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一代才女鱼玄机是如何炼成无耻荡妇的?

  

  ·香港电影《唐朝豪放女》中的鱼玄机(夏文汐饰)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这是一首一位女子所写的五言诗,却引出了一段令后人千秋咏叹的历史传奇。

  说的是大唐盛世,诗才辈出,不但须眉称雄于世,也有不少女诗人脱颖而出,鱼玄机就是其中留传佳作较多的一位女诗人。这位美丽多情的一代才女,也曾得到风流学士的赞赏仰慕、多情公子的轻怜蜜爱,谁料世事沧桑,命运却把她炼成了一个放荡纵情的女道士,最终为争风吃醋杀死了自己的侍婢,自己也走向了刑场,为世间空留下无穷的叹息。这位名动一时的女诗人是如何炼成无耻荡妇的呢?我们还是从鱼玄机的命运轨迹来寻找答案。

  一、深闺才女有人识

  鱼玄机,原名幼薇,字慧兰,唐武宗会昌二年生于长安城郊一户书香之家。在饱读诗书的父亲的刻意调教和栽培下,小幼薇五岁便能背诵数百首著名诗章,七岁开始学习作诗,十一、二岁时,她的习作就已在长安的文人中传诵开来,成为人人称道的女诗童。

  鱼幼薇的才华引起了当时名满京华的诗人温庭筠的关注。一天午后,温庭筠专程慕名寻访鱼幼薇。他在平康里一家破旧的小院中见到了这位才华横溢的女诗童。鱼幼薇此时虽然还不满十三岁,但生得活泼灵秀,纤眉大眼,肌肤白嫩,俨然一派小美人风韵。温庭筠委婉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并请小幼薇即兴赋诗一首,想试探一下她的才情,便以柳絮飞舞、拂人面颊之景,写下了“江边柳“三字为题。鱼幼薇沉思稍许,便在一张花笺上飞快地写下一首诗,双手捧给温庭筠评阅。诗中写道:“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温庭筠反复吟读着诗句,觉得不论是遣词用语,平仄音韵,还是意境诗情,都属难得一见的上乘之作,不禁大为叹服。从此,温庭筠经常出入鱼家,为小幼薇指点诗作,似乎成为了她的老师,不仅不收学费,反而不时地帮衬着鱼家。从此他与鱼幼薇就成了一对忘年之交。

  可是不久之后,温庭筠离开长安,远去湖北襄阳任刺史徐简的幕僚。秋凉叶落时节,鱼幼薇思念远方的故人,写下一首五言律诗《遥寄飞卿》:“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露清;月中邻乐响,楼上远山明。珍簟凉风著,瑶琴寄恨生。嵇君懒书札,底物慰秋情。”飞卿是温庭筠的字,他虽才情非凡,面貌却奇丑,时人因而称之“温钟馗”。也许是年龄相差县殊,也许是自惭形秽,温庭筠虽然对鱼幼薇十分怜爱,但一直把感情控制在师生或朋友的界限内,不敢再向前跨越上步。而情窦初开的鱼幼薇,早已把一颗春心暗系在这位老师的身上。

  温庭筠别离后,她第一次借诗句遮遮掩掩吐露了她寂寞相思的心声。然而她却始终不见雁传回音,转眼秋去冬来,梧桐叶落,冬夜萧索,鱼幼薇又写出《冬夜寄温飞卿》的诗:“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疏散未闲终遂愿,盛衰空见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少女的幽怨如泣如诉,温庭筠也是性情中人,哪能不解她的心思?但他思前想后,仍抱定以前的原则,不敢跨出那神圣的一步。

  二、初嫁李门终见弃

  唐懿宗咸通元年,温庭筠回到了长安,想趁新皇初立之际在仕途上找到新的发展。两年多不见,鱼幼薇已长成婷婷玉立、明艳照人的及笄少女了,他们虽然都怀有一腔情愫,但仍然保持着师生关系来往。

  一日风和日暖,师生二人相偕到城南风光秀丽的崇贞观中游览,看到一群新科进士争相在观壁上题诗留名,鱼幼薇也满怀感慨地悄悄题下一首七绝:“云峰满月放春晴,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这首诗前两句豪气冲天,神驰万里,抒发了她满怀的雄才大志;后两句笔锋一转,却恨自己生为女儿身,空有满腹才情,却无法与须眉男子一争长短。没想到几天之后,初到长安出任因祖荫而荣获的左补阙官职的贵公子李亿游览崇贞观时,无意中读到了鱼幼薇留下的诗,大为仰慕,期望能一睹这位题诗女子的风采。

  李亿,字子安,乃江陵的名门之后。他就任后便开始拜访京城的亲朋故旧。而温庭筠在襄阳刺史幕中,曾与李亿有一段文字交往,因此李亿也来到了温庭筠的家中。在温家书房中的桌案上,一幅字迹娟秀的诗笺令李亿怦然心动。这是一首抒情六言诗:“红桃处处春色,碧柳家家月明。楼上新妆待夜,闺中独坐含情。芙蓉月下鱼戏,天边雀声。人世悲欢一梦,如何得作双成?” 诗句清丽明快,诗中人儿幽情缠绵,使得李亿为之怦然心动。待他知道此诗的作者就是那个题诗崇贞观的女子鱼幼薇,心中更加激动。

  温庭筠把李亿微妙的神态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想,这李亿年方二十二,已官至左补阙,可谓前途无量,而他人又生得端正,且性情温和,与鱼幼薇可谓是天设的一对,地造的一对。于是,好心的温庭筠出于对鱼幼薇前途的考虑,为他们从中撮合。李亿与鱼幼薇当然是一见钟情,在长安繁花如锦的阳春三月,一乘花轿就把盛妆艳饰的鱼幼薇,迎进了李亿为她在林亭置下的一栋精美的别墅中。

  林亭位于长安城西十余里,依山傍水,这里林木茂密,鸟语花香,是长安富家人喜爱的一个别墅区。在这里,金童玉女似的李亿与鱼幼薇,男欢女爱,度过了一段令人心醉的美好时光。然而好景不长,远在家乡江陵,李亿还有一个原配夫人裴氏。她见丈夫去京多时仍不来接自己,三天两头寄信催促。李亿只好亲自东下江陵,接裴氏来京。然而令鱼幼薇始料未及的是,裴氏的到来彻底地改变了她人生命运的轨迹。

  尽管一路上李亿赔尽了小心,劝导妻子裴氏接受他的偏房鱼幼薇,可出身名门的裴氏始终不肯点头。一进林亭别墅的大门,裴氏就喝令随身侍女,把出来迎接的鱼幼薇按在地上,用藤条毒打一顿,而且硬逼着李亿把鱼幼薇赶出家门。李亿实在拗不过裴氏,只好写下一纸休书,将鱼幼薇扫地出门。两人的婚姻仅仅维持了三个多月。当然,李亿表面上与鱼幼薇一刀两断,而暗地里却派人把鱼幼薇悄悄寄养在曲江附近的咸宜观中,并约定经常来看望鱼幼薇。

  咸宜观观主是个年迈的道姑,她为鱼幼薇取了“玄机”的道号,从此鱼幼薇成了鱼玄机。然而一位风华绝代、才情似锦的姑娘岂甘孤伴青灯做一世道姑。长夜无眠,鱼玄机在云房中思念着昔日的丈夫李亿,泪水和墨写下了一首《寄子安》:“醉别千卮不浣愁,离肠百结解无由。蕙兰销歇归春圃,杨柳东西绊客舟。聚散已悲云不定,恩情须学水长流。有花时节知难遇,未肯厌厌醉玉楼。”

  进入道观后,鱼幼薇把满腔愁情寄托在诗文上,希望李亿早来看望。李亿把鱼幼薇寄养在咸宜观,本意也是要寻机前来幽会的,却无奈妻子裴氏管束极严,裴家的势力又遍布京华,李亿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从不曾到咸宜观看望过鱼玄机。而鱼玄机朝思暮想,无奈了无李亿音讯,只有把痴情寄付诗中。这些诗虽然写就,但都无法捎给李亿,鱼玄机只有把诗笺抛入曲江之中,任凭一腔幽情随水空流。

  三、艳帜半卷春心动

  三年过去了,咸宜观中早人去楼空,只剩下鱼玄机孤零零一个人了。就在这时,她听说李忆早已携妻远赴扬州为官去了,鱼玄机才觉得自己被李亿抛弃了,空将一腔情意付之东流。这一连串的打击,使鱼玄机痛不欲生,一改过去洁身自爱的性情,索性放纵起来,让自己亮丽的才情和美貌,不至随一缕青烟而消散。于是,在冷冷清清的咸宜观中,她深夜秉烛,写下了一首后来传诵千古的《赠邻女》诗:“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这首诗不啻就是她人生的分水岭,在此之前,她是一个秀外慧中,痴情万缕的贤淑才女;从此后,她看破了人间真情,只为享乐纵情极欲,变成了一个放荡妖艳的女人。鱼玄机陆续收养了几个贫家幼女,作为她的弟子,开始过一种悠游闲荡的生活。她在观外贴出了一张“鱼玄机诗文候教”的红纸告示,这无异于在咸宜观门前高挑起一旗艳帜。果然没有几天工夫,消息就传遍了长安内外,自认有几分才情的文人雅士、风流公子,纷纷前往咸宜观拜访鱼玄机,谈诗论文,聊天调笑,以至昏天黑地,鱼玄机的艳名也就越传越广。

  此时的鱼玄机正值青春妙龄,既有少女的妩媚,又有成熟女性的风韵,再加上她的才华和风情,不知使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当时颇受她青睐的一个落第书生叫左名扬。她之所以钟情于左名扬,只因为他那一派贵公子风范和堂堂的容貌仪表,都酷似昔日的丈夫李亿。于是,她对左名扬倾注了满腔的柔情,完全是一副小妻子的神态。左名扬时常留宿在她的云房中,共享云雨之欢。为此左名扬还曾写下一首描写鱼玄机云房情景的诗:“白鸽飞时日欲斜,禅房宁谧品香茶;日暮钟声相送出,箔帘钉上挂袈裟。”这短短的二十八个字,虽然语意闪烁,但已可窥见他们二人云房中取乐的旖旎风光了。

  除左名扬之外,与鱼玄机来往密切的还有一位经营丝绸生意的富商李近仁。她在《迎李近仁员外》的诗中,所描述的情形简直就像闺中少妇欢天喜地地迎接远游归来的丈夫一般:“今日晨时闻喜鹊,昨宵灯下拜灯花。焚香出户迎潘岳,不羡牵牛织女家。”

  咸宜观中的开销用度基本上都包在李近仁身上,但他又丝毫不限制鱼玄机的交游。因而鱼玄机在委身李近仁的同时,又可与各种人物交往。这中间也包括温庭筠,但温庭筠与她一直保持着一种纯粹的师生友情。

  四、自古多情空余恨

  有一天,咸宜观中来了一位乐师名叫陈韪。身材魁梧,相貌清秀,神情略带几分腼腆,这不由吸引了鱼玄机的目光。陈韪走后,鱼玄机欲情如火,茶饭无心,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上灯时分,终于在情思迷离中,摊开彩笺,写下一首露骨的情诗:“恨寄朱弦上,含情意不任;早知云雨会,未起蕙兰心。灼灼桃兼李,无妨国士寻;苍苍松与桂,仍羡士人钦,月色庭阶净,歌声竹院深;门前红叶地,不扫待知音。”

  第三天清晨,陈韪又来到了咸宜观。原来他回去后也对美艳含情的鱼玄机念念不忘,找准闲暇时间,又急急地来会佳人了。鱼玄机一见自然喜出望外,把他引进云房,故意让他看见桌上的情诗。陈韪见诗,洞察了美人的心思,自己更加心神荡漾。于是关门掩帘,只听得云房内传出阵阵亲暱的笑语。从此陈韪便成了咸宜观中最受欢迎的客人,只要有时间,就来幽会鱼玄机。

  艳丽的日子不觉又是两三年,鱼玄机的贴身侍婢绿翘已经十八岁了,竟也出落得肌肤细腻,身姿丰腴。受鱼玄机的影响,也颇为善弄风情,双眼含媚。因绿翘做事机灵,又十分乖巧听话,所以深得鱼玄机的信任和重用。

  这年春天的一日,鱼玄机受邻院所邀去参加一个春游聚会,一直乐到暮色四合时才回到咸宜观。绿翘按惯例迎出来禀报道:“陈乐师午后来访,我告诉他你去的地方,他嗯了一声,就走了。”鱼玄机心想,经常自己外出,陈韪总是耐心地等她归来,今天怎么会急急地走了呢?再看绿翘,只见她双鬟微偏,面带潮红,双眸流露着春意,举止似乎也有些不自然,于是明白了一切。

  这天夜晚,鱼玄机把绿翘唤到房中,逼问绿翘有何不轨之事?又拿起藤条没命地向她抽打。绿翘被逼至极,便对鱼玄机反唇相讥,历数她的风流韵事。鱼玄机一把抓住绿翘的脖子,把她的头朝地上撞。等她力疲松手时,才发觉绿翘已经断气身亡。鱼玄机一看出了人命,顿时慌了手脚;然而她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当即定下神来,趁着夜深人静,在房后院中的紫藤花下挖了个坑,把绿翘的尸体埋了进去。后来无人问起,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不料在一个蝉鸣蛙叫的夏日,有两位新客来访。一客人无意之中发现紫藤花下浮土中的秘密,回家后告诉了在官府做衙役的兄长。官府派人挖出了绿翘的尸体。结果鱼玄机获罪被处以斩刑。这年她才二十五岁,身拥才女和荡妇双重人生的鱼玄机,历尽波折变幻的一生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一代才女香消玉殒引起了后人的一片热议,连美国《侨报》也十分关注鱼玄机的命运。《侨报》在援引《女人千年的荣誉与哀伤:红颜》一书的内容时说,她初为补阙李亿妾,因李妻不能容,出家于长安咸宜观为女道士,后自伤身世,大开艳帜,从弃妇变成了荡妇,过上了半娼式的生活,最终因为杀害侍女,被判死刑。不难看出,鱼玄机的一生既是红颜薄命的一生,也是误读人生的一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香港电影《唐朝豪放女》中的鱼玄机(夏文汐饰)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这是一首一位女子所写的五言诗,却引出了一段令后人千秋咏叹的历史传奇。

  说的是大唐盛世,诗才辈出,不但须眉称雄于世,也有不少女诗人脱颖而出,鱼玄机就是其中留传佳作较多的一位女诗人。这位美丽多情的一代才女,也曾得到风流学士的赞赏仰慕、多情公子的轻怜蜜爱,谁料世事沧桑,命运却把她炼成了一个放荡纵情的女道士,最终为争风吃醋杀死了自己的侍婢,自己也走向了刑场,为世间空留下无穷的叹息。这位名动一时的女诗人是如何炼成无耻荡妇的呢?我们还是从鱼玄机的命运轨迹来寻找答案。

  一、深闺才女有人识

  鱼玄机,原名幼薇,字慧兰,唐武宗会昌二年生于长安城郊一户书香之家。在饱读诗书的父亲的刻意调教和栽培下,小幼薇五岁便能背诵数百首著名诗章,七岁开始学习作诗,十一、二岁时,她的习作就已在长安的文人中传诵开来,成为人人称道的女诗童。

  鱼幼薇的才华引起了当时名满京华的诗人温庭筠的关注。一天午后,温庭筠专程慕名寻访鱼幼薇。他在平康里一家破旧的小院中见到了这位才华横溢的女诗童。鱼幼薇此时虽然还不满十三岁,但生得活泼灵秀,纤眉大眼,肌肤白嫩,俨然一派小美人风韵。温庭筠委婉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并请小幼薇即兴赋诗一首,想试探一下她的才情,便以柳絮飞舞、拂人面颊之景,写下了“江边柳“三字为题。鱼幼薇沉思稍许,便在一张花笺上飞快地写下一首诗,双手捧给温庭筠评阅。诗中写道:“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温庭筠反复吟读着诗句,觉得不论是遣词用语,平仄音韵,还是意境诗情,都属难得一见的上乘之作,不禁大为叹服。从此,温庭筠经常出入鱼家,为小幼薇指点诗作,似乎成为了她的老师,不仅不收学费,反而不时地帮衬着鱼家。从此他与鱼幼薇就成了一对忘年之交。

  可是不久之后,温庭筠离开长安,远去湖北襄阳任刺史徐简的幕僚。秋凉叶落时节,鱼幼薇思念远方的故人,写下一首五言律诗《遥寄飞卿》:“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露清;月中邻乐响,楼上远山明。珍簟凉风著,瑶琴寄恨生。嵇君懒书札,底物慰秋情。”飞卿是温庭筠的字,他虽才情非凡,面貌却奇丑,时人因而称之“温钟馗”。也许是年龄相差县殊,也许是自惭形秽,温庭筠虽然对鱼幼薇十分怜爱,但一直把感情控制在师生或朋友的界限内,不敢再向前跨越上步。而情窦初开的鱼幼薇,早已把一颗春心暗系在这位老师的身上。

  温庭筠别离后,她第一次借诗句遮遮掩掩吐露了她寂寞相思的心声。然而她却始终不见雁传回音,转眼秋去冬来,梧桐叶落,冬夜萧索,鱼幼薇又写出《冬夜寄温飞卿》的诗:“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疏散未闲终遂愿,盛衰空见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少女的幽怨如泣如诉,温庭筠也是性情中人,哪能不解她的心思?但他思前想后,仍抱定以前的原则,不敢跨出那神圣的一步。

  二、初嫁李门终见弃

  唐懿宗咸通元年,温庭筠回到了长安,想趁新皇初立之际在仕途上找到新的发展。两年多不见,鱼幼薇已长成婷婷玉立、明艳照人的及笄少女了,他们虽然都怀有一腔情愫,但仍然保持着师生关系来往。

  一日风和日暖,师生二人相偕到城南风光秀丽的崇贞观中游览,看到一群新科进士争相在观壁上题诗留名,鱼幼薇也满怀感慨地悄悄题下一首七绝:“云峰满月放春晴,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这首诗前两句豪气冲天,神驰万里,抒发了她满怀的雄才大志;后两句笔锋一转,却恨自己生为女儿身,空有满腹才情,却无法与须眉男子一争长短。没想到几天之后,初到长安出任因祖荫而荣获的左补阙官职的贵公子李亿游览崇贞观时,无意中读到了鱼幼薇留下的诗,大为仰慕,期望能一睹这位题诗女子的风采。

  李亿,字子安,乃江陵的名门之后。他就任后便开始拜访京城的亲朋故旧。而温庭筠在襄阳刺史幕中,曾与李亿有一段文字交往,因此李亿也来到了温庭筠的家中。在温家书房中的桌案上,一幅字迹娟秀的诗笺令李亿怦然心动。这是一首抒情六言诗:“红桃处处春色,碧柳家家月明。楼上新妆待夜,闺中独坐含情。芙蓉月下鱼戏,天边雀声。人世悲欢一梦,如何得作双成?” 诗句清丽明快,诗中人儿幽情缠绵,使得李亿为之怦然心动。待他知道此诗的作者就是那个题诗崇贞观的女子鱼幼薇,心中更加激动。

  温庭筠把李亿微妙的神态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想,这李亿年方二十二,已官至左补阙,可谓前途无量,而他人又生得端正,且性情温和,与鱼幼薇可谓是天设的一对,地造的一对。于是,好心的温庭筠出于对鱼幼薇前途的考虑,为他们从中撮合。李亿与鱼幼薇当然是一见钟情,在长安繁花如锦的阳春三月,一乘花轿就把盛妆艳饰的鱼幼薇,迎进了李亿为她在林亭置下的一栋精美的别墅中。

  林亭位于长安城西十余里,依山傍水,这里林木茂密,鸟语花香,是长安富家人喜爱的一个别墅区。在这里,金童玉女似的李亿与鱼幼薇,男欢女爱,度过了一段令人心醉的美好时光。然而好景不长,远在家乡江陵,李亿还有一个原配夫人裴氏。她见丈夫去京多时仍不来接自己,三天两头寄信催促。李亿只好亲自东下江陵,接裴氏来京。然而令鱼幼薇始料未及的是,裴氏的到来彻底地改变了她人生命运的轨迹。

  尽管一路上李亿赔尽了小心,劝导妻子裴氏接受他的偏房鱼幼薇,可出身名门的裴氏始终不肯点头。一进林亭别墅的大门,裴氏就喝令随身侍女,把出来迎接的鱼幼薇按在地上,用藤条毒打一顿,而且硬逼着李亿把鱼幼薇赶出家门。李亿实在拗不过裴氏,只好写下一纸休书,将鱼幼薇扫地出门。两人的婚姻仅仅维持了三个多月。当然,李亿表面上与鱼幼薇一刀两断,而暗地里却派人把鱼幼薇悄悄寄养在曲江附近的咸宜观中,并约定经常来看望鱼幼薇。

  咸宜观观主是个年迈的道姑,她为鱼幼薇取了“玄机”的道号,从此鱼幼薇成了鱼玄机。然而一位风华绝代、才情似锦的姑娘岂甘孤伴青灯做一世道姑。长夜无眠,鱼玄机在云房中思念着昔日的丈夫李亿,泪水和墨写下了一首《寄子安》:“醉别千卮不浣愁,离肠百结解无由。蕙兰销歇归春圃,杨柳东西绊客舟。聚散已悲云不定,恩情须学水长流。有花时节知难遇,未肯厌厌醉玉楼。”

  进入道观后,鱼幼薇把满腔愁情寄托在诗文上,希望李亿早来看望。李亿把鱼幼薇寄养在咸宜观,本意也是要寻机前来幽会的,却无奈妻子裴氏管束极严,裴家的势力又遍布京华,李亿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从不曾到咸宜观看望过鱼玄机。而鱼玄机朝思暮想,无奈了无李亿音讯,只有把痴情寄付诗中。这些诗虽然写就,但都无法捎给李亿,鱼玄机只有把诗笺抛入曲江之中,任凭一腔幽情随水空流。

  三、艳帜半卷春心动

  三年过去了,咸宜观中早人去楼空,只剩下鱼玄机孤零零一个人了。就在这时,她听说李忆早已携妻远赴扬州为官去了,鱼玄机才觉得自己被李亿抛弃了,空将一腔情意付之东流。这一连串的打击,使鱼玄机痛不欲生,一改过去洁身自爱的性情,索性放纵起来,让自己亮丽的才情和美貌,不至随一缕青烟而消散。于是,在冷冷清清的咸宜观中,她深夜秉烛,写下了一首后来传诵千古的《赠邻女》诗:“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这首诗不啻就是她人生的分水岭,在此之前,她是一个秀外慧中,痴情万缕的贤淑才女;从此后,她看破了人间真情,只为享乐纵情极欲,变成了一个放荡妖艳的女人。鱼玄机陆续收养了几个贫家幼女,作为她的弟子,开始过一种悠游闲荡的生活。她在观外贴出了一张“鱼玄机诗文候教”的红纸告示,这无异于在咸宜观门前高挑起一旗艳帜。果然没有几天工夫,消息就传遍了长安内外,自认有几分才情的文人雅士、风流公子,纷纷前往咸宜观拜访鱼玄机,谈诗论文,聊天调笑,以至昏天黑地,鱼玄机的艳名也就越传越广。

  此时的鱼玄机正值青春妙龄,既有少女的妩媚,又有成熟女性的风韵,再加上她的才华和风情,不知使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当时颇受她青睐的一个落第书生叫左名扬。她之所以钟情于左名扬,只因为他那一派贵公子风范和堂堂的容貌仪表,都酷似昔日的丈夫李亿。于是,她对左名扬倾注了满腔的柔情,完全是一副小妻子的神态。左名扬时常留宿在她的云房中,共享云雨之欢。为此左名扬还曾写下一首描写鱼玄机云房情景的诗:“白鸽飞时日欲斜,禅房宁谧品香茶;日暮钟声相送出,箔帘钉上挂袈裟。”这短短的二十八个字,虽然语意闪烁,但已可窥见他们二人云房中取乐的旖旎风光了。

  除左名扬之外,与鱼玄机来往密切的还有一位经营丝绸生意的富商李近仁。她在《迎李近仁员外》的诗中,所描述的情形简直就像闺中少妇欢天喜地地迎接远游归来的丈夫一般:“今日晨时闻喜鹊,昨宵灯下拜灯花。焚香出户迎潘岳,不羡牵牛织女家。”

  咸宜观中的开销用度基本上都包在李近仁身上,但他又丝毫不限制鱼玄机的交游。因而鱼玄机在委身李近仁的同时,又可与各种人物交往。这中间也包括温庭筠,但温庭筠与她一直保持着一种纯粹的师生友情。

  四、自古多情空余恨

  有一天,咸宜观中来了一位乐师名叫陈韪。身材魁梧,相貌清秀,神情略带几分腼腆,这不由吸引了鱼玄机的目光。陈韪走后,鱼玄机欲情如火,茶饭无心,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上灯时分,终于在情思迷离中,摊开彩笺,写下一首露骨的情诗:“恨寄朱弦上,含情意不任;早知云雨会,未起蕙兰心。灼灼桃兼李,无妨国士寻;苍苍松与桂,仍羡士人钦,月色庭阶净,歌声竹院深;门前红叶地,不扫待知音。”

  第三天清晨,陈韪又来到了咸宜观。原来他回去后也对美艳含情的鱼玄机念念不忘,找准闲暇时间,又急急地来会佳人了。鱼玄机一见自然喜出望外,把他引进云房,故意让他看见桌上的情诗。陈韪见诗,洞察了美人的心思,自己更加心神荡漾。于是关门掩帘,只听得云房内传出阵阵亲暱的笑语。从此陈韪便成了咸宜观中最受欢迎的客人,只要有时间,就来幽会鱼玄机。

  艳丽的日子不觉又是两三年,鱼玄机的贴身侍婢绿翘已经十八岁了,竟也出落得肌肤细腻,身姿丰腴。受鱼玄机的影响,也颇为善弄风情,双眼含媚。因绿翘做事机灵,又十分乖巧听话,所以深得鱼玄机的信任和重用。

  这年春天的一日,鱼玄机受邻院所邀去参加一个春游聚会,一直乐到暮色四合时才回到咸宜观。绿翘按惯例迎出来禀报道:“陈乐师午后来访,我告诉他你去的地方,他嗯了一声,就走了。”鱼玄机心想,经常自己外出,陈韪总是耐心地等她归来,今天怎么会急急地走了呢?再看绿翘,只见她双鬟微偏,面带潮红,双眸流露着春意,举止似乎也有些不自然,于是明白了一切。

  这天夜晚,鱼玄机把绿翘唤到房中,逼问绿翘有何不轨之事?又拿起藤条没命地向她抽打。绿翘被逼至极,便对鱼玄机反唇相讥,历数她的风流韵事。鱼玄机一把抓住绿翘的脖子,把她的头朝地上撞。等她力疲松手时,才发觉绿翘已经断气身亡。鱼玄机一看出了人命,顿时慌了手脚;然而她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当即定下神来,趁着夜深人静,在房后院中的紫藤花下挖了个坑,把绿翘的尸体埋了进去。后来无人问起,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不料在一个蝉鸣蛙叫的夏日,有两位新客来访。一客人无意之中发现紫藤花下浮土中的秘密,回家后告诉了在官府做衙役的兄长。官府派人挖出了绿翘的尸体。结果鱼玄机获罪被处以斩刑。这年她才二十五岁,身拥才女和荡妇双重人生的鱼玄机,历尽波折变幻的一生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一代才女香消玉殒引起了后人的一片热议,连美国《侨报》也十分关注鱼玄机的命运。《侨报》在援引《女人千年的荣誉与哀伤:红颜》一书的内容时说,她初为补阙李亿妾,因李妻不能容,出家于长安咸宜观为女道士,后自伤身世,大开艳帜,从弃妇变成了荡妇,过上了半娼式的生活,最终因为杀害侍女,被判死刑。不难看出,鱼玄机的一生既是红颜薄命的一生,也是误读人生的一生。

  

  ·香港电影《唐朝豪放女》中的鱼玄机(夏文汐饰)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这是一首一位女子所写的五言诗,却引出了一段令后人千秋咏叹的历史传奇。

  说的是大唐盛世,诗才辈出,不但须眉称雄于世,也有不少女诗人脱颖而出,鱼玄机就是其中留传佳作较多的一位女诗人。这位美丽多情的一代才女,也曾得到风流学士的赞赏仰慕、多情公子的轻怜蜜爱,谁料世事沧桑,命运却把她炼成了一个放荡纵情的女道士,最终为争风吃醋杀死了自己的侍婢,自己也走向了刑场,为世间空留下无穷的叹息。这位名动一时的女诗人是如何炼成无耻荡妇的呢?我们还是从鱼玄机的命运轨迹来寻找答案。

  一、深闺才女有人识

  鱼玄机,原名幼薇,字慧兰,唐武宗会昌二年生于长安城郊一户书香之家。在饱读诗书的父亲的刻意调教和栽培下,小幼薇五岁便能背诵数百首著名诗章,七岁开始学习作诗,十一、二岁时,她的习作就已在长安的文人中传诵开来,成为人人称道的女诗童。

  鱼幼薇的才华引起了当时名满京华的诗人温庭筠的关注。一天午后,温庭筠专程慕名寻访鱼幼薇。他在平康里一家破旧的小院中见到了这位才华横溢的女诗童。鱼幼薇此时虽然还不满十三岁,但生得活泼灵秀,纤眉大眼,肌肤白嫩,俨然一派小美人风韵。温庭筠委婉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并请小幼薇即兴赋诗一首,想试探一下她的才情,便以柳絮飞舞、拂人面颊之景,写下了“江边柳“三字为题。鱼幼薇沉思稍许,便在一张花笺上飞快地写下一首诗,双手捧给温庭筠评阅。诗中写道:“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温庭筠反复吟读着诗句,觉得不论是遣词用语,平仄音韵,还是意境诗情,都属难得一见的上乘之作,不禁大为叹服。从此,温庭筠经常出入鱼家,为小幼薇指点诗作,似乎成为了她的老师,不仅不收学费,反而不时地帮衬着鱼家。从此他与鱼幼薇就成了一对忘年之交。

  可是不久之后,温庭筠离开长安,远去湖北襄阳任刺史徐简的幕僚。秋凉叶落时节,鱼幼薇思念远方的故人,写下一首五言律诗《遥寄飞卿》:“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露清;月中邻乐响,楼上远山明。珍簟凉风著,瑶琴寄恨生。嵇君懒书札,底物慰秋情。”飞卿是温庭筠的字,他虽才情非凡,面貌却奇丑,时人因而称之“温钟馗”。也许是年龄相差县殊,也许是自惭形秽,温庭筠虽然对鱼幼薇十分怜爱,但一直把感情控制在师生或朋友的界限内,不敢再向前跨越上步。而情窦初开的鱼幼薇,早已把一颗春心暗系在这位老师的身上。

  温庭筠别离后,她第一次借诗句遮遮掩掩吐露了她寂寞相思的心声。然而她却始终不见雁传回音,转眼秋去冬来,梧桐叶落,冬夜萧索,鱼幼薇又写出《冬夜寄温飞卿》的诗:“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疏散未闲终遂愿,盛衰空见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少女的幽怨如泣如诉,温庭筠也是性情中人,哪能不解她的心思?但他思前想后,仍抱定以前的原则,不敢跨出那神圣的一步。

  二、初嫁李门终见弃

  唐懿宗咸通元年,温庭筠回到了长安,想趁新皇初立之际在仕途上找到新的发展。两年多不见,鱼幼薇已长成婷婷玉立、明艳照人的及笄少女了,他们虽然都怀有一腔情愫,但仍然保持着师生关系来往。

  一日风和日暖,师生二人相偕到城南风光秀丽的崇贞观中游览,看到一群新科进士争相在观壁上题诗留名,鱼幼薇也满怀感慨地悄悄题下一首七绝:“云峰满月放春晴,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这首诗前两句豪气冲天,神驰万里,抒发了她满怀的雄才大志;后两句笔锋一转,却恨自己生为女儿身,空有满腹才情,却无法与须眉男子一争长短。没想到几天之后,初到长安出任因祖荫而荣获的左补阙官职的贵公子李亿游览崇贞观时,无意中读到了鱼幼薇留下的诗,大为仰慕,期望能一睹这位题诗女子的风采。

  李亿,字子安,乃江陵的名门之后。他就任后便开始拜访京城的亲朋故旧。而温庭筠在襄阳刺史幕中,曾与李亿有一段文字交往,因此李亿也来到了温庭筠的家中。在温家书房中的桌案上,一幅字迹娟秀的诗笺令李亿怦然心动。这是一首抒情六言诗:“红桃处处春色,碧柳家家月明。楼上新妆待夜,闺中独坐含情。芙蓉月下鱼戏,天边雀声。人世悲欢一梦,如何得作双成?” 诗句清丽明快,诗中人儿幽情缠绵,使得李亿为之怦然心动。待他知道此诗的作者就是那个题诗崇贞观的女子鱼幼薇,心中更加激动。

  温庭筠把李亿微妙的神态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想,这李亿年方二十二,已官至左补阙,可谓前途无量,而他人又生得端正,且性情温和,与鱼幼薇可谓是天设的一对,地造的一对。于是,好心的温庭筠出于对鱼幼薇前途的考虑,为他们从中撮合。李亿与鱼幼薇当然是一见钟情,在长安繁花如锦的阳春三月,一乘花轿就把盛妆艳饰的鱼幼薇,迎进了李亿为她在林亭置下的一栋精美的别墅中。

  林亭位于长安城西十余里,依山傍水,这里林木茂密,鸟语花香,是长安富家人喜爱的一个别墅区。在这里,金童玉女似的李亿与鱼幼薇,男欢女爱,度过了一段令人心醉的美好时光。然而好景不长,远在家乡江陵,李亿还有一个原配夫人裴氏。她见丈夫去京多时仍不来接自己,三天两头寄信催促。李亿只好亲自东下江陵,接裴氏来京。然而令鱼幼薇始料未及的是,裴氏的到来彻底地改变了她人生命运的轨迹。

  尽管一路上李亿赔尽了小心,劝导妻子裴氏接受他的偏房鱼幼薇,可出身名门的裴氏始终不肯点头。一进林亭别墅的大门,裴氏就喝令随身侍女,把出来迎接的鱼幼薇按在地上,用藤条毒打一顿,而且硬逼着李亿把鱼幼薇赶出家门。李亿实在拗不过裴氏,只好写下一纸休书,将鱼幼薇扫地出门。两人的婚姻仅仅维持了三个多月。当然,李亿表面上与鱼幼薇一刀两断,而暗地里却派人把鱼幼薇悄悄寄养在曲江附近的咸宜观中,并约定经常来看望鱼幼薇。

  咸宜观观主是个年迈的道姑,她为鱼幼薇取了“玄机”的道号,从此鱼幼薇成了鱼玄机。然而一位风华绝代、才情似锦的姑娘岂甘孤伴青灯做一世道姑。长夜无眠,鱼玄机在云房中思念着昔日的丈夫李亿,泪水和墨写下了一首《寄子安》:“醉别千卮不浣愁,离肠百结解无由。蕙兰销歇归春圃,杨柳东西绊客舟。聚散已悲云不定,恩情须学水长流。有花时节知难遇,未肯厌厌醉玉楼。”

  进入道观后,鱼幼薇把满腔愁情寄托在诗文上,希望李亿早来看望。李亿把鱼幼薇寄养在咸宜观,本意也是要寻机前来幽会的,却无奈妻子裴氏管束极严,裴家的势力又遍布京华,李亿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从不曾到咸宜观看望过鱼玄机。而鱼玄机朝思暮想,无奈了无李亿音讯,只有把痴情寄付诗中。这些诗虽然写就,但都无法捎给李亿,鱼玄机只有把诗笺抛入曲江之中,任凭一腔幽情随水空流。

  三、艳帜半卷春心动

  三年过去了,咸宜观中早人去楼空,只剩下鱼玄机孤零零一个人了。就在这时,她听说李忆早已携妻远赴扬州为官去了,鱼玄机才觉得自己被李亿抛弃了,空将一腔情意付之东流。这一连串的打击,使鱼玄机痛不欲生,一改过去洁身自爱的性情,索性放纵起来,让自己亮丽的才情和美貌,不至随一缕青烟而消散。于是,在冷冷清清的咸宜观中,她深夜秉烛,写下了一首后来传诵千古的《赠邻女》诗:“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这首诗不啻就是她人生的分水岭,在此之前,她是一个秀外慧中,痴情万缕的贤淑才女;从此后,她看破了人间真情,只为享乐纵情极欲,变成了一个放荡妖艳的女人。鱼玄机陆续收养了几个贫家幼女,作为她的弟子,开始过一种悠游闲荡的生活。她在观外贴出了一张“鱼玄机诗文候教”的红纸告示,这无异于在咸宜观门前高挑起一旗艳帜。果然没有几天工夫,消息就传遍了长安内外,自认有几分才情的文人雅士、风流公子,纷纷前往咸宜观拜访鱼玄机,谈诗论文,聊天调笑,以至昏天黑地,鱼玄机的艳名也就越传越广。

  此时的鱼玄机正值青春妙龄,既有少女的妩媚,又有成熟女性的风韵,再加上她的才华和风情,不知使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当时颇受她青睐的一个落第书生叫左名扬。她之所以钟情于左名扬,只因为他那一派贵公子风范和堂堂的容貌仪表,都酷似昔日的丈夫李亿。于是,她对左名扬倾注了满腔的柔情,完全是一副小妻子的神态。左名扬时常留宿在她的云房中,共享云雨之欢。为此左名扬还曾写下一首描写鱼玄机云房情景的诗:“白鸽飞时日欲斜,禅房宁谧品香茶;日暮钟声相送出,箔帘钉上挂袈裟。”这短短的二十八个字,虽然语意闪烁,但已可窥见他们二人云房中取乐的旖旎风光了。

  除左名扬之外,与鱼玄机来往密切的还有一位经营丝绸生意的富商李近仁。她在《迎李近仁员外》的诗中,所描述的情形简直就像闺中少妇欢天喜地地迎接远游归来的丈夫一般:“今日晨时闻喜鹊,昨宵灯下拜灯花。焚香出户迎潘岳,不羡牵牛织女家。”

  咸宜观中的开销用度基本上都包在李近仁身上,但他又丝毫不限制鱼玄机的交游。因而鱼玄机在委身李近仁的同时,又可与各种人物交往。这中间也包括温庭筠,但温庭筠与她一直保持着一种纯粹的师生友情。

  四、自古多情空余恨

  有一天,咸宜观中来了一位乐师名叫陈韪。身材魁梧,相貌清秀,神情略带几分腼腆,这不由吸引了鱼玄机的目光。陈韪走后,鱼玄机欲情如火,茶饭无心,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上灯时分,终于在情思迷离中,摊开彩笺,写下一首露骨的情诗:“恨寄朱弦上,含情意不任;早知云雨会,未起蕙兰心。灼灼桃兼李,无妨国士寻;苍苍松与桂,仍羡士人钦,月色庭阶净,歌声竹院深;门前红叶地,不扫待知音。”

  第三天清晨,陈韪又来到了咸宜观。原来他回去后也对美艳含情的鱼玄机念念不忘,找准闲暇时间,又急急地来会佳人了。鱼玄机一见自然喜出望外,把他引进云房,故意让他看见桌上的情诗。陈韪见诗,洞察了美人的心思,自己更加心神荡漾。于是关门掩帘,只听得云房内传出阵阵亲暱的笑语。从此陈韪便成了咸宜观中最受欢迎的客人,只要有时间,就来幽会鱼玄机。

  艳丽的日子不觉又是两三年,鱼玄机的贴身侍婢绿翘已经十八岁了,竟也出落得肌肤细腻,身姿丰腴。受鱼玄机的影响,也颇为善弄风情,双眼含媚。因绿翘做事机灵,又十分乖巧听话,所以深得鱼玄机的信任和重用。

  这年春天的一日,鱼玄机受邻院所邀去参加一个春游聚会,一直乐到暮色四合时才回到咸宜观。绿翘按惯例迎出来禀报道:“陈乐师午后来访,我告诉他你去的地方,他嗯了一声,就走了。”鱼玄机心想,经常自己外出,陈韪总是耐心地等她归来,今天怎么会急急地走了呢?再看绿翘,只见她双鬟微偏,面带潮红,双眸流露着春意,举止似乎也有些不自然,于是明白了一切。

  这天夜晚,鱼玄机把绿翘唤到房中,逼问绿翘有何不轨之事?又拿起藤条没命地向她抽打。绿翘被逼至极,便对鱼玄机反唇相讥,历数她的风流韵事。鱼玄机一把抓住绿翘的脖子,把她的头朝地上撞。等她力疲松手时,才发觉绿翘已经断气身亡。鱼玄机一看出了人命,顿时慌了手脚;然而她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当即定下神来,趁着夜深人静,在房后院中的紫藤花下挖了个坑,把绿翘的尸体埋了进去。后来无人问起,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不料在一个蝉鸣蛙叫的夏日,有两位新客来访。一客人无意之中发现紫藤花下浮土中的秘密,回家后告诉了在官府做衙役的兄长。官府派人挖出了绿翘的尸体。结果鱼玄机获罪被处以斩刑。这年她才二十五岁,身拥才女和荡妇双重人生的鱼玄机,历尽波折变幻的一生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一代才女香消玉殒引起了后人的一片热议,连美国《侨报》也十分关注鱼玄机的命运。《侨报》在援引《女人千年的荣誉与哀伤:红颜》一书的内容时说,她初为补阙李亿妾,因李妻不能容,出家于长安咸宜观为女道士,后自伤身世,大开艳帜,从弃妇变成了荡妇,过上了半娼式的生活,最终因为杀害侍女,被判死刑。不难看出,鱼玄机的一生既是红颜薄命的一生,也是误读人生的一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香港电影《唐朝豪放女》中的鱼玄机(夏文汐饰)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这是一首一位女子所写的五言诗,却引出了一段令后人千秋咏叹的历史传奇。

  说的是大唐盛世,诗才辈出,不但须眉称雄于世,也有不少女诗人脱颖而出,鱼玄机就是其中留传佳作较多的一位女诗人。这位美丽多情的一代才女,也曾得到风流学士的赞赏仰慕、多情公子的轻怜蜜爱,谁料世事沧桑,命运却把她炼成了一个放荡纵情的女道士,最终为争风吃醋杀死了自己的侍婢,自己也走向了刑场,为世间空留下无穷的叹息。这位名动一时的女诗人是如何炼成无耻荡妇的呢?我们还是从鱼玄机的命运轨迹来寻找答案。

  一、深闺才女有人识

  鱼玄机,原名幼薇,字慧兰,唐武宗会昌二年生于长安城郊一户书香之家。在饱读诗书的父亲的刻意调教和栽培下,小幼薇五岁便能背诵数百首著名诗章,七岁开始学习作诗,十一、二岁时,她的习作就已在长安的文人中传诵开来,成为人人称道的女诗童。

  鱼幼薇的才华引起了当时名满京华的诗人温庭筠的关注。一天午后,温庭筠专程慕名寻访鱼幼薇。他在平康里一家破旧的小院中见到了这位才华横溢的女诗童。鱼幼薇此时虽然还不满十三岁,但生得活泼灵秀,纤眉大眼,肌肤白嫩,俨然一派小美人风韵。温庭筠委婉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并请小幼薇即兴赋诗一首,想试探一下她的才情,便以柳絮飞舞、拂人面颊之景,写下了“江边柳“三字为题。鱼幼薇沉思稍许,便在一张花笺上飞快地写下一首诗,双手捧给温庭筠评阅。诗中写道:“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温庭筠反复吟读着诗句,觉得不论是遣词用语,平仄音韵,还是意境诗情,都属难得一见的上乘之作,不禁大为叹服。从此,温庭筠经常出入鱼家,为小幼薇指点诗作,似乎成为了她的老师,不仅不收学费,反而不时地帮衬着鱼家。从此他与鱼幼薇就成了一对忘年之交。

  可是不久之后,温庭筠离开长安,远去湖北襄阳任刺史徐简的幕僚。秋凉叶落时节,鱼幼薇思念远方的故人,写下一首五言律诗《遥寄飞卿》:“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露清;月中邻乐响,楼上远山明。珍簟凉风著,瑶琴寄恨生。嵇君懒书札,底物慰秋情。”飞卿是温庭筠的字,他虽才情非凡,面貌却奇丑,时人因而称之“温钟馗”。也许是年龄相差县殊,也许是自惭形秽,温庭筠虽然对鱼幼薇十分怜爱,但一直把感情控制在师生或朋友的界限内,不敢再向前跨越上步。而情窦初开的鱼幼薇,早已把一颗春心暗系在这位老师的身上。

  温庭筠别离后,她第一次借诗句遮遮掩掩吐露了她寂寞相思的心声。然而她却始终不见雁传回音,转眼秋去冬来,梧桐叶落,冬夜萧索,鱼幼薇又写出《冬夜寄温飞卿》的诗:“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疏散未闲终遂愿,盛衰空见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少女的幽怨如泣如诉,温庭筠也是性情中人,哪能不解她的心思?但他思前想后,仍抱定以前的原则,不敢跨出那神圣的一步。

  二、初嫁李门终见弃

  唐懿宗咸通元年,温庭筠回到了长安,想趁新皇初立之际在仕途上找到新的发展。两年多不见,鱼幼薇已长成婷婷玉立、明艳照人的及笄少女了,他们虽然都怀有一腔情愫,但仍然保持着师生关系来往。

  一日风和日暖,师生二人相偕到城南风光秀丽的崇贞观中游览,看到一群新科进士争相在观壁上题诗留名,鱼幼薇也满怀感慨地悄悄题下一首七绝:“云峰满月放春晴,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这首诗前两句豪气冲天,神驰万里,抒发了她满怀的雄才大志;后两句笔锋一转,却恨自己生为女儿身,空有满腹才情,却无法与须眉男子一争长短。没想到几天之后,初到长安出任因祖荫而荣获的左补阙官职的贵公子李亿游览崇贞观时,无意中读到了鱼幼薇留下的诗,大为仰慕,期望能一睹这位题诗女子的风采。

  李亿,字子安,乃江陵的名门之后。他就任后便开始拜访京城的亲朋故旧。而温庭筠在襄阳刺史幕中,曾与李亿有一段文字交往,因此李亿也来到了温庭筠的家中。在温家书房中的桌案上,一幅字迹娟秀的诗笺令李亿怦然心动。这是一首抒情六言诗:“红桃处处春色,碧柳家家月明。楼上新妆待夜,闺中独坐含情。芙蓉月下鱼戏,天边雀声。人世悲欢一梦,如何得作双成?” 诗句清丽明快,诗中人儿幽情缠绵,使得李亿为之怦然心动。待他知道此诗的作者就是那个题诗崇贞观的女子鱼幼薇,心中更加激动。

  温庭筠把李亿微妙的神态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想,这李亿年方二十二,已官至左补阙,可谓前途无量,而他人又生得端正,且性情温和,与鱼幼薇可谓是天设的一对,地造的一对。于是,好心的温庭筠出于对鱼幼薇前途的考虑,为他们从中撮合。李亿与鱼幼薇当然是一见钟情,在长安繁花如锦的阳春三月,一乘花轿就把盛妆艳饰的鱼幼薇,迎进了李亿为她在林亭置下的一栋精美的别墅中。

  林亭位于长安城西十余里,依山傍水,这里林木茂密,鸟语花香,是长安富家人喜爱的一个别墅区。在这里,金童玉女似的李亿与鱼幼薇,男欢女爱,度过了一段令人心醉的美好时光。然而好景不长,远在家乡江陵,李亿还有一个原配夫人裴氏。她见丈夫去京多时仍不来接自己,三天两头寄信催促。李亿只好亲自东下江陵,接裴氏来京。然而令鱼幼薇始料未及的是,裴氏的到来彻底地改变了她人生命运的轨迹。

  尽管一路上李亿赔尽了小心,劝导妻子裴氏接受他的偏房鱼幼薇,可出身名门的裴氏始终不肯点头。一进林亭别墅的大门,裴氏就喝令随身侍女,把出来迎接的鱼幼薇按在地上,用藤条毒打一顿,而且硬逼着李亿把鱼幼薇赶出家门。李亿实在拗不过裴氏,只好写下一纸休书,将鱼幼薇扫地出门。两人的婚姻仅仅维持了三个多月。当然,李亿表面上与鱼幼薇一刀两断,而暗地里却派人把鱼幼薇悄悄寄养在曲江附近的咸宜观中,并约定经常来看望鱼幼薇。

  咸宜观观主是个年迈的道姑,她为鱼幼薇取了“玄机”的道号,从此鱼幼薇成了鱼玄机。然而一位风华绝代、才情似锦的姑娘岂甘孤伴青灯做一世道姑。长夜无眠,鱼玄机在云房中思念着昔日的丈夫李亿,泪水和墨写下了一首《寄子安》:“醉别千卮不浣愁,离肠百结解无由。蕙兰销歇归春圃,杨柳东西绊客舟。聚散已悲云不定,恩情须学水长流。有花时节知难遇,未肯厌厌醉玉楼。”

  进入道观后,鱼幼薇把满腔愁情寄托在诗文上,希望李亿早来看望。李亿把鱼幼薇寄养在咸宜观,本意也是要寻机前来幽会的,却无奈妻子裴氏管束极严,裴家的势力又遍布京华,李亿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从不曾到咸宜观看望过鱼玄机。而鱼玄机朝思暮想,无奈了无李亿音讯,只有把痴情寄付诗中。这些诗虽然写就,但都无法捎给李亿,鱼玄机只有把诗笺抛入曲江之中,任凭一腔幽情随水空流。

  三、艳帜半卷春心动

  三年过去了,咸宜观中早人去楼空,只剩下鱼玄机孤零零一个人了。就在这时,她听说李忆早已携妻远赴扬州为官去了,鱼玄机才觉得自己被李亿抛弃了,空将一腔情意付之东流。这一连串的打击,使鱼玄机痛不欲生,一改过去洁身自爱的性情,索性放纵起来,让自己亮丽的才情和美貌,不至随一缕青烟而消散。于是,在冷冷清清的咸宜观中,她深夜秉烛,写下了一首后来传诵千古的《赠邻女》诗:“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这首诗不啻就是她人生的分水岭,在此之前,她是一个秀外慧中,痴情万缕的贤淑才女;从此后,她看破了人间真情,只为享乐纵情极欲,变成了一个放荡妖艳的女人。鱼玄机陆续收养了几个贫家幼女,作为她的弟子,开始过一种悠游闲荡的生活。她在观外贴出了一张“鱼玄机诗文候教”的红纸告示,这无异于在咸宜观门前高挑起一旗艳帜。果然没有几天工夫,消息就传遍了长安内外,自认有几分才情的文人雅士、风流公子,纷纷前往咸宜观拜访鱼玄机,谈诗论文,聊天调笑,以至昏天黑地,鱼玄机的艳名也就越传越广。

  此时的鱼玄机正值青春妙龄,既有少女的妩媚,又有成熟女性的风韵,再加上她的才华和风情,不知使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当时颇受她青睐的一个落第书生叫左名扬。她之所以钟情于左名扬,只因为他那一派贵公子风范和堂堂的容貌仪表,都酷似昔日的丈夫李亿。于是,她对左名扬倾注了满腔的柔情,完全是一副小妻子的神态。左名扬时常留宿在她的云房中,共享云雨之欢。为此左名扬还曾写下一首描写鱼玄机云房情景的诗:“白鸽飞时日欲斜,禅房宁谧品香茶;日暮钟声相送出,箔帘钉上挂袈裟。”这短短的二十八个字,虽然语意闪烁,但已可窥见他们二人云房中取乐的旖旎风光了。

  除左名扬之外,与鱼玄机来往密切的还有一位经营丝绸生意的富商李近仁。她在《迎李近仁员外》的诗中,所描述的情形简直就像闺中少妇欢天喜地地迎接远游归来的丈夫一般:“今日晨时闻喜鹊,昨宵灯下拜灯花。焚香出户迎潘岳,不羡牵牛织女家。”

  咸宜观中的开销用度基本上都包在李近仁身上,但他又丝毫不限制鱼玄机的交游。因而鱼玄机在委身李近仁的同时,又可与各种人物交往。这中间也包括温庭筠,但温庭筠与她一直保持着一种纯粹的师生友情。

  四、自古多情空余恨

  有一天,咸宜观中来了一位乐师名叫陈韪。身材魁梧,相貌清秀,神情略带几分腼腆,这不由吸引了鱼玄机的目光。陈韪走后,鱼玄机欲情如火,茶饭无心,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上灯时分,终于在情思迷离中,摊开彩笺,写下一首露骨的情诗:“恨寄朱弦上,含情意不任;早知云雨会,未起蕙兰心。灼灼桃兼李,无妨国士寻;苍苍松与桂,仍羡士人钦,月色庭阶净,歌声竹院深;门前红叶地,不扫待知音。”

  第三天清晨,陈韪又来到了咸宜观。原来他回去后也对美艳含情的鱼玄机念念不忘,找准闲暇时间,又急急地来会佳人了。鱼玄机一见自然喜出望外,把他引进云房,故意让他看见桌上的情诗。陈韪见诗,洞察了美人的心思,自己更加心神荡漾。于是关门掩帘,只听得云房内传出阵阵亲暱的笑语。从此陈韪便成了咸宜观中最受欢迎的客人,只要有时间,就来幽会鱼玄机。

  艳丽的日子不觉又是两三年,鱼玄机的贴身侍婢绿翘已经十八岁了,竟也出落得肌肤细腻,身姿丰腴。受鱼玄机的影响,也颇为善弄风情,双眼含媚。因绿翘做事机灵,又十分乖巧听话,所以深得鱼玄机的信任和重用。

  这年春天的一日,鱼玄机受邻院所邀去参加一个春游聚会,一直乐到暮色四合时才回到咸宜观。绿翘按惯例迎出来禀报道:“陈乐师午后来访,我告诉他你去的地方,他嗯了一声,就走了。”鱼玄机心想,经常自己外出,陈韪总是耐心地等她归来,今天怎么会急急地走了呢?再看绿翘,只见她双鬟微偏,面带潮红,双眸流露着春意,举止似乎也有些不自然,于是明白了一切。

  这天夜晚,鱼玄机把绿翘唤到房中,逼问绿翘有何不轨之事?又拿起藤条没命地向她抽打。绿翘被逼至极,便对鱼玄机反唇相讥,历数她的风流韵事。鱼玄机一把抓住绿翘的脖子,把她的头朝地上撞。等她力疲松手时,才发觉绿翘已经断气身亡。鱼玄机一看出了人命,顿时慌了手脚;然而她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当即定下神来,趁着夜深人静,在房后院中的紫藤花下挖了个坑,把绿翘的尸体埋了进去。后来无人问起,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不料在一个蝉鸣蛙叫的夏日,有两位新客来访。一客人无意之中发现紫藤花下浮土中的秘密,回家后告诉了在官府做衙役的兄长。官府派人挖出了绿翘的尸体。结果鱼玄机获罪被处以斩刑。这年她才二十五岁,身拥才女和荡妇双重人生的鱼玄机,历尽波折变幻的一生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一代才女香消玉殒引起了后人的一片热议,连美国《侨报》也十分关注鱼玄机的命运。《侨报》在援引《女人千年的荣誉与哀伤:红颜》一书的内容时说,她初为补阙李亿妾,因李妻不能容,出家于长安咸宜观为女道士,后自伤身世,大开艳帜,从弃妇变成了荡妇,过上了半娼式的生活,最终因为杀害侍女,被判死刑。不难看出,鱼玄机的一生既是红颜薄命的一生,也是误读人生的一生。

  

  ·香港电影《唐朝豪放女》中的鱼玄机(夏文汐饰)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这是一首一位女子所写的五言诗,却引出了一段令后人千秋咏叹的历史传奇。

  说的是大唐盛世,诗才辈出,不但须眉称雄于世,也有不少女诗人脱颖而出,鱼玄机就是其中留传佳作较多的一位女诗人。这位美丽多情的一代才女,也曾得到风流学士的赞赏仰慕、多情公子的轻怜蜜爱,谁料世事沧桑,命运却把她炼成了一个放荡纵情的女道士,最终为争风吃醋杀死了自己的侍婢,自己也走向了刑场,为世间空留下无穷的叹息。这位名动一时的女诗人是如何炼成无耻荡妇的呢?我们还是从鱼玄机的命运轨迹来寻找答案。

  一、深闺才女有人识

  鱼玄机,原名幼薇,字慧兰,唐武宗会昌二年生于长安城郊一户书香之家。在饱读诗书的父亲的刻意调教和栽培下,小幼薇五岁便能背诵数百首著名诗章,七岁开始学习作诗,十一、二岁时,她的习作就已在长安的文人中传诵开来,成为人人称道的女诗童。

  鱼幼薇的才华引起了当时名满京华的诗人温庭筠的关注。一天午后,温庭筠专程慕名寻访鱼幼薇。他在平康里一家破旧的小院中见到了这位才华横溢的女诗童。鱼幼薇此时虽然还不满十三岁,但生得活泼灵秀,纤眉大眼,肌肤白嫩,俨然一派小美人风韵。温庭筠委婉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并请小幼薇即兴赋诗一首,想试探一下她的才情,便以柳絮飞舞、拂人面颊之景,写下了“江边柳“三字为题。鱼幼薇沉思稍许,便在一张花笺上飞快地写下一首诗,双手捧给温庭筠评阅。诗中写道:“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温庭筠反复吟读着诗句,觉得不论是遣词用语,平仄音韵,还是意境诗情,都属难得一见的上乘之作,不禁大为叹服。从此,温庭筠经常出入鱼家,为小幼薇指点诗作,似乎成为了她的老师,不仅不收学费,反而不时地帮衬着鱼家。从此他与鱼幼薇就成了一对忘年之交。

  可是不久之后,温庭筠离开长安,远去湖北襄阳任刺史徐简的幕僚。秋凉叶落时节,鱼幼薇思念远方的故人,写下一首五言律诗《遥寄飞卿》:“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露清;月中邻乐响,楼上远山明。珍簟凉风著,瑶琴寄恨生。嵇君懒书札,底物慰秋情。”飞卿是温庭筠的字,他虽才情非凡,面貌却奇丑,时人因而称之“温钟馗”。也许是年龄相差县殊,也许是自惭形秽,温庭筠虽然对鱼幼薇十分怜爱,但一直把感情控制在师生或朋友的界限内,不敢再向前跨越上步。而情窦初开的鱼幼薇,早已把一颗春心暗系在这位老师的身上。

  温庭筠别离后,她第一次借诗句遮遮掩掩吐露了她寂寞相思的心声。然而她却始终不见雁传回音,转眼秋去冬来,梧桐叶落,冬夜萧索,鱼幼薇又写出《冬夜寄温飞卿》的诗:“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疏散未闲终遂愿,盛衰空见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少女的幽怨如泣如诉,温庭筠也是性情中人,哪能不解她的心思?但他思前想后,仍抱定以前的原则,不敢跨出那神圣的一步。

  二、初嫁李门终见弃

  唐懿宗咸通元年,温庭筠回到了长安,想趁新皇初立之际在仕途上找到新的发展。两年多不见,鱼幼薇已长成婷婷玉立、明艳照人的及笄少女了,他们虽然都怀有一腔情愫,但仍然保持着师生关系来往。

  一日风和日暖,师生二人相偕到城南风光秀丽的崇贞观中游览,看到一群新科进士争相在观壁上题诗留名,鱼幼薇也满怀感慨地悄悄题下一首七绝:“云峰满月放春晴,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这首诗前两句豪气冲天,神驰万里,抒发了她满怀的雄才大志;后两句笔锋一转,却恨自己生为女儿身,空有满腹才情,却无法与须眉男子一争长短。没想到几天之后,初到长安出任因祖荫而荣获的左补阙官职的贵公子李亿游览崇贞观时,无意中读到了鱼幼薇留下的诗,大为仰慕,期望能一睹这位题诗女子的风采。

  李亿,字子安,乃江陵的名门之后。他就任后便开始拜访京城的亲朋故旧。而温庭筠在襄阳刺史幕中,曾与李亿有一段文字交往,因此李亿也来到了温庭筠的家中。在温家书房中的桌案上,一幅字迹娟秀的诗笺令李亿怦然心动。这是一首抒情六言诗:“红桃处处春色,碧柳家家月明。楼上新妆待夜,闺中独坐含情。芙蓉月下鱼戏,天边雀声。人世悲欢一梦,如何得作双成?” 诗句清丽明快,诗中人儿幽情缠绵,使得李亿为之怦然心动。待他知道此诗的作者就是那个题诗崇贞观的女子鱼幼薇,心中更加激动。

  温庭筠把李亿微妙的神态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想,这李亿年方二十二,已官至左补阙,可谓前途无量,而他人又生得端正,且性情温和,与鱼幼薇可谓是天设的一对,地造的一对。于是,好心的温庭筠出于对鱼幼薇前途的考虑,为他们从中撮合。李亿与鱼幼薇当然是一见钟情,在长安繁花如锦的阳春三月,一乘花轿就把盛妆艳饰的鱼幼薇,迎进了李亿为她在林亭置下的一栋精美的别墅中。

  林亭位于长安城西十余里,依山傍水,这里林木茂密,鸟语花香,是长安富家人喜爱的一个别墅区。在这里,金童玉女似的李亿与鱼幼薇,男欢女爱,度过了一段令人心醉的美好时光。然而好景不长,远在家乡江陵,李亿还有一个原配夫人裴氏。她见丈夫去京多时仍不来接自己,三天两头寄信催促。李亿只好亲自东下江陵,接裴氏来京。然而令鱼幼薇始料未及的是,裴氏的到来彻底地改变了她人生命运的轨迹。

  尽管一路上李亿赔尽了小心,劝导妻子裴氏接受他的偏房鱼幼薇,可出身名门的裴氏始终不肯点头。一进林亭别墅的大门,裴氏就喝令随身侍女,把出来迎接的鱼幼薇按在地上,用藤条毒打一顿,而且硬逼着李亿把鱼幼薇赶出家门。李亿实在拗不过裴氏,只好写下一纸休书,将鱼幼薇扫地出门。两人的婚姻仅仅维持了三个多月。当然,李亿表面上与鱼幼薇一刀两断,而暗地里却派人把鱼幼薇悄悄寄养在曲江附近的咸宜观中,并约定经常来看望鱼幼薇。

  咸宜观观主是个年迈的道姑,她为鱼幼薇取了“玄机”的道号,从此鱼幼薇成了鱼玄机。然而一位风华绝代、才情似锦的姑娘岂甘孤伴青灯做一世道姑。长夜无眠,鱼玄机在云房中思念着昔日的丈夫李亿,泪水和墨写下了一首《寄子安》:“醉别千卮不浣愁,离肠百结解无由。蕙兰销歇归春圃,杨柳东西绊客舟。聚散已悲云不定,恩情须学水长流。有花时节知难遇,未肯厌厌醉玉楼。”

  进入道观后,鱼幼薇把满腔愁情寄托在诗文上,希望李亿早来看望。李亿把鱼幼薇寄养在咸宜观,本意也是要寻机前来幽会的,却无奈妻子裴氏管束极严,裴家的势力又遍布京华,李亿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从不曾到咸宜观看望过鱼玄机。而鱼玄机朝思暮想,无奈了无李亿音讯,只有把痴情寄付诗中。这些诗虽然写就,但都无法捎给李亿,鱼玄机只有把诗笺抛入曲江之中,任凭一腔幽情随水空流。

  三、艳帜半卷春心动

  三年过去了,咸宜观中早人去楼空,只剩下鱼玄机孤零零一个人了。就在这时,她听说李忆早已携妻远赴扬州为官去了,鱼玄机才觉得自己被李亿抛弃了,空将一腔情意付之东流。这一连串的打击,使鱼玄机痛不欲生,一改过去洁身自爱的性情,索性放纵起来,让自己亮丽的才情和美貌,不至随一缕青烟而消散。于是,在冷冷清清的咸宜观中,她深夜秉烛,写下了一首后来传诵千古的《赠邻女》诗:“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这首诗不啻就是她人生的分水岭,在此之前,她是一个秀外慧中,痴情万缕的贤淑才女;从此后,她看破了人间真情,只为享乐纵情极欲,变成了一个放荡妖艳的女人。鱼玄机陆续收养了几个贫家幼女,作为她的弟子,开始过一种悠游闲荡的生活。她在观外贴出了一张“鱼玄机诗文候教”的红纸告示,这无异于在咸宜观门前高挑起一旗艳帜。果然没有几天工夫,消息就传遍了长安内外,自认有几分才情的文人雅士、风流公子,纷纷前往咸宜观拜访鱼玄机,谈诗论文,聊天调笑,以至昏天黑地,鱼玄机的艳名也就越传越广。

  此时的鱼玄机正值青春妙龄,既有少女的妩媚,又有成熟女性的风韵,再加上她的才华和风情,不知使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当时颇受她青睐的一个落第书生叫左名扬。她之所以钟情于左名扬,只因为他那一派贵公子风范和堂堂的容貌仪表,都酷似昔日的丈夫李亿。于是,她对左名扬倾注了满腔的柔情,完全是一副小妻子的神态。左名扬时常留宿在她的云房中,共享云雨之欢。为此左名扬还曾写下一首描写鱼玄机云房情景的诗:“白鸽飞时日欲斜,禅房宁谧品香茶;日暮钟声相送出,箔帘钉上挂袈裟。”这短短的二十八个字,虽然语意闪烁,但已可窥见他们二人云房中取乐的旖旎风光了。

  除左名扬之外,与鱼玄机来往密切的还有一位经营丝绸生意的富商李近仁。她在《迎李近仁员外》的诗中,所描述的情形简直就像闺中少妇欢天喜地地迎接远游归来的丈夫一般:“今日晨时闻喜鹊,昨宵灯下拜灯花。焚香出户迎潘岳,不羡牵牛织女家。”

  咸宜观中的开销用度基本上都包在李近仁身上,但他又丝毫不限制鱼玄机的交游。因而鱼玄机在委身李近仁的同时,又可与各种人物交往。这中间也包括温庭筠,但温庭筠与她一直保持着一种纯粹的师生友情。

  四、自古多情空余恨

  有一天,咸宜观中来了一位乐师名叫陈韪。身材魁梧,相貌清秀,神情略带几分腼腆,这不由吸引了鱼玄机的目光。陈韪走后,鱼玄机欲情如火,茶饭无心,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上灯时分,终于在情思迷离中,摊开彩笺,写下一首露骨的情诗:“恨寄朱弦上,含情意不任;早知云雨会,未起蕙兰心。灼灼桃兼李,无妨国士寻;苍苍松与桂,仍羡士人钦,月色庭阶净,歌声竹院深;门前红叶地,不扫待知音。”

  第三天清晨,陈韪又来到了咸宜观。原来他回去后也对美艳含情的鱼玄机念念不忘,找准闲暇时间,又急急地来会佳人了。鱼玄机一见自然喜出望外,把他引进云房,故意让他看见桌上的情诗。陈韪见诗,洞察了美人的心思,自己更加心神荡漾。于是关门掩帘,只听得云房内传出阵阵亲暱的笑语。从此陈韪便成了咸宜观中最受欢迎的客人,只要有时间,就来幽会鱼玄机。

  艳丽的日子不觉又是两三年,鱼玄机的贴身侍婢绿翘已经十八岁了,竟也出落得肌肤细腻,身姿丰腴。受鱼玄机的影响,也颇为善弄风情,双眼含媚。因绿翘做事机灵,又十分乖巧听话,所以深得鱼玄机的信任和重用。

  这年春天的一日,鱼玄机受邻院所邀去参加一个春游聚会,一直乐到暮色四合时才回到咸宜观。绿翘按惯例迎出来禀报道:“陈乐师午后来访,我告诉他你去的地方,他嗯了一声,就走了。”鱼玄机心想,经常自己外出,陈韪总是耐心地等她归来,今天怎么会急急地走了呢?再看绿翘,只见她双鬟微偏,面带潮红,双眸流露着春意,举止似乎也有些不自然,于是明白了一切。

  这天夜晚,鱼玄机把绿翘唤到房中,逼问绿翘有何不轨之事?又拿起藤条没命地向她抽打。绿翘被逼至极,便对鱼玄机反唇相讥,历数她的风流韵事。鱼玄机一把抓住绿翘的脖子,把她的头朝地上撞。等她力疲松手时,才发觉绿翘已经断气身亡。鱼玄机一看出了人命,顿时慌了手脚;然而她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当即定下神来,趁着夜深人静,在房后院中的紫藤花下挖了个坑,把绿翘的尸体埋了进去。后来无人问起,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不料在一个蝉鸣蛙叫的夏日,有两位新客来访。一客人无意之中发现紫藤花下浮土中的秘密,回家后告诉了在官府做衙役的兄长。官府派人挖出了绿翘的尸体。结果鱼玄机获罪被处以斩刑。这年她才二十五岁,身拥才女和荡妇双重人生的鱼玄机,历尽波折变幻的一生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一代才女香消玉殒引起了后人的一片热议,连美国《侨报》也十分关注鱼玄机的命运。《侨报》在援引《女人千年的荣誉与哀伤:红颜》一书的内容时说,她初为补阙李亿妾,因李妻不能容,出家于长安咸宜观为女道士,后自伤身世,大开艳帜,从弃妇变成了荡妇,过上了半娼式的生活,最终因为杀害侍女,被判死刑。不难看出,鱼玄机的一生既是红颜薄命的一生,也是误读人生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