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长篇传奇小说《兰花巾》第一部——《逃亡》(29-30)

  ARTTOWN2019.8.21我要分享

  原 无/著

  原无,本名吴志民。报纸编辑,河南上蔡人。著有《非礼春秋》、《春秋100经典故事》等。

  

  29 听说父亲离世

  “先逃走。先逃到王城,如果那里不安全,就赶到双龙山找我伯伯。”

  “不过,我不能不明不白地离开。我想知道阴谋背后的真相,想找出罪魁祸首。等找到真相我就离开。”士雍点头同意。

  “既然你这样决定,也好,等我帮你探清真相,你就离开。我已经得知一些信息。”

  “你已经有所发现了吗?”

  “那天在朝廷上,宜忌公子最希望从严惩处你父亲,但众大臣求情,君上并没有想下重手。但是,恰在那时有人送去了一封绢书,君上看过后态度急转直下,一瞬间暴怒异常。”赵衰描述道。

  “谁送去的?”士雍吃惊问。

  “东郭五。”

  “东郭五,雪姬的亲信。”士雍的声音变得低缓。

  “如果按现在的情况推测,中宫的嫌疑最大。”

  “别忘了,少姬也和东郭五关系紧密。”士雍提醒。

  “如果绢书和少姬有关而雪姬不知情,说明什么?”赵衰问。

  “说明宫中的关系更为复杂莫测。”

  “那就更可怕。”

  “信上写的是什么?”

  “我还没有查出信的内容,没有查出是谁写的。到底写的是什么内容能使君上那样暴怒?”

  “朝廷里没有人知道信的内容?”

  “好像没有,君上没有让别人看。没有交给大司寇。”赵衰回忆道。

  “绢书,绢书。”士雍口中念念。

  “看来,你还——不知道,”赵衰看着士雍良久,哽咽道,“士伯不在了。”

  士雍看着赵衰逐渐变暗的神色,吞吞吐吐的样子,心里越来越紧张,直到听见这几个针扎般的字,终于瞬间崩溃,不禁失声叫道:

  “什么?!”

  “士伯他已经离开了人世。”赵衰嘴唇颤动,缓缓说道。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仅仅几个字说出口来为什么这么难。

  士雍一下子呆住,眼泪瞬间模糊了双眼。

  接着颓坐在地上。

  “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父亲!”士雍捶打着自己的头。

  “不,怎么能是你的错?这是一场阴谋。”赵衰蹲下,轻轻拉住士雍。

  士雍哽咽了一阵子,颤声问:

  “是什么时间,我父亲是怎么没的?”

  “在牢狱里,事实上你还没有来新田之前他老人家就不在了。本来士伯不需要被送进牢狱,可以直接回家。却有人把他送了进去,然后又故意隐瞒了消息。第二天我才听说他突然离世。我马上去牢狱看他,牢狱的人说士伯是畏罪自杀。”

  “谁把他送进了牢狱?!”士雍浑身颤抖。

  “掌管刑狱的是大司寇。对于士伯这样的身份来说,只有他敢下令。但是牢狱的人却告诉我们是君上的命令,是公子宜忌传达的命令。”

  “荀叹息、宜忌、后宫,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士雍眼里流出悲愤的泪水。

  “也许问题很大。我们安葬了士伯,也在暗中探听着消息。尽管没有找出有力证据,但判断应该与雪戎人有关。效力雪戎人的党帮就是兰花巾。”

  “他们已经对我动手了。”士雍平静说道。

  “果然是兰花巾!赶紧逃走吧。”赵衰听了大惊。

  “这个时候能往哪里逃?”

  “天下之大,怎么能无处可逃?双龙山就可以。”

  “还没有到逃跑的时候。现在与其逃跑,不如反身一搏。”

  “传说他们不是一般的残忍。”

  “已经领教过了,没有那么可怕。”

  “不会的。这只是开始!”

  “我决定应战了。我要看看他们的幕后是谁?”士雍的眼里涌起从没有过的坚毅。

  “应战?你可知道,他们不止是一个人?”

  “谢谢你为家父善终!”士雍扑通一声跪下,“都是我不孝。”

  “快起来。”赵衰赶忙拽起士雍,“兄弟之间何须如此?”

  “我会回去的,我还要惩罚杀害我父亲的凶手。”

  “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尽管那些人现在张狂,我相信他们不会有好下场。”

  赵衰让仆人搬来了一些行李包裹,对士雍说:“我给你带来了一些书简和一些衣物,以备不时之需。”

  送别赵衰,远远目送他的身影离去,士雍转身走回去。

  “好像是赵家公子来了?”晋季走过来。

  士雍沉沉点头。

  “别伤感了。日子还要过。走,到我家里喝一杯,认认门。”

  不多时,他们来到一处篱笆院围着的茅屋。

  晋季推开栅栏门,请士雍进了茅屋。

  “让公子委屈了。这里十分简陋。”

  “什么委屈不委屈,你我现在身份相同。”

  “对公子来说,落到现在的囧况,只不过是一场磨难和考验,就象文王被拘禁在羑里,太公被冷落在乡野,迟早会有被人赏识的一天。”

  “季兄高看了,我怎敢与他们相比?”

  “在晋人眼里,公子之才,高如太行,渊如东海,只是犹如蒙尘之玉,尚未遇到能够佩戴此玉之主。”

  士雍听着大惊,心里想:难道国人都这样看我,教我又如何不在危险中?

  “内人听说招待公子,已经宰了一只鸡。如不嫌弃,公子就不要推辞了。”

  “恭敬不如从命。”士雍抱拳。

  说着话的时候,晋季夫人已经把鸡和酒端了上来。

  “我们先来一经程,今日不醉不休。”晋季提起一经程酒。

  酒还没有开始喝,晋季夫人又提过来一经程。

  “你身为温府车驭长,温府不限制你饮酒?”士雍不解地问。

  “我有原则,驾车不喝酒,喝酒不驾车。从不影响干活。”晋季答道。

  “诶,尊夫人就这么支持你喝酒?”士雍小声问。

  “当然,别的不说,她就支持我喝酒。有客人朋友时一起喝,没客人朋友时就自己喝。看我烦躁郁闷时,她就赶我出去找人喝。”

  说着,夫妻两个人就相互看着笑起来,士雍被笑得莫名其妙。

  “慢慢地你就知道了。”晋季夫人插话。

  “这里没有限酒令?”

  “和绛城不一样,这里小地方,喝酒没人管的,没有谁忍到祭祀时候喝。还有一些人在私下酿酒呢?漫漫长夜,不喝点酒怎么打发时光啊。”

  “既然这样,我那里有位朋友刚刚送来了一些好酒,明天就运过来,存放在这里,慢慢喝,怎么样?”

  “好啊。一喝酒我忽然想起了梁风靡。他一次酒喝多了,我照顾他,他迷迷糊糊说出‘游氏’两个字,说的时候特别悲伤,情绪失控,很可怕。我也不敢多问,只是觉得非常奇怪。”

  “他说‘游氏’?游氏和他有什么干系?有他们的朋友?他的亲戚?”

  “我在梁府这么多年,没有发现和游氏相关的什么,也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什么?”

  

  30 庆贺

  次日。晋季来到温府,看到府上喜气一片,好奇地向人打听,府上遇到了什么好事。

  一位仆人高兴说:“听说君上要赏赐宗主了。”

  另一位仆人纠正:“哪里是这样?是宗主要被朝廷重用了。”

  管家走了过来,两个人都忙闭上嘴。

  “晋季随我来,宗主有事召你。”管家向晋季招手。

  晋季随管家来到温府厅堂,随即施礼拜见宗主。

  温宗主道:“晋季平身。是这样,朝廷传来消息,说君上对我管制的新田城十分满意,政通人和,秩序安稳,特让大司寇亲自嘉奖。至于说朝廷夏季祭礼结束时予以重用,或许只是说说。这嘉奖的礼物,朝廷不便逐一派送,要求我们派人前去都城领取。这里去都城虽然不算很远,但道路崎岖,走起来并不容易。需要一个技术好、办事稳妥的人驾车前往。我考虑,晋季去我最放心,免得贵重礼物被碰坏。”

  “承蒙宗主看重,小臣一定为宗主办好差事!请问宗主何时出发?”

  “这个不用急,这几天你什么都不用做,好好休息一下,仔细检查车马,三五日后再出发不迟。”

  “谢宗主,我这就去准备。”

  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晋季还在专心维修查看马车,他已经查看检修了好几个时辰。

  圉人走了过来。

  “晋季,听说你领到了好差事,要出远差去都城了。这样的好事不能不庆贺啊。我请你吧。”

  “说好了为你升上圉师祝贺,还是我请你。”

  “喊上士雍,我们一同畅饮。”

  “好的,一会儿就可以去我家。”

  “那要我带点什么?我不能白喝你的酒。”

  “呵呵,你什么时候不白喝?”

  “这回我有好酒给你带去。”圉人得意说。

  “算了,不是你的吧?”

  “你都知道了?”

  “哼。少给我来这一套。”

  “得。我多背几罐。”

  晋季放下手中的活说:“我要收工了,回去看老婆准备的如何了。”

  晋季回到家里、摆好酒时,已是黄昏时分。

  这时,圉人高兴地哼着小曲一步三摇地来到晋季家。

  晋季使劲地朝他身后张望,却连个人影也没有。

  “你在瞅什么?”

  “说好的请士雍公子一起来,怎么只有你一个?他呢?”

  “他今天不舒服,说明日定过来。”

  晋季带他进了屋子,但是一脸疑惑。

  晋季喝着酒听圉人闲侃着,敷衍着他,却还是心不在焉。

  士雍的确是肚子痛,这时候正一个人呆在茅屋里。

  外面,有一个人鬼鬼祟祟观察了几次,然后不声不响地走了。

  晋季和圉人二人喝了一阵子,晋季忽然又问:“他是怎么不舒服?”

  “肚子痛,拉稀。”

  “那更应该来喝酒,没准喝了酒就好了。”

  “这会儿有点晚了吧,日子长着呢。”

  有些酒意的晋季突然态度坚决起来:“不行,我现在去请他来,今天庆贺,没有他在好没有意思。”

  “那我们就一起去。”

  二人摸黑来到士雍的茅屋,此时士雍的肚子好了许多,晚上也没有吃东西。正饥肠辘辘,耐不住两个人的软磨硬缠,就跟他们一起到了晋季家。

  晋季这才畅快淋漓地喝起来。

  三个人都醉熏熏的时候,晋季让他们二人继续喝,自己就起身在家里找活干。拿起一个编了一半的篮子,认认真真地编了起来。

  只见他两手翻动,甚是熟练。

  士雍看着他直发呆:“他是怎么回事?”

  “别管他,我们只管喝。你不知道,他就这样,酒喝到二八板手痒,一定要找活干,要是家里没有活,他会到外面翻地的。”

  士雍晕晕乎乎地叹息:“世上还有这样的癖好,怪不得他媳妇这样支持他喝酒!啊,因为他能喝酒,灌倒寇匪,还救了我一命。”

  二人喝着喝着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忽然,晋季叫醒了他们,让他们往远处看。士雍顺着他的手向远处张望,只见那里一片火光冲天。

  待续——

  收藏举报投诉

  原 无/著

  原无,本名吴志民。报纸编辑,河南上蔡人。著有《非礼春秋》、《春秋100经典故事》等。

  

  29 听说父亲离世

  “先逃走。先逃到王城,如果那里不安全,就赶到双龙山找我伯伯。”

  “不过,我不能不明不白地离开。我想知道阴谋背后的真相,想找出罪魁祸首。等找到真相我就离开。”士雍点头同意。

  “既然你这样决定,也好,等我帮你探清真相,你就离开。我已经得知一些信息。”

  “你已经有所发现了吗?”

  “那天在朝廷上,宜忌公子最希望从严惩处你父亲,但众大臣求情,君上并没有想下重手。但是,恰在那时有人送去了一封绢书,君上看过后态度急转直下,一瞬间暴怒异常。”赵衰描述道。

  “谁送去的?”士雍吃惊问。

  “东郭五。”

  “东郭五,雪姬的亲信。”士雍的声音变得低缓。

  “如果按现在的情况推测,中宫的嫌疑最大。”

  “别忘了,少姬也和东郭五关系紧密。”士雍提醒。

  “如果绢书和少姬有关而雪姬不知情,说明什么?”赵衰问。

  “说明宫中的关系更为复杂莫测。”

  “那就更可怕。”

  “信上写的是什么?”

  “我还没有查出信的内容,没有查出是谁写的。到底写的是什么内容能使君上那样暴怒?”

  “朝廷里没有人知道信的内容?”

  “好像没有,君上没有让别人看。没有交给大司寇。”赵衰回忆道。

  “绢书,绢书。”士雍口中念念。

  “看来,你还——不知道,”赵衰看着士雍良久,哽咽道,“士伯不在了。”

  士雍看着赵衰逐渐变暗的神色,吞吞吐吐的样子,心里越来越紧张,直到听见这几个针扎般的字,终于瞬间崩溃,不禁失声叫道:

  “什么?!”

  “士伯他已经离开了人世。”赵衰嘴唇颤动,缓缓说道。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仅仅几个字说出口来为什么这么难。

  士雍一下子呆住,眼泪瞬间模糊了双眼。

  接着颓坐在地上。

  “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父亲!”士雍捶打着自己的头。

  “不,怎么能是你的错?这是一场阴谋。”赵衰蹲下,轻轻拉住士雍。

  士雍哽咽了一阵子,颤声问:

  “是什么时间,我父亲是怎么没的?”

  “在牢狱里,事实上你还没有来新田之前他老人家就不在了。本来士伯不需要被送进牢狱,可以直接回家。却有人把他送了进去,然后又故意隐瞒了消息。第二天我才听说他突然离世。我马上去牢狱看他,牢狱的人说士伯是畏罪自杀。”

  “谁把他送进了牢狱?!”士雍浑身颤抖。

  “掌管刑狱的是大司寇。对于士伯这样的身份来说,只有他敢下令。但是牢狱的人却告诉我们是君上的命令,是公子宜忌传达的命令。”

  “荀叹息、宜忌、后宫,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士雍眼里流出悲愤的泪水。

  “也许问题很大。我们安葬了士伯,也在暗中探听着消息。尽管没有找出有力证据,但判断应该与雪戎人有关。效力雪戎人的党帮就是兰花巾。”

  “他们已经对我动手了。”士雍平静说道。

  “果然是兰花巾!赶紧逃走吧。”赵衰听了大惊。

  “这个时候能往哪里逃?”

  “天下之大,怎么能无处可逃?双龙山就可以。”

  “还没有到逃跑的时候。现在与其逃跑,不如反身一搏。”

  “传说他们不是一般的残忍。”

  “已经领教过了,没有那么可怕。”

  “不会的。这只是开始!”

  “我决定应战了。我要看看他们的幕后是谁?”士雍的眼里涌起从没有过的坚毅。

  “应战?你可知道,他们不止是一个人?”

  “谢谢你为家父善终!”士雍扑通一声跪下,“都是我不孝。”

  “快起来。”赵衰赶忙拽起士雍,“兄弟之间何须如此?”

  “我会回去的,我还要惩罚杀害我父亲的凶手。”

  “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尽管那些人现在张狂,我相信他们不会有好下场。”

  赵衰让仆人搬来了一些行李包裹,对士雍说:“我给你带来了一些书简和一些衣物,以备不时之需。”

  送别赵衰,远远目送他的身影离去,士雍转身走回去。

  “好像是赵家公子来了?”晋季走过来。

  士雍沉沉点头。

  “别伤感了。日子还要过。走,到我家里喝一杯,认认门。”

  不多时,他们来到一处篱笆院围着的茅屋。

  晋季推开栅栏门,请士雍进了茅屋。

  “让公子委屈了。这里十分简陋。”

  “什么委屈不委屈,你我现在身份相同。”

  “对公子来说,落到现在的囧况,只不过是一场磨难和考验,就象文王被拘禁在羑里,太公被冷落在乡野,迟早会有被人赏识的一天。”

  “季兄高看了,我怎敢与他们相比?”

  “在晋人眼里,公子之才,高如太行,渊如东海,只是犹如蒙尘之玉,尚未遇到能够佩戴此玉之主。”

  士雍听着大惊,心里想:难道国人都这样看我,教我又如何不在危险中?

  “内人听说招待公子,已经宰了一只鸡。如不嫌弃,公子就不要推辞了。”

  “恭敬不如从命。”士雍抱拳。

  说着话的时候,晋季夫人已经把鸡和酒端了上来。

  “我们先来一经程,今日不醉不休。”晋季提起一经程酒。

  酒还没有开始喝,晋季夫人又提过来一经程。

  “你身为温府车驭长,温府不限制你饮酒?”士雍不解地问。

  “我有原则,驾车不喝酒,喝酒不驾车。从不影响干活。”晋季答道。

  “诶,尊夫人就这么支持你喝酒?”士雍小声问。

  “当然,别的不说,她就支持我喝酒。有客人朋友时一起喝,没客人朋友时就自己喝。看我烦躁郁闷时,她就赶我出去找人喝。”

  说着,夫妻两个人就相互看着笑起来,士雍被笑得莫名其妙。

  “慢慢地你就知道了。”晋季夫人插话。

  “这里没有限酒令?”

  “和绛城不一样,这里小地方,喝酒没人管的,没有谁忍到祭祀时候喝。还有一些人在私下酿酒呢?漫漫长夜,不喝点酒怎么打发时光啊。”

  “既然这样,我那里有位朋友刚刚送来了一些好酒,明天就运过来,存放在这里,慢慢喝,怎么样?”

  “好啊。一喝酒我忽然想起了梁风靡。他一次酒喝多了,我照顾他,他迷迷糊糊说出‘游氏’两个字,说的时候特别悲伤,情绪失控,很可怕。我也不敢多问,只是觉得非常奇怪。”

  “他说‘游氏’?游氏和他有什么干系?有他们的朋友?他的亲戚?”

  “我在梁府这么多年,没有发现和游氏相关的什么,也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什么?”

  

  30 庆贺

  次日。晋季来到温府,看到府上喜气一片,好奇地向人打听,府上遇到了什么好事。

  一位仆人高兴说:“听说君上要赏赐宗主了。”

  另一位仆人纠正:“哪里是这样?是宗主要被朝廷重用了。”

  管家走了过来,两个人都忙闭上嘴。

  “晋季随我来,宗主有事召你。”管家向晋季招手。

  晋季随管家来到温府厅堂,随即施礼拜见宗主。

  温宗主道:“晋季平身。是这样,朝廷传来消息,说君上对我管制的新田城十分满意,政通人和,秩序安稳,特让大司寇亲自嘉奖。至于说朝廷夏季祭礼结束时予以重用,或许只是说说。这嘉奖的礼物,朝廷不便逐一派送,要求我们派人前去都城领取。这里去都城虽然不算很远,但道路崎岖,走起来并不容易。需要一个技术好、办事稳妥的人驾车前往。我考虑,晋季去我最放心,免得贵重礼物被碰坏。”

  “承蒙宗主看重,小臣一定为宗主办好差事!请问宗主何时出发?”

  “这个不用急,这几天你什么都不用做,好好休息一下,仔细检查车马,三五日后再出发不迟。”

  “谢宗主,我这就去准备。”

  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晋季还在专心维修查看马车,他已经查看检修了好几个时辰。

  圉人走了过来。

  “晋季,听说你领到了好差事,要出远差去都城了。这样的好事不能不庆贺啊。我请你吧。”

  “说好了为你升上圉师祝贺,还是我请你。”

  “喊上士雍,我们一同畅饮。”

  “好的,一会儿就可以去我家。”

  “那要我带点什么?我不能白喝你的酒。”

  “呵呵,你什么时候不白喝?”

  “这回我有好酒给你带去。”圉人得意说。

  “算了,不是你的吧?”

  “你都知道了?”

  “哼。少给我来这一套。”

  “得。我多背几罐。”

  晋季放下手中的活说:“我要收工了,回去看老婆准备的如何了。”

  晋季回到家里、摆好酒时,已是黄昏时分。

  这时,圉人高兴地哼着小曲一步三摇地来到晋季家。

  晋季使劲地朝他身后张望,却连个人影也没有。

  “你在瞅什么?”

  “说好的请士雍公子一起来,怎么只有你一个?他呢?”

  “他今天不舒服,说明日定过来。”

  晋季带他进了屋子,但是一脸疑惑。

  晋季喝着酒听圉人闲侃着,敷衍着他,却还是心不在焉。

  士雍的确是肚子痛,这时候正一个人呆在茅屋里。

  外面,有一个人鬼鬼祟祟观察了几次,然后不声不响地走了。

  晋季和圉人二人喝了一阵子,晋季忽然又问:“他是怎么不舒服?”

  “肚子痛,拉稀。”

  “那更应该来喝酒,没准喝了酒就好了。”

  “这会儿有点晚了吧,日子长着呢。”

  有些酒意的晋季突然态度坚决起来:“不行,我现在去请他来,今天庆贺,没有他在好没有意思。”

  “那我们就一起去。”

  二人摸黑来到士雍的茅屋,此时士雍的肚子好了许多,晚上也没有吃东西。正饥肠辘辘,耐不住两个人的软磨硬缠,就跟他们一起到了晋季家。

  晋季这才畅快淋漓地喝起来。

  三个人都醉熏熏的时候,晋季让他们二人继续喝,自己就起身在家里找活干。拿起一个编了一半的篮子,认认真真地编了起来。

  只见他两手翻动,甚是熟练。

  士雍看着他直发呆:“他是怎么回事?”

  “别管他,我们只管喝。你不知道,他就这样,酒喝到二八板手痒,一定要找活干,要是家里没有活,他会到外面翻地的。”

  士雍晕晕乎乎地叹息:“世上还有这样的癖好,怪不得他媳妇这样支持他喝酒!啊,因为他能喝酒,灌倒寇匪,还救了我一命。”

  二人喝着喝着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忽然,晋季叫醒了他们,让他们往远处看。士雍顺着他的手向远处张望,只见那里一片火光冲天。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