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房子被烧,妻子独自带着两个孩子,丈夫却借口有事离开了家

  有事冲我来,莫伤我妻儿

  房子被烧,妻子独自带着两个孩子,丈夫却借口有事离开了家

  龙子和孤狼分别之后,便急匆匆的赶回家中,等到了家中之时看着屋舍已被焚烧成灰,院墙四周是死去的鸡狗。

  “无耻天兵,有种你冲我来,你害我妻儿干嘛?”说完就瘫倒在地上,声泪俱下,他疯狂的拔弄着烧焦的房舍。

  突然背后一声爹爹,有孩童喊来:“爹爹,爹爹,你去哪里了,一年多没有回来了”两个孩子开心的朝着他跑去,他惊喜的抱着孩子。

  天上一日,人间已过一年。

  妻子背着一袋粮食,面带倦容的望着他:“回来了”,然后放下粮食头走向他,紧紧的扑在了他的怀里,捶打着他,埋怨着:“你怎么才回来,你怎么一年才回来”,他也紧紧抱着妻子。

  “你额头怎么破了?”妻子心疼的摸着他的额头。

  “没事,没事,回来的路上一不小心摔倒了,一点也不疼”他握着妻子手说道。

  “你们去哪了?”龙子问妻子

  “家中的粮食吃完了,我就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娘家住了几天,这房子怎么了?怎么被烧了?”妻子焦急问道。

  “没事没事,被雷击了着火了吧”

  说完亲吻了妻子的额头,“你去收拾一下东西,我们现在就搬家”

  房子被烧,妻子独自带着两个孩子,丈夫却借口有事离开了家

  携妻儿隐居洞穴,为娘子打造木房

  妻子看的出丈夫心中有事,也没有多问,便进屋看看有没有能用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夫妻二人就带着两个孩子趁着夜色向北方走去,孩子走累了,他就把孩子抱在怀里,牵着妻子,连续走了一夜。

  来到了一处深潭,他倾吐龙气,一道薄雾出现在脚底,夫妻二人带着孩子踏着薄雾缓缓的向潭底落去。

水道,夫妇二人进入潭底洞穴之中,潭底寒冷异常,两个孩子倒还好,兴奋的在四周跑来跑去,妻子是凡夫肉身冻的嘴唇发乌,瑟瑟发抖,丈夫心疼的将她拥入怀中,又升起了一堆篝火。

  “娘子,你在这里看着孩子,我出去办些事情,去去就回”

  妻子不舍得拽着他的袖口,生怕他又一去久不归。

  “乖,听话,我这次去去就回,当天就能回来,你在这里烤烤火,看好孩子”,说完便化龙腾空而起。

  房子被烧,妻子独自带着两个孩子,丈夫却借口有事离开了家

  芊芊细手扯衣袖,怕君一去久不归

  听说西海三太子几百年前护送唐僧去西天取经时路过火焰山,曾取回来几块火焰山石,龙子便去西海借来了一块火焰山石,他把石头放在洞穴深处,又带着两个孩子上街买来木头,亲手打造了一个木房,带着妻子去集市中购置了红妆,买来了梁祝,供妻子解闷。妻子爱弹古琴,丈夫又去东海蓬莱仙岛砍下千年楠木做了一把琴送给妻子。

  往后数年,白天他陪着妻子在苍山脚下草原之上放羊牧马,看着孩子在草原上追逐野兔,撒欢跑马,夜晚用着避水龙珠带着妻儿畅游北海,看珊瑚成群,鲸起鲸落,海草曼舞。

  妻子一天天老去,直到白发苍苍,她躺在他的怀中问道:“这辈子,遇见你真好,好久没有回那个小山村了,你带我回去吧”说完便在他的怀中睡去。

  几日后,一个老人带着两个后生在一座玲珑的墓前燃纸种花。

  “爹,娘走了,我们以后去哪里?”孩子问道。

  “去西海”

  龙子带着信物来到西海,将自己的两个儿子托付给西海龙王,自己便隐居在一汪浅潭做了河伯。

  玉头开口诉缘由,老龙内心有不甘

  直到我会说话,我常常看着师傅拿着梁祝看,那书被已经泛黄,他一会发笑一会发呆,我问师傅,书中是不是有美女,师傅看了看远方,点了点头。

  我来了好奇心,问道:

  “何为美女?”

  “纤指,明眸,柔腰肢”

  “可否具体?”

  “橘子香气”

  “可否再具体”

  “你师娘”

  师娘?我在心里哈哈大笑,师傅好不知羞,竟然这样夸自己娘子。师傅见我坏笑,就用竹尺敲了敲我的头。

  有时候他也怅然若失的望着北面,一坐就是一昼夜,不曾合眼,我问师傅:“师傅可有不甘?”

  “有”他落寞的对我说道。

  “何为不甘?”

  “大海星辰皆不得”

  “可否具体?”

  “梦乡远方不可及”

  “可否再具体?”

  “曾有你”

  有我?有我啥事,我又嘀咕了起来,“啪啪”两下竹尺敲在头上。

  “我说的是你师娘,你个小屁孩,你懂啥”师傅说道。

  房子被烧,妻子独自带着两个孩子,丈夫却借口有事离开了家

  我摸了摸头:“又是师娘”。

  师娘,师傅他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