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梅山老兵林海发:从讨饭娃到血洒战场的英雄

梅山老兵林海发:从乞丐变成了在战场上洒血的英雄

北仑新闻网

2015年7月2日。图为林海法在建党94周年向倒下的同志致敬。 (记者邝晔)

照片显示1950年4月19日解放舟山(定海)战役中,林海发(前排左四)与柴桥侦察连年轻突击队同志合影 (记者邝晔备注)

北仑新闻网(记者邝晔记者沈琼云、张明君、谢阎娜)80岁的林海法来自梅山街梅中村 70年前,在他10岁的时候,他偷偷溜出家门乞讨食物。六十八年后的2013年,他已经80多岁了。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他带着妻子和十几枚兵役奖章回到了家乡。

昨天,记者在梅山疗养院采访了林海发 林海法出生于1935年7月4日,再过两天就是他的80岁生日了。 这位老人有一头银发和一头骆驼背,但他很健壮。

当我十岁的时候,我愤怒地逃离了我养母的家庭。我在宁波乞讨时,在浙江东部遇到了新四军游击队的一名成员。

林海发出生在梅中丹芝村一个非常贫困的农民家庭,原名叶 家里有三个兄弟和一个姐妹,他是最小的。 1944年,因为他的家庭很穷,他的父母把他卖给了梅西村狄龙的阿林一家,作为他们的儿子,并把他的姓改为林。

“当我家可以说是‘屋顶上没有瓦片,底下没有寸土地’的时候,那么多人想吃东西,都等不及饿死了 林海法告诉记者,当时梅山的饮食困难很普遍,也不是把孩子领养给他人的例子。 最后,林家用他换了100公斤干红薯 “当时,林家只有一个养母和一个老太太。根据他们的资历,我应该叫她祖母 此外,家里没有其他男人。 而且奶奶对我不是很好,经常凶我 所以一气之下,我跑掉了 ”林海法说道

1945年的一天,林海发利用抗日战争期间到处动荡的局势,和一个来自同一个村子的儿时伙伴李私奔了。 像他一样,李的搭档被迫收养了这个家庭。 后来,两个人一起乞讨 走到柴桥时,小李被柴桥的李氏家族收留了,而林海发不愿意接受,因为她是外姓。

林海法独自来到宁波市 没想到,在宁波乞讨时,他遇到了新四军浙东游击队的一名地下党员,从此改变了他的生活 地下党员利用乞讨来掩盖自己的行踪,在日常乞讨过程中会从日军和伪军那里得到信息,并将其送到新四军浙东游击队总部所在地思明山抗日革命基地。

那一年,林海法10岁。 因为林海发是宁波人,他能说地道的宁波方言,而且因为他年轻,不容易被怀疑。 得知林海发的生活背景后,这位地下党员向组织汇报,并决定留在身边,这样更容易传递信息,为党培养良好的前景。

“我们一起乞讨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他突然把一个小竹筒塞进我的衣服里。竹筒里有一张纸 让我不要把它拿出来直接送到余姚市梁弄镇 ”林海法说,到达目的地后,他知道了让他送信的人的真实身份

军队在加入华东野战军后北上参加淮海战役。

在战争年代,我为能为党做点什么感到非常自豪。 ”林海法说道 直到抗日战争胜利,日本投降,浙东新四军游击纵队开始向北撤退,林海法也率军北上 同年11月,浙东部队撤回江苏涟水休整。林海法随后带着一支部队抵达山东,加入华东野战军参加解放战争。

1945年12月参加高邮运动;1946年1月,为了配合津浦路战争,我们攻占了陇海路东段(现兰州至连云港)的运河、大炮等车站。1946年10月,他参加了涟水保卫战。1947年1月,林海法参加了鲁南战役.在与国民党军队的激烈战斗中,1948年11月6日爆发的淮海战役给林海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历史书记载,淮海战役是三次战役中代价最大、破坏性最大、政治影响力最大、最复杂的一次。 对于经历过战争的老兵林海法来说,这是一场最值得骄傲的战斗。 “没有一句话,叫做‘赤脚穿着皮鞋开车走了’,指的是战斗 林海法说,中国人民解放军只有六十万人,国民党只有八十万人。 一个是小米加步枪,一个是机械化重武器小组

那为什么小米加步枪能打败装备精良、实力强大的国民党军队?

说起过去,林海法兴高采烈。他激动地回答:“这一切都是人民群众的功劳!”淮海战役爆发前,林海法和他的同志们经过山东省的一个村庄。 当他们经过村子时,当地人拿出他们仅有的面粉,做煎饼给他们吃,但是他们自己带着他们的老家人,吃从山上挖来的野菜。

“为了喂我们的马,他们还去他们家的屋顶,拉下干草喂它们 ”林海法说,士兵们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这一点,心里哭了。在去战场之前,每个人都聚集了所有的力量,因为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迅速完成战斗,让老百姓过上美好的生活。

淮海战役后,他们随部队南下到大榭、金堂和登布岛侦察。

1949年1月,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进行血战后,战场上的胜利天平转向了共产党。 1月10日淮海战役结束前,共产党获悉一些国民党军队已经开始向南撤退。为了进一步消灭残余势力,华东野战军取得了胜利。 1月3日,华东野战军南下,林海发第一次穿上军装。那一年,他14岁。

同年2月,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三军,统一全军编制和军队名称。 因为林海法是南方人,军队决定让他担任第六十八师侦察连的通讯官。 后来,在南方,他还参加了解放南京、杭州、上海、舟山群岛等战役。

1950年4月19日舟山群岛战役和浙东反匪斗争中,侦察连的林海法青年突击队也经过柴桥。然而,考虑到童子军任务的高度保密性和他不能轻易透露自己的身份,他克制了对亲属的想法,自觉遵守军队纪律,再也没有回到梅山的家乡。

幸运的是,柴桥的一家照相馆给林海发和他在侦察连的青年突击队拍了一张合影,让他有了一个额外的想法。 虽然这张照片很旧,但林海发仍然保存得很好。

在舟山群岛解放战争中,部队利用林海发讲当地语言的能力,派他扮成渔夫,在大榭岛、刘恒岛、金堂岛和登布岛进行侦察,为部队收集国民党军队的防御情报。

1950年11月初,舟山群岛战役和浙东盗匪斗争结束后,林海法带着部队回到上海和周浦。 到达上海后,部队连夜乘火车前往辽宁。 “当时,每个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火车已经开得很快了。虽然每个人都沉默不语,但他们心里知道一定有什么伟大的事情在等着我们……”林海法说

在朝鲜战场被美军刺伤

根据林海法的记忆,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部队一个接一个地乘坐着当时志愿者使用的普通军用火车(普通火车,也叫“闷罐车”)。

“直到火车在辽宁省丹东停下来,我们才明白,当时我们看到当地人拉着‘热情欢迎志愿者’的横幅,站台附近有武装士兵,两边堆满了猪、鸭、粉丝等食物。 ”林海法道,“本来这个任务,就是参加朝鲜战争 “

1950年11月,林海法的军队越过鸭绿江 当时,朝鲜寒冷多风。天空中空,除了鹅毛般的大雪之外,还不时有美国军用飞机飞来。 为了避免敌人的轰炸,林海法和公司的170多名同志躲在山上废弃的矿洞里,白天帮忙修桥铺路,给部队送信,晚上进行侦察。

1951年1月,为了配合第38、39和40军围攻第1骑兵师(机械化王牌师),林海法的第9团在宋时轮和陶勇的带领下拦截了敌人的退路。侦察连连续6天6夜爬上高山,在大雪中爬上山脊,以赶上“老虎团” 由于寒冷,公司30%的同志在途中死亡,其中大部分都冻伤了。 “6日午夜,我们的侦察连遇到了一支约30人的美国特种部队 他们全副武装,装备精良,我们只有步枪,那时我们的体力已经耗尽。 经过一夜的战斗,整个公司几乎被彻底消灭,最后只剩下包括我在内的8个人。 ”林海法说道

“但是,武器比别人多,那我们就得硬拼,我们的数量总是比他们多,有些同志直接拉开腰间的手榴弹,嘴里喊着祖国万岁,抱着敌人一起灭亡 ”林海法回忆说,当时他自己差点在战场上丧生。战斗中,一名美国士兵拿起一把三角形刺刀刺伤了他的腹部。刺刀拔出后,他的肠子跟着他出来了。 幸运的是,他随身带着一把小左轮手枪。杀死对方后,他立即拿出急救箱,把肠子塞回胃里。之后,他摔倒了,失去了知觉。

他被从死者身上剥光衣服,送往医院。然后他回来休养,接受了党的培养。

“当我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我听到护理人员说我们八个人是军队在死者中找到的。由于伤势太严重,其他七人不幸死亡,留下我一个人。 “林海法说他是公司里唯一剩下的人,所有的荣誉都给他了,所以他没有理由活得不好。

经过3个月的休养,林海发从沈阳桥头陆军医院第二分院出院,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一年,他16岁。 “出院后,该组织考虑到我受的重伤,不再允许我去朝鲜战场,而是让我去齐齐哈尔空13号军用飞机空学校学习文化和技术,同时学习当时的通信技术 ”林海法表示,学习3年后,他被调到东北某空军事顾问通信总部的通信营维修设备,但后来由于工作出色而被提升为公司负责人。

1954年底,解放军总参谋部第二部(General Staff)缺少通讯技术人员,所以林海法被调到过去。 但是最让他高兴的是那里所有的人都是党员。 林海法回忆起这段往事非常激动。 因为他从小就接受党的训练和教育,把党当成自己的母亲,所以他周围的人都是党员,他感觉很好。

1958年,中国遭受了自然灾害。成千上万的复员官兵、知青和干部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怀着保卫和建设边疆的崇高理想来到了北大荒。林海法就是其中之一,他加入了黑龙江85O农场第三生产大队的青年突击队。 一年后,林海发因许多地方缺电被转移到黑龙江虎林电厂。在电厂工作了一段时间后,该组织以一名被调到另一份工作的学生的名义将他调到哈尔滨电力学校学习了5年。 毕业后,林海法成为助理工程师,多年后,他成为高级工程师,直到退休。

逛了70年后,林海法和他的妻子回到了眉山。

我一生都在接受党的训练。只要组织需要,我就义不容辞,因为我是共产党员,肩负着为人民服务、忠于党的使命。 ”林海法说,晚年他住在哈尔滨市南岗区红旗新区。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看着自己的子女和孙子成为家庭成员。此外,北方的天气更冷,他的身体越来越差,落叶归根的想法变得越来越强烈。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因为他经常躲在矿井里,肩膀患风湿病,腹部做过手术,站直会导致伤口,所以这些年来,他的背变得越来越驼,他忍不住了 ”林海法说道 两年前,他告诉黑龙江省的当地党组织他想回到家乡并申请支持。 “在这一生中,他一直跟随党,并养成了向党报告的习惯。如果你让他不要报告,他会很担心你的。 ”林海法的妻子李书焕说道

回到家乡眉山后,林海法得知他的大部分亲戚都不在了,只剩下他的二哥和养母。 今天,林海法和他的妻子住在梅山疗养院。 虽然只有30到40平方米的房间,但林海法和他的妻子很满意。 最近,林海回来学习二胡,并伴着妻子的琵琶,在晚年“演奏竖琴和口哨”。

逛了70年后,林海法和妻子从吉林长白山回到眉山,仿佛他以前从未到过这个小岛。

7月4日是林海法的生日,他希望现在所有的老人都能有安全感、安全感和幸福感,实现70年前同志们的梦想,过上幸福的生活。同时,他也希望年轻一代能够为更好地建设祖国、珍惜现在而努力。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