯着疼:“寒云,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和范美娟怄气,卖了小寨西路的房子,我还弄丢了传呼机……你所有的苦都是我的错!”他深深地自责:“寒云,你骂我,打我……”

  “远寒,都过去了!我好好地回到了你身边。”姜寒云安慰着乔远寒。他们几乎一夜未睡,她又知道远寒为了找自己受的那些煎熬;远寒为了还债,在康复路扛过包,蹬三轮车,摆过地摊;“远寒,对不起,我把你一个人留下来……”她也哭。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乔远寒便起床给寒云买了早点。他把他们的户口本,身份证和以前照好的二寸照片都装好:“寒云,我们去看看刘师,然后回韦曲去领结婚证。”

  刘国庆知道乔远寒要和寒云去领结婚证,他笑着:“寒云,快去吧!我跟吴师看着远寒一门心思地想着你,嫁给远寒没错!”

  乔远寒握着寒云的手出了西京医院,他们坐车到了长安县民政局门口。他是一秒钟也不愿放开寒云的手:“我们去买点瓜子,糖。”

  姜寒云点了点头。他们领结婚证很顺利,乔远寒给工作人员发了喜糖,瓜子和烟。工作人员边给他们的结婚证上盖章:“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乔远寒和姜寒云领了结婚证,他把结婚证都交给了寒云:“乔太太,现在和我一起去康复路,我要把所有的家业都交给你!”他们在小寨下车,又去了好又多超市买了瓜子,糖和花生。

  乔远寒先把寒云领到了多彩商城,他逢见相熟的商户就介绍:“这是我媳妇儿。”他主动给人家瓜子,糖。

  “远寒,人家又没有问你!”姜寒云嘴里怪着乔远寒,她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她有许久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

  “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媳妇儿是姜寒寒云!”乔远寒看着寒云笑:“老板娘,这是我们的店。我本来想着去广州上夏装的。你现在看看再决定!”

  店员看到乔远寒来了:“远寒哥过来了。”

  乔远寒握着寒云的手:“这是我老婆,你们的老板娘!”

  姜寒云第一次在远寒身上看到一股孩子气。他握着寒云的手走过康复路街道,遇着相识的人就介绍:“这是我老婆!”

  乔远寒把寒云又领到了京祥楼,他告诉寒云,自己不想再与外地厂商合作的原因。

  “远寒,服装市场很乱的。只有你创立自己的品牌,像云裳……”姜寒云跟着叹息,她说到这里,想起自己还没有做好陈阿姨的衣服:“远寒,我有几件衣服,顾客明天要取!”

  乔远寒笑了笑:“今晚我陪你去文艺路!”

  姜寒云点了点头,她又想起了范美娟:“远寒,我们领结婚证的事还没有给阿姨说呢!”

  乔远寒拿出手机,拨通了范美娟的电话。

  范美娟刚喂了一声。乔远寒便冷冰冰地说:”我告诉你一声,我和寒云领过结婚证了!“他不待范美娟说话就挂了电话。

  姜寒云这会儿担心,范美娟会不会过来找自己闹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姜寒云紧贴着乔远寒的胸口,她感受着他怀里的暖,听他的心跳声:“远寒,我好想你啊!”

  乔远寒紧紧地搂住寒云,他吻寒云的发丝:“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半点苦!”

  姜寒云吻乔远寒的嘴唇。远寒的泪水跌在她的唇齿之间,那是他的疼惜,他的爱:“远寒,我们在一起了,不是吗?”

  乔远寒拥住寒云哭的像个孩子:”寒云,我把你弄丢了,就丢了我生命里所有的快乐。好多次,我质问自己活着的意义……“

  “远寒,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姜寒云替乔远寒擦着泪水,她自己也哭,她的委屈,她的艰难……

  乔远寒忙吻寒云的泪水:”我们回家!”他把寒云带回了三府湾:”寒云,这间房子大些,我们可以暂时住在这里。“他打开房门,开了灯。

  姜寒云整个人愣在那里,书桌上她和远寒的合影依然是幸福微笑的模样。而现实生活里的他们,用了太久的岁月在寻找,在等。她不由自主地哭:“远寒,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他们一直在一起!”她的手摸他们的合影。

  乔远寒关上了房间的门,他吻寒云的额头:“让我好好看看你!”他的手指摸寒云的眉毛,眼睛,嘴唇,耳垂……

  姜寒云拥住乔远寒:“远寒,我真的回到你身边了吗?”

  乔远寒吻住寒云柔软的唇,他无数次梦中的期盼,梦醒后的忧伤,都在这深深的一吻里。此刻,他所有的思念与爱都像火苗一样开始燃烧。这些火苗汇聚在一起燃成了熊熊烈火,燃烧了他自己也燃烧着寒云。

  乔远寒语无伦次地唤着寒云的名字,寒云一遍遍地回应着他。他把寒云抱起来放到了床上。这一刻他无法克制住自己,他也不想克制自己,他笨拙地解寒云的衣扣。

  姜寒云柔顺地躺在床上,她热烈地回应着乔远寒的吻。她乖巧地配合着他,她是待放的花蕾,等他来让自己怒放。

  这一刻夜色倾城,风也不忍经过他们的窗。初春把星斗当作繁花抛撒满了天空,月亮被风吻得圆而明亮。种子在泥土中打着呵欠,伸着懒腰,春天来了呢!

  姜寒云替乔远寒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她不敢看他的眼睛,躲进他的怀里。

  乔远寒的手摸着寒云的肩膀:”寒云,我们明天领结婚证必须回长安,我们的户口在长安。”

  ”嗯!”姜寒云回应着,她的手指摸着乔远寒搂着自己的胳膊,她摸到了伤疤:“远寒,你的胳膊是怎么回事?”她仰起头看他。

  “打架了。”乔远寒注视着寒云,他突然想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在康复路?”

  寒云摸着乔远寒的伤疤:“还不是你打架上了新闻,我正好在看电视。”

  乔远寒拥住寒云:“我得去感谢西安电视台,让我媳妇儿回到了我身边。”

  “当时一定很疼吧?是刀伤呢!”姜寒云坐起来看乔远寒的胳膊,流眼泪。

  乔远寒也坐了起来看着姜寒云笑,姜寒云这才意识到自己赤裸着上身。她的脸立刻红了,忙拽被子遮住自己缩做一团。

  “我们已经有夫妻之实了,你有这么小气吗?”乔远寒笑着拥住寒云,他在她的身旁看到了那一抹殷红:“寒云,我知道你被人贩子拐卖了,我想着只要你回来就好,你竟然还是女儿身……”

  姜寒云这才想起以前的苦,她枕在乔远寒胳膊上哭。她从自己第一天到户县服装厂说起,说到了灵儿父母和二宝,以及自己如何获取灵儿父母的信任,如何逃出来。她说到自己身无分文回到西安,找不到远寒,只好在慧文裁缝铺打工……

  乔远寒拥住寒云泣不成声,他的心像被谁撕扯着疼:“寒云,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和范美娟怄气,卖了小寨西路的房子,我还弄丢了传呼机……你所有的苦都是我的错!”他深深地自责:“寒云,你骂我,打我……”

  “远寒,都过去了!我好好地回到了你身边。”姜寒云安慰着乔远寒。他们几乎一夜未睡,她又知道远寒为了找自己受的那些煎熬;远寒为了还债,在康复路扛过包,蹬三轮车,摆过地摊;“远寒,对不起,我把你一个人留下来……”她也哭。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乔远寒便起床给寒云买了早点。他把他们的户口本,身份证和以前照好的二寸照片都装好:“寒云,我们去看看刘师,然后回韦曲去领结婚证。”

  刘国庆知道乔远寒要和寒云去领结婚证,他笑着:“寒云,快去吧!我跟吴师看着远寒一门心思地想着你,嫁给远寒没错!”

  乔远寒握着寒云的手出了西京医院,他们坐车到了长安县民政局门口。他是一秒钟也不愿放开寒云的手:“我们去买点瓜子,糖。”

  姜寒云点了点头。他们领结婚证很顺利,乔远寒给工作人员发了喜糖,瓜子和烟。工作人员边给他们的结婚证上盖章:“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乔远寒和姜寒云领了结婚证,他把结婚证都交给了寒云:“乔太太,现在和我一起去康复路,我要把所有的家业都交给你!”他们在小寨下车,又去了好又多超市买了瓜子,糖和花生。

  乔远寒先把寒云领到了多彩商城,他逢见相熟的商户就介绍:“这是我媳妇儿。”他主动给人家瓜子,糖。

  “远寒,人家又没有问你!”姜寒云嘴里怪着乔远寒,她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她有许久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

  “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媳妇儿是姜寒寒云!”乔远寒看着寒云笑:“老板娘,这是我们的店。我本来想着去广州上夏装的。你现在看看再决定!”

  店员看到乔远寒来了:“远寒哥过来了。”

  乔远寒握着寒云的手:“这是我老婆,你们的老板娘!”

  姜寒云第一次在远寒身上看到一股孩子气。他握着寒云的手走过康复路街道,遇着相识的人就介绍:“这是我老婆!”

  乔远寒把寒云又领到了京祥楼,他告诉寒云,自己不想再与外地厂商合作的原因。

  “远寒,服装市场很乱的。只有你创立自己的品牌,像云裳……”姜寒云跟着叹息,她说到这里,想起自己还没有做好陈阿姨的衣服:“远寒,我有几件衣服,顾客明天要取!”

  乔远寒笑了笑:“今晚我陪你去文艺路!”

  姜寒云点了点头,她又想起了范美娟:“远寒,我们领结婚证的事还没有给阿姨说呢!”

  乔远寒拿出手机,拨通了范美娟的电话。

  范美娟刚喂了一声。乔远寒便冷冰冰地说:”我告诉你一声,我和寒云领过结婚证了!“他不待范美娟说话就挂了电话。

  姜寒云这会儿担心,范美娟会不会过来找自己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