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日式《山海经》——奇书《古事记》

  2019-08-14 18:54:37 文玩殿

  神话的存在,是古人的精神世界的最直接的体现,比如我国被誉为“吃货志”的奇书《山海经》,除了对山川地貌的纪实化描写,为我们绘制出了一幅真实的远古地图,其中记述的奇物轶事,部分为古人所见,口口相传,部分是古人精神世界的加工产品,将所见所闻神话化,最终通过文字记述下来,流传至今。

  《古事记》就是这样一本书。它记述了日本古代世界的神话。关于日本的神话故事,现在国人大部分了解的也许是关于各种阴阳术、式神等阴阳师的相关文化,但实际上,日本是有自己的正统的神话体系的。接下来我们就来慢慢了解一下。

  

  一.关于《古事记》

  《古事记》这部书是由日本奈良时代(同时期唐睿宗至唐德宗时期)的文官——安万侣所著。奉当时元明天皇敕令,根据舍人稗田阿礼的口述,记录、编写而成。唐朝时,日本曾多次派遣船队前往长安学习大唐文化,这时,《山海经》、《搜神记》等古籍早已成型,故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认为是受了中原文明的启发而开始编著《古事记》。

  《古事记》是日本最早的古典文学,著名的有两种,散文有《古事记》,散文总集有《万叶集》(新年号“令和”的出处)。在这个时期,奈良朝文化全然是以中国文化为主的。推古女帝时圣德太子摄政,定宪法十七条,政治取法隋唐,宗教尊崇佛法,立下根基,是二十年后“大化革新”的发端。年号与谥号的采用,以及最重要的对——文字的借用。当时社会上有势力的人大抵有相当的汉文化底子,能写作诗文。

  《古事记》的内容,是由两种材料混合编成,即帝纪与本辞。帝纪即历代天皇的历史;本辞又称旧辞,也就是现在的神话,传说,或者民间故事,与《山海经》一样,主要都是口头相传的的民间文学。一般认为都是将《古事记》当做日本古典文学,当做日本的一本古代的传说集来看待。

  

  二.《古事记》的创世神话

  古时的神话,不管是哪个地区的哪个国家,都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那就是将历史与神话的互相转化,这也是不论每个国家的神话体系都如此相似的缘故:将开国者形象夸大化,建立稳固的对政权并获取所谓“人神合一”的合理性。仔细观察一下各国神话,有两个要素都是必定存在,并且在整个国家的文化中占据重要地位的神话:创世神话与救世神话。在中国,创世者是盘古大神,救世者是女娲大神;在西方,创世者是上帝,救世者是耶稣。而在日本,同样的配置也是有的。

  在日本神话中,创世者有两人,伊耶那岐与伊耶那美,这二人既是兄妹又是夫妻,与我国的伏羲女娲形象有些相似。与希腊神话中的至高神宙斯掌有的神殿一般,日本众神也有一个固定居所——高天原。伊耶那岐与伊耶那美在高天原中诞生的时间相对较晚,分别为第十一位和第十二位神。以伊耶那美神的诞生为线,与之前诞生的十一位神并称神世七代。在这之上还有一位天神,天神命伊耶那岐与伊耶那美去建造一座漂浮着的国土。二神依靠天之琼矛建立了国土地基,二神交合生下了八个十分称心的孩子,这八个子女后来化作了日本的国土。而后又生育诸神,最后伊耶那美神在生育火神时,被烧伤而死。这既是日本的创世神话,也是日本的造神神话,因此伊耶那岐神与伊耶那美神在日本神话中占有至高地位。

  当然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在其他国家的神话中,天地中首先诞生的神皆为创世神(如盘古、上帝),而日本神话则不尽然。在关于日本神话的各方记述中我们都会在开篇看到天神的存在——第一位诞生的至高神(地位也最高)——但在创世以后的记述中,包括《古事记》,都无她的任何存在痕迹,仿佛她的存在就只是为了交代伊耶那岐与伊耶那美两位大神创世。不得不说这一点真的很奇怪。

  

  三.从《古事记》看日本的存在

  《古事记》是日本远古史的重要载体,通过这本书,可以说大致为我们还原了日本的远古风貌。这本书以其在文学和历史两方面的重要地位而著名,无论它的真实性高低与否,但毫无疑问它被祖祖辈辈的日本人接受并奉之为民族的古书。除了上文论述的部分神话内容外,书中更多的描写的是关于远古时代的天皇们的所在所为,也就是帝纪部分。与《史记》中帝王本纪的部分不同,帝纪中记载的天皇,内容更偏向于家庭琐事,例如有多少个妃子,喜好如何,还有他们的一些功绩等等,更像是一段简短的人物生平记述。将天皇看作至高神,并不断为之寻找依据创造依据,单从这个角度,《古事记》已经远远超出安万侣的写作时希望这本出对当时群体所发挥的作用了。

  日本的神话体系与其他国家神话的最大不同就是它的影响程度。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将自己的远古历史与神话紧密联合在一起的(当然这也与日本独特的天皇文化相关)。伊耶那美所生的三个孩子中,掌管天空的是后来拥有至高地位的天照大御神;而掌管大地的,是后来的日本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的曾祖,天照大神之孙“迩迩艺命”——因为这世界的合理掌管者,必须是天皇的直系祖先。这也正是这本书与众不同的地方——它定下了这个国家的等级,人就是人,神就是神。人与人之间的等级阶层划分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是什么样的人,自出生起就已决定,再难改变。

  再换个角度看来,《古事记》比起神话,更像是日本人的精神寄托。《古事记》前,日本人也好,国家也好,如同无根的浮萍,漂流在大海上不知去往何方;《古事记》出现后,从此灵魂有了归宿,国家有了去处。书中的叙述一眼看过去,很多都不可信。但就是这些看上去不可信的文字,成为了整合一个民族精神的不可思议的存在。如果没有这些文字,这个国家的国民,灵魂上将成为一座座孤单,行为没有底线,精神没有依托,灵魂上失去共鸣。这本书,它是神话的整合与载体,更是民族的精魂所在。

  

  四.总结

  《古事记》是日本早期文化的两大著作之一,它是现代人在研究日本古代史时的珍贵文献。它反映的诸多文化都是现代的我们迫切想要知道并在不断追寻的。天皇文化、神话体系是这本书的主体,经过周作人先生的翻译后,流传范围更加广阔,这本书的存在价值现在早已超过它内容的意义。

  参考书籍:

  [1]安万侣:《古事记》,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

  [2]庄培章:《从《古事记》探究日本皇室起源的神话》,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

  神话的存在,是古人的精神世界的最直接的体现,比如我国被誉为“吃货志”的奇书《山海经》,除了对山川地貌的纪实化描写,为我们绘制出了一幅真实的远古地图,其中记述的奇物轶事,部分为古人所见,口口相传,部分是古人精神世界的加工产品,将所见所闻神话化,最终通过文字记述下来,流传至今。

  《古事记》就是这样一本书。它记述了日本古代世界的神话。关于日本的神话故事,现在国人大部分了解的也许是关于各种阴阳术、式神等阴阳师的相关文化,但实际上,日本是有自己的正统的神话体系的。接下来我们就来慢慢了解一下。

  

  一.关于《古事记》

  《古事记》这部书是由日本奈良时代(同时期唐睿宗至唐德宗时期)的文官——安万侣所著。奉当时元明天皇敕令,根据舍人稗田阿礼的口述,记录、编写而成。唐朝时,日本曾多次派遣船队前往长安学习大唐文化,这时,《山海经》、《搜神记》等古籍早已成型,故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认为是受了中原文明的启发而开始编著《古事记》。

  《古事记》是日本最早的古典文学,著名的有两种,散文有《古事记》,散文总集有《万叶集》(新年号“令和”的出处)。在这个时期,奈良朝文化全然是以中国文化为主的。推古女帝时圣德太子摄政,定宪法十七条,政治取法隋唐,宗教尊崇佛法,立下根基,是二十年后“大化革新”的发端。年号与谥号的采用,以及最重要的对——文字的借用。当时社会上有势力的人大抵有相当的汉文化底子,能写作诗文。

  《古事记》的内容,是由两种材料混合编成,即帝纪与本辞。帝纪即历代天皇的历史;本辞又称旧辞,也就是现在的神话,传说,或者民间故事,与《山海经》一样,主要都是口头相传的的民间文学。一般认为都是将《古事记》当做日本古典文学,当做日本的一本古代的传说集来看待。

  

  二.《古事记》的创世神话

  古时的神话,不管是哪个地区的哪个国家,都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那就是将历史与神话的互相转化,这也是不论每个国家的神话体系都如此相似的缘故:将开国者形象夸大化,建立稳固的对政权并获取所谓“人神合一”的合理性。仔细观察一下各国神话,有两个要素都是必定存在,并且在整个国家的文化中占据重要地位的神话:创世神话与救世神话。在中国,创世者是盘古大神,救世者是女娲大神;在西方,创世者是上帝,救世者是耶稣。而在日本,同样的配置也是有的。

  在日本神话中,创世者有两人,伊耶那岐与伊耶那美,这二人既是兄妹又是夫妻,与我国的伏羲女娲形象有些相似。与希腊神话中的至高神宙斯掌有的神殿一般,日本众神也有一个固定居所——高天原。伊耶那岐与伊耶那美在高天原中诞生的时间相对较晚,分别为第十一位和第十二位神。以伊耶那美神的诞生为线,与之前诞生的十一位神并称神世七代。在这之上还有一位天神,天神命伊耶那岐与伊耶那美去建造一座漂浮着的国土。二神依靠天之琼矛建立了国土地基,二神交合生下了八个十分称心的孩子,这八个子女后来化作了日本的国土。而后又生育诸神,最后伊耶那美神在生育火神时,被烧伤而死。这既是日本的创世神话,也是日本的造神神话,因此伊耶那岐神与伊耶那美神在日本神话中占有至高地位。

  当然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在其他国家的神话中,天地中首先诞生的神皆为创世神(如盘古、上帝),而日本神话则不尽然。在关于日本神话的各方记述中我们都会在开篇看到天神的存在——第一位诞生的至高神(地位也最高)——但在创世以后的记述中,包括《古事记》,都无她的任何存在痕迹,仿佛她的存在就只是为了交代伊耶那岐与伊耶那美两位大神创世。不得不说这一点真的很奇怪。

  

  三.从《古事记》看日本的存在

  《古事记》是日本远古史的重要载体,通过这本书,可以说大致为我们还原了日本的远古风貌。这本书以其在文学和历史两方面的重要地位而著名,无论它的真实性高低与否,但毫无疑问它被祖祖辈辈的日本人接受并奉之为民族的古书。除了上文论述的部分神话内容外,书中更多的描写的是关于远古时代的天皇们的所在所为,也就是帝纪部分。与《史记》中帝王本纪的部分不同,帝纪中记载的天皇,内容更偏向于家庭琐事,例如有多少个妃子,喜好如何,还有他们的一些功绩等等,更像是一段简短的人物生平记述。将天皇看作至高神,并不断为之寻找依据创造依据,单从这个角度,《古事记》已经远远超出安万侣的写作时希望这本出对当时群体所发挥的作用了。

  日本的神话体系与其他国家神话的最大不同就是它的影响程度。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将自己的远古历史与神话紧密联合在一起的(当然这也与日本独特的天皇文化相关)。伊耶那美所生的三个孩子中,掌管天空的是后来拥有至高地位的天照大御神;而掌管大地的,是后来的日本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的曾祖,天照大神之孙“迩迩艺命”——因为这世界的合理掌管者,必须是天皇的直系祖先。这也正是这本书与众不同的地方——它定下了这个国家的等级,人就是人,神就是神。人与人之间的等级阶层划分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是什么样的人,自出生起就已决定,再难改变。

  再换个角度看来,《古事记》比起神话,更像是日本人的精神寄托。《古事记》前,日本人也好,国家也好,如同无根的浮萍,漂流在大海上不知去往何方;《古事记》出现后,从此灵魂有了归宿,国家有了去处。书中的叙述一眼看过去,很多都不可信。但就是这些看上去不可信的文字,成为了整合一个民族精神的不可思议的存在。如果没有这些文字,这个国家的国民,灵魂上将成为一座座孤单,行为没有底线,精神没有依托,灵魂上失去共鸣。这本书,它是神话的整合与载体,更是民族的精魂所在。

  

  四.总结

  《古事记》是日本早期文化的两大著作之一,它是现代人在研究日本古代史时的珍贵文献。它反映的诸多文化都是现代的我们迫切想要知道并在不断追寻的。天皇文化、神话体系是这本书的主体,经过周作人先生的翻译后,流传范围更加广阔,这本书的存在价值现在早已超过它内容的意义。

  参考书籍:

  [1]安万侣:《古事记》,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

  [2]庄培章:《从《古事记》探究日本皇室起源的神话》,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