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发出去的520红包能要回吗?七夕佳节,这些法律知识你要知道__凤凰网

?

“收到了520红包!”七夕佳节来临,许多人忙着在社交媒体上秀恩爱。不过,情侣间固然关系亲密,一旦分手,经济纠纷问题却变得格外棘手。520、1314这些数额的红包或转账,以及交往期间的其他礼物等,送出后还能要回吗?

巨额红包彩礼

分手后能否索回?

阿娟、阿军经亲友介绍相识,在2015年3月初确立恋爱关系,期间有大量金钱往来。分手后,男方提出让女方返还钻戒及彩礼310多万元。阿娟提出,自己也曾多次通过银行卡账户或微信红包向阿军转账合计共114万余元。

于是,这边,阿军将阿娟告上法庭要求返还彩礼;另一边,阿娟将阿军告上法院,要求返还向其转账的114万余元。

关于阿军起诉返还彩礼的诉讼,广州市白云区法院作出判决认为,彩礼系当事人一方以结婚为目的支付给另一方的钱物,如婚姻关系不能缔结,则给付彩礼的目的未能实现,给付方有权请求返还。考虑到原、被告双方举行订婚仪式后即同居生活已逾半年,法院依照婚姻法司法解释的规定,酌情判定被告阿娟应返还原告阿军290万余元。一审判决后,双方均没有上诉。

对于阿娟起诉阿军要求返还转账款114万余元,广州市白云区法院一审认为,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系恋爱关系,男女双方在恋爱期间为增进彼此感情互赠财物本属人之常情,但双方交往不到一年,阿娟赠予阿军财物高达114万余元,明显不合常理。从社会普遍认知来看,也不符合恋人之间日常消费水平。

结合阿军于2015年4月18日订婚的事实以及转账“52000”“8888.88”“88888.88”数字的寓意,可表明阿娟大量给付阿军财物,是为与阿军缔结婚姻,也即其行为是附条件的赠予。现阿娟期待的结婚目的并未实现,阿军应负有返还义务。一审判决阿军向阿娟返还114.799752万元。

广州中院二审认为,上述款项为近一年内不定期不定额的转账,数额有大有小,无论是通过银行转账还是微信红包给付的款项,未有证据显示阿娟明确说明所转款项以双方未来缔结婚姻为条件。除此之外,阿娟就本案起诉时主张案涉款项为借款,后变更其诉请为附条件的赠予。由此反映阿娟在转款时,并未明确以结婚为条件。

上述款项赠予期间,双方曾同居生活,结合转账时间及数额的不确定性,不排除部分款项用于双方共同生活。而双方在分手后,阿娟仍有向阿军转账。从阿娟多笔转账金额数字“52000”、“8888.88”等寓意表明,阿娟转账应属为联络感情和表达爱意,挽回阿军心意,并不能反映以结婚为条件而转账。上述款项总额虽较高,但从现有证据表明,阿娟个人经济条件较好,上述款项的给付并未超出合理范围。

广州中院判定,依照合同法,阿娟并未举出充分证据证明上述款项为附条件赠予,因而属恋爱期间的一般馈赠,阿娟已将上述款项向阿军给付,其现要求撤销赠予并返还款项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终审判决驳回阿娟的诉求。

对方父母“送”来货物

是赠予还是买卖?

小何、小冯分别是何家、冯家的子女,何家主营经济花木的种植,冯家主营家具生产和苗木种植。一次相亲后,小何、小冯两人坠入爱河,双方家庭也迅速进入“蜜月期”,两家的亲密关系从生活渐渐扩展到经济。

2016年3月份,何家向冯家送去五车树苗,因两家关系较好,没有签订书面的合同,冯家只在送货单进行签收。

8个月后,小何和小冯因性格不合渐生间隙,恋爱关系破裂。何家自觉“赔了夫人又折兵”,相亲不成反送了几车货,便向冯家索要货款。冯家则认为,送人之礼岂可收回,树苗是何家赠予的礼物,不应支付货款。2016年11月,何家一纸诉状将冯家告上法庭。

庭审期间,何家向法庭提交了出仓单以证明供货事实,主张双方为买卖合同关系,冯家应支付货款。冯家则提交证人证言、案外人录音等证据,认为双方属赠予合同关系,不应支付货款。

冯母称,以前虽答应会给钱,但要等收果后或年底给;另外,当初何家说送的是夏威夷坚果树苗,但实际上是萍婆树苗,冯家花大价钱培养了无价值的萍婆树,损失惨重,更不应向何家支付货款。

广州南沙法院认为,本案所能证明合同关系的是何家提交的两份出仓单,出仓单详细载明了产品种类、数量、单价、总价,符合买卖合同的基本形式要件。冯家没有提交直接的证据表明何家有赠予的意思表示,证人证言效力低于何家的书面证据,且证人证言也没有显示何家有将案涉树苗无偿赠予的意思表示。因此本案合同是买卖合同不是赠予合同。故判令冯家向何家支付货款76800元并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

【实习生】雷婕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南方号~自营号~日报时政部自营号~南方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