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这些“鼓励”的话,正把抑郁症患者推向深渊,真关怀做到2点

  2019-08-15 08:22:00 问上医

  抑郁症,是能致死的病,不是“作”、不是“矫情”、不是“没事找事”,它和能看到的那些伤病一样,需要专业的治疗和照顾。

  抑郁症的症状主要包括兴趣下降、情绪低落、活动减少,同时还可能伴有精神运动性激越或迟滞、思维缓慢或注意困难、体重食欲变化、睡眠障碍、疲乏及自杀观念等。

  但这常被认为是“心眼小、矫情、作、小气、多愁善感、自寻烦恼”,就是抑郁症患者自己都可能意识不到是生病了。

  

  而家人和朋友,有许多是想着,多鼓励鼓励、多往正向引导引导,甚至灌输点阿Q精神,让他/她看开点就好了。

  所以,“加油”、“相信你”、“你是最棒的”、“乐观点”、“没事”、“这有啥”、“挺住”……这些鼓励的话天天讲,心是好的,但有时不一定能帮助到抑郁症患者。

  因为他们需要的是发自内心的关怀、真正的理解和全心的陪伴。

  下面,“问上医”给您说一说怎么更好的帮助抑郁症患者。

  1.容许他/她表达脆弱,不强迫坚强

  如果抑郁症患者,愿意诉说自己的脆弱,“我好难受”,是好事,他在向你展开心扉。

  这时候倾听、陪伴、拥抱、抚摸,不要先于他崩溃、大吼大叫、强迫他坚强起来。

  

  没有人能完全百分百的感知到另一个人的感觉,看到亲人朋友沮丧,我们本能的想要让他往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对抑郁症患者大吼:“开心起来”,就像对着断腿的人大叫:“站起来”一样。

  没有实质上的帮助、可行的实现措施,这样语言上的“命令”只会让病人压力更大、内心更加沮丧、更痛恨自己的“无能”。

  所以,不高兴就是不高兴,撑不住就是撑不住,不要用苍白的语言强迫坚强,不必为了提现自己的关心去说一些鼓励的话。

  倾听、理解、陪伴,让他感受到你和他在一起。

  2.不要把理所当然的“理解”强加给她/他

  我们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早起,可能因为想到上班要完成的绩效或者上学要未完成的报告感到紧张和烦闷。

  但抑郁症患者一天的开始,可能想的是怎么躲过去白天,躲过分分秒秒的煎熬时刻。他们的眼里工作、金钱、地位等等,也许都没有了意义,甚至生命都不再在乎。

  所以,我们眼睛里的那些烦心事,我们以为的她/他的烦心事和我们自以为是的理解与他/她的需要有时候南辕北辙。拿我们的这些理解去劝慰她/他,带给他的将是没有意义的聒噪,甚至然他/她进一步觉得,“这世界没人能理解我,他们说的跟我想的根本就完全不一样”。

  这反而可能加重患者的心理压力和病情。

  所以,不要自以为是的表达自己对他/她的理解。简单一点,告诉他无论如何都会爱他/她,会陪着他。

  

  一个好陪伴者,在患者最难的日子里,要注意地倾听、陪同,在患者欲哭无泪时,平静的说一句:你现在很难过是不是?

  默默地支持、倾听、尝试理解,不要一位鼓吹正能量。

  “问上医”-来自古城西安的医生团队,为您分享科学有趣的健康知识。

  抑郁症,是能致死的病,不是“作”、不是“矫情”、不是“没事找事”,它和能看到的那些伤病一样,需要专业的治疗和照顾。

  抑郁症的症状主要包括兴趣下降、情绪低落、活动减少,同时还可能伴有精神运动性激越或迟滞、思维缓慢或注意困难、体重食欲变化、睡眠障碍、疲乏及自杀观念等。

  但这常被认为是“心眼小、矫情、作、小气、多愁善感、自寻烦恼”,就是抑郁症患者自己都可能意识不到是生病了。

  

  而家人和朋友,有许多是想着,多鼓励鼓励、多往正向引导引导,甚至灌输点阿Q精神,让他/她看开点就好了。

  所以,“加油”、“相信你”、“你是最棒的”、“乐观点”、“没事”、“这有啥”、“挺住”……这些鼓励的话天天讲,心是好的,但有时不一定能帮助到抑郁症患者。

  因为他们需要的是发自内心的关怀、真正的理解和全心的陪伴。

  下面,“问上医”给您说一说怎么更好的帮助抑郁症患者。

  1.容许他/她表达脆弱,不强迫坚强

  如果抑郁症患者,愿意诉说自己的脆弱,“我好难受”,是好事,他在向你展开心扉。

  这时候倾听、陪伴、拥抱、抚摸,不要先于他崩溃、大吼大叫、强迫他坚强起来。

  

  没有人能完全百分百的感知到另一个人的感觉,看到亲人朋友沮丧,我们本能的想要让他往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对抑郁症患者大吼:“开心起来”,就像对着断腿的人大叫:“站起来”一样。

  没有实质上的帮助、可行的实现措施,这样语言上的“命令”只会让病人压力更大、内心更加沮丧、更痛恨自己的“无能”。

  所以,不高兴就是不高兴,撑不住就是撑不住,不要用苍白的语言强迫坚强,不必为了提现自己的关心去说一些鼓励的话。

  倾听、理解、陪伴,让他感受到你和他在一起。

  2.不要把理所当然的“理解”强加给她/他

  我们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早起,可能因为想到上班要完成的绩效或者上学要未完成的报告感到紧张和烦闷。

  但抑郁症患者一天的开始,可能想的是怎么躲过去白天,躲过分分秒秒的煎熬时刻。他们的眼里工作、金钱、地位等等,也许都没有了意义,甚至生命都不再在乎。

  所以,我们眼睛里的那些烦心事,我们以为的她/他的烦心事和我们自以为是的理解与他/她的需要有时候南辕北辙。拿我们的这些理解去劝慰她/他,带给他的将是没有意义的聒噪,甚至然他/她进一步觉得,“这世界没人能理解我,他们说的跟我想的根本就完全不一样”。

  这反而可能加重患者的心理压力和病情。

  所以,不要自以为是的表达自己对他/她的理解。简单一点,告诉他无论如何都会爱他/她,会陪着他。

  

  一个好陪伴者,在患者最难的日子里,要注意地倾听、陪同,在患者欲哭无泪时,平静的说一句:你现在很难过是不是?

  默默地支持、倾听、尝试理解,不要一位鼓吹正能量。

  “问上医”-来自古城西安的医生团队,为您分享科学有趣的健康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