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第三十八章 你不懂我的需求

  萧潇沉默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内心想到蓝冰,蓝冰为她所做的一切,实属让人感动。

  龙井然几分玩味着说道:“难怪你们这个公司成立了十几年依旧没有起色,就凭你们老板养的这群不分是非的员工,不倒闭才怪。千里之提溃于蚁穴,想要成就大事业,必须从小事做起,管理好每一个员工。如今,你们公司倒闭,所有人都失去了饭碗,你们敢问心无愧的说,自己身上没有出现过问题吗?如果不是每个员工都抱着混一天挣一天钱的态度,怎么会出现合格率如此之低的情况。”

  许久,萧潇淡淡质问着曾经几位同事:“事到如今,你们还不敢承认曾经做过的荒唐行为吗?合同被扔进垃圾桶、合同上的金额错误,我觉不相信,犯错可以如此低级。这些难道不是你们排斥异己的手段吗?”

  龙井然不可思议的看着萧潇,这个女孩究竟承受了多少?

  萧潇的几位同事不再说话。萧潇猜的没错,合同是梅姐故意扔进垃圾桶的。金额错误也是这几个人联合起来想要赶走萧潇的。因为他们听到了公司裁员的消息。

  厂长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慢慢的从人群中走出来,他懊悔的对萧潇说:“萧潇,我错怪你了。这件事谁也不能怪。要怪只能怪我自己。是我管理不善导致的问题。”

  梅姐、芳姐和小谢,来到厂长的面前,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给公司带来了这灭顶之灾。

  员工都开始追悔自己在岗位的漫不经心、不负责任。顿时,被封的公司的大门前成了数百人的自讨反思会。场合格外的令人感动、震撼人心。

  龙井然悲哀的说着:“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是最佳状态。希望大家在以后的工作中,能够积极的对待自己的岗位。”

  龙井然回头对那个厂长说:“你也不用太过沮丧,人生道路还很漫长,还有重头在来的机会。就把这一次失败当做经验,相信你在以后的管理中,道路会平坦很多。”

  龙井然带着萧潇离开了这个触人心弦的现场。

  蓝启明责问蓝冰:“那两个媒体是不是你带去的。”

  蓝冰冷冷的说道:“这家公司管理不善,各方面不达标,理应受到惩罚。我认为,不应该如此息事宁人。即使我们公司和这家公司解约,这家公司也会危害到其他的公司。”

  蓝启明气氛的训斥:“你确定你是为了大义?而不是为了你的私事?”

  蓝冰淡淡的说道:“如果这家公司各方面达标,每个员工兢兢业业一丝不苟,那么这次就是个机会。加上媒体大肆宣扬的话,肯定会扬名海外的。”

  蓝启明愤怒的说着:“你是料定了这些媒体向来都是报忧不报喜,唯恐世界不乱的样子吧。”

  云开淡淡的询问着:“蓝冰,你是如何断定这家公司各项检测均不达标的?”

  蓝冰微笑着说道:“我去过这家公司几次。每一次去都能够看到一些员工玩忽职守、敷衍懈怠的场面。一个公司,如果员工出现问题,那么生产线就会出现问题。生产线直接关乎产品,产品肯定有问题。况且,这家公司成立十年多了,规模还是如此,足以说明了很多问题。老板和员工的业务能力都出现问题。导致公司发展速度慢。”

  小莫神情复杂的说:“蓝冰,你很聪明,很有天分。如果你走经商路线,你家公司的规模会扩展更大。你是个很好的朋友,也是个很可怕的敌人。希望我们永远是朋友。”

  蓝冰微笑着,没有说话。

  蓝启明叹了口气,自己的独子确实很有天赋,只是把所有热爱都放在了音乐上。自己辛苦创立的公司,谁来接手?

  这时,叶子、阿狸陪同着李兰芳闲逛回来了。

  李兰芳气愤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抱怨着:“你们猜,我刚才出门的时候看到谁了?”

  蓝启明不解,淡淡的询问:“谁啊?让你这么生气?”

  李兰芳气急败坏的说着:“除了那个萧潇还有谁?”

  蓝冰立刻询问着:“萧潇,她不是上班去了吗?她在哪里?在做什么?”

  叶子淡然的回答了一句:“她在拍广告,和龙井然在一起。龙井然全程陪伴。”

  所有人都很诧异。

  蓝冰更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询问着:“萧潇在拍广告?你们确定没有看错?萧潇一向不喜欢模特这种职业。”

  李兰芳冷冷的说道:“肯定是她,我还跟她说话了。那丫头根本不理我。她或许说过不喜欢做模特,可她没有说过不喜欢钱吧!众所周知,作模特赚钱快,来钱容易。更何况她背后还有龙井然这座有资源的靠山。她又不傻,怎能不利用?”

  蓝冰立即反驳着:“妈妈萧潇绝不是这样的人。她背后一定另有隐情。她有什么苦衷也说不定。”

  李兰芳站起来咆哮着:“够了,冰儿。你们都被她清纯的外表骗了。在龙井然面前,她立即撇开你们之间的关系,就足以证明这一切。我是你妈妈,我比谁都希望你过的幸福。那个萧潇,绝非心思单纯的女孩。我怕你会被骗啊。”

  蓝冰冷冷的说道:“妈妈,我已经长大了。就不用操心我的事了。人心的好、坏,我还是能分的清的。”

  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萧潇静静的开门,走了进来。

  萧潇进门口,发现蓝冰的父母以及梦想小筑的所有人,都聚在这里。她微微点头示意后,径直走向自己房间。

  蓝冰一把拉住萧潇,质问道:“萧潇,你去哪里了?”

  萧潇淡淡的回答着:“我去拍广告了。”

  蓝冰接着问:“你不是喜欢做模特吗?”

  萧潇无可奈何的说着:“不喜欢不代表不需要。很多人并不喜欢自己的职业,可是他们仍旧强行说服自己,仍旧坚持在那个岗位上。因为,他们需要生活。”

  蓝冰温柔的询问着萧潇:“萧潇,你告诉我,你现在最需要什么?”

  萧潇几分无奈几分苦涩的说着:“我需要钱。钱,对于我来说,是最真实的存在。喜欢和追求对我来说,太过奢侈。我要不起。”

  萧潇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走向自己的房间。

  李兰芳再次劝慰蓝冰:“你都听到了?这样女孩不配你如此真心相待。”

  蓝启明站起来,严肃的说着:“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我们不能干涉别人。我们能做到的仅是管好自己的心,不要浪费自己的感情在一些不值当的人身上。”

  蓝启明和李兰芳回酒店去了。梦想小筑的人,他们也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蓝冰呆呆的站在萧潇房间的门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不知道为何萧潇一夜之间转变如此之快?难道真是自己错看她了?

  萧潇疲惫的躺在床上,眯着眼睛,正想睡着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萧潇拿起手机一看,是妈妈。她突然之间就没了亲切感。没猜错的话,是妈妈又跟她催钱的事情了。三天催了八次。搁谁谁也烦。

  萧潇无奈的接了电话,电话另一端传开妈妈的声音:“萧潇,你凑够钱了没有?你弟弟就快要上学了。你父亲的医药费还没来得及交,家里就指望你了。”

  萧潇的头痛欲裂,妈妈每次来电话都是这几句话。萧潇所有的怨气终于在顷刻间喷发,她生平第一次发如此大的火,“妈妈,你当真是我的亲妈妈吗?你每次给我打电话就是要钱。你从未问过我,在北京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吃饱,有没有穿暖。你每次打电话就是催钱,这三天竟然催了九次。只听说过重男轻女,没有见过把女儿不当人看的。我考上了重点大学,你们不让我上。弟弟考上了三流大学,你们逼着他上。村子里的时候,逼我嫁给嫁给那个园长。为此,我逃到北京,你们开始就催钱。我是换了电话,在我没有换电话号码的时候,你们也没给我打过电话。现在家里出事了,想起还有一个女儿了。你们真的关心过我吗?”

  电话那端的妈妈依然喋喋不休的苦苦纠缠着,三个字逃出来一个钱字,“我们家就这么穷,谁让你投胎错了地方……”

  萧潇非常生气,一气之下,把电话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