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母亲出走父亲无力照顾,脑瘫兄妹被拴猪圈和路边,幸得好心人救助

  2019 城乡扫描

  这两个被绳子拴住的孩子是一对亲兄妹,哥哥名叫然然,妹妹名叫果果。拍摄这组照片时,然然10岁,果果6岁。他们家住河南洛阳嵩县旧县镇一山村。因为父亲和奶奶经营的磨坊在省道上,车来车往横穿门前,为了孩子的安全,在干活的时候,他们就会把两孩子栓在对面的猪圈或房檐下。

  

  两孩子的父亲名叫郭学强。郭学强经营一家磨坊,送走粉碎玉米的乡亲,身上落满了玉米面和灰尘,他说两个孩子都是先天的“脑部功能缺陷”,俗称“脑瘫”。老大出生后,刚开始也没看出什么问题,可是到了两岁,还不会走不会说话,就有些着急了。

  

  孩子的奶奶找来了“土方”,大包小包的喝了不少香灰……村里的卫生室医生让他们到城里洛阳治病,一问,据说治疗费可能需要郭学强几辈子才能赚到,于是放弃治疗,要了第二个孩子。老二是个女孩,相对于哥哥没有太多暴力倾向,文文静静的独自坐着,有时候会揪下头发吃,以至于半边脑袋已经没有了头发。女儿果果在好心人联系下,曾经送到洛阳的一个爱心机构。郭学强在洛阳租房,晚上接孩子,白天抽空找点活干。妻子在家不吭声跑了。家里的老母亲无法看管小男孩,郭学强只好放弃对女儿的继续治疗,回到了村子,帮助60岁的老母亲打理磨坊,维持生活,孩子只好栓在路边。

  

  郭学强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他患有轻微癫痫,曾经犯病背部大面积烫伤,不能从事体力劳动,现在生活的重担主要依靠郭学强的母亲。随着生活条件的提高和农村人口外出,粉碎玉米的家庭少了很多,郭学强的母亲说有时候一天会有几块钱的收入,几毛钱,一天不开张也是常有的事。说到栓孩子的缘由,孩子的奶奶一脸无奈地说:“10岁的然然病情稍微重一些,一直没有治疗,平时狂躁,乱跑。已经栓了好几年了,之前小的时候就丢在猪圈里,怕他乱跑。我都六十多了,也不知道能活几年,要是我死了,就他爸那病,我都不知道俩孩子咋过了……”

  

  这组照片拍摄于2016年5月8日,这天正好是母亲节,可两个孩子的母亲却不知在哪里。好在世上还是好人多,我们这个社会不乏爱。这对兄妹被奶奶和父亲用绳子拴在猪圈和路边的事,经媒体披露后,引来了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的关注,很多人捐款捐物,兄妹俩得到了救助,目前已经正常生活。(图片来自东方IC)

  这两个被绳子拴住的孩子是一对亲兄妹,哥哥名叫然然,妹妹名叫果果。拍摄这组照片时,然然10岁,果果6岁。他们家住河南洛阳嵩县旧县镇一山村。因为父亲和奶奶经营的磨坊在省道上,车来车往横穿门前,为了孩子的安全,在干活的时候,他们就会把两孩子栓在对面的猪圈或房檐下。

  

  两孩子的父亲名叫郭学强。郭学强经营一家磨坊,送走粉碎玉米的乡亲,身上落满了玉米面和灰尘,他说两个孩子都是先天的“脑部功能缺陷”,俗称“脑瘫”。老大出生后,刚开始也没看出什么问题,可是到了两岁,还不会走不会说话,就有些着急了。

  

  孩子的奶奶找来了“土方”,大包小包的喝了不少香灰……村里的卫生室医生让他们到城里洛阳治病,一问,据说治疗费可能需要郭学强几辈子才能赚到,于是放弃治疗,要了第二个孩子。老二是个女孩,相对于哥哥没有太多暴力倾向,文文静静的独自坐着,有时候会揪下头发吃,以至于半边脑袋已经没有了头发。女儿果果在好心人联系下,曾经送到洛阳的一个爱心机构。郭学强在洛阳租房,晚上接孩子,白天抽空找点活干。妻子在家不吭声跑了。家里的老母亲无法看管小男孩,郭学强只好放弃对女儿的继续治疗,回到了村子,帮助60岁的老母亲打理磨坊,维持生活,孩子只好栓在路边。

  

  郭学强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他患有轻微癫痫,曾经犯病背部大面积烫伤,不能从事体力劳动,现在生活的重担主要依靠郭学强的母亲。随着生活条件的提高和农村人口外出,粉碎玉米的家庭少了很多,郭学强的母亲说有时候一天会有几块钱的收入,几毛钱,一天不开张也是常有的事。说到栓孩子的缘由,孩子的奶奶一脸无奈地说:“10岁的然然病情稍微重一些,一直没有治疗,平时狂躁,乱跑。已经栓了好几年了,之前小的时候就丢在猪圈里,怕他乱跑。我都六十多了,也不知道能活几年,要是我死了,就他爸那病,我都不知道俩孩子咋过了……”

  

  这组照片拍摄于2016年5月8日,这天正好是母亲节,可两个孩子的母亲却不知在哪里。好在世上还是好人多,我们这个社会不乏爱。这对兄妹被奶奶和父亲用绳子拴在猪圈和路边的事,经媒体披露后,引来了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的关注,很多人捐款捐物,兄妹俩得到了救助,目前已经正常生活。(图片来自东方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