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离婚是一场无足轻重的灾难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她时间快要到了。周娇娇坐在床边给孩子盖了盖被子,又叠起了孩子的衣服。看着孩子带着微笑的入睡,感觉到时间不知不觉的慢了许多。她泯着嘴给孩子一个轻轻的吻。刚好,没有惊醒孩子,又恰到其分的展露了自己的不舍,这估计是一个母亲的怜慈。

  我悄悄的问她:东西都拿好了吗?

  她急急忙忙的走出了卧室,把门关了起来。

  这其实是一趟远途,从情感的相识走到情感的陌生。虽是近路,再回来就真的撇清了关系。

  汽车里我们都没有吱声。说了其实也都是些虚伪的废话,不如各自安逸的坐着舒服。谁会想到这婚说离就真的离了,而且还是闪离。

  我有时想两个人虽说有矛盾,但也不至于什么深仇大恨。

  其实我是受不了太多强势的女人,这几年我压榨了许多。心里挺委屈的。想着离婚后的自由,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欢快。

  分歧还得从孩子的说起。

  我跟她说了,要不我们回去发展吧,一来靠着家,再者孩子的学习我们可以稍加辅导。

  这一说周姣姣显得不太高兴了,面色不经意的暗淡了许多。我们的店面才刚刚有点起色,再说了投入了这么多成本。眼看着就要收益了,怎么能功亏一篑。

  我回她,那你也要看孰轻孰重啊,孩子的陪伴是用金钱买不到的。

  她朝我嚷了嚷,没有能力,你拿什么给孩子读书。

  总不能像你一个大专毕业生,上哪都找不到工作。

  可能是她说到了我的软肋,我狠狠的瞪了一眼。把她逼到了墙边。

  我妈身体不好,你是知道的。再吃不消孩子的折腾了。

  其实我也是出于本心话,老年人照顾孩子肯定不得周全。

  她出其不意的反问了我,原来你是舍不得你们陈家老小啊。那我们自己的死活,你就不闻不问了嘛。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脸被涨的通红,恨不得给她一巴掌。而我却用力的朝着墙壁上狠狠的砸了一下。手是流血的,心是解恨的。

  之后我隐隐的听到她说着: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全窝囊废。

  这样的场景其实出现过很多次,有时我想怯懦是爱嘛。

  于心像是,但结局却又不是。

  这是我们离家的第十年,孩子已经九岁。而我们陪她的日子不足几个月。

  汽车高速的行驶着,风景在飞驰的往后退,就像我们走过的这些年。我看着前方的路有些劳累,眼睛竟然酸红了起来。

  我从前视镜里看着她,看得出她依然有些劳累。

  以后有什么打算?一个人忙不过来可以找些下手打点打点。

  她从欣赏风景的情绪中反应了过来,应答了一声。

  等等吧,暂时还应付的过来。看得出来她其实是一个倔强的女人。

  她反问了我,我只是把以前的话重复说了一遍。

  过几天就回来,在这边找份工作。正好陪陪孩子,弥补一下缺失。

  不经意间,民政局已经快到了。我看了看导航――还有八公里,平均九十码,几分钟就到了。而婚姻呢,已经有了十几年,要是能过六十岁,也将近半辈子了。

  然而有时候的一瞬间足以摧毁一切,就像这场车祸一下。两个人都撞的惨烈,幸好抢救的及时。不然可能已经无力回天了。

  我躺在病床上,她的床铺紧挨着我,看的出她的伤势比我严重的多。我喊了她,她依旧昏迷不醒。

  我不能动弹的在心里喊着。该死的,离什么鬼婚,以后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巧手妙语

  1.4

  字数 1198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她时间快要到了。周娇娇坐在床边给孩子盖了盖被子,又叠起了孩子的衣服。看着孩子带着微笑的入睡,感觉到时间不知不觉的慢了许多。她泯着嘴给孩子一个轻轻的吻。刚好,没有惊醒孩子,又恰到其分的展露了自己的不舍,这估计是一个母亲的怜慈。

  我悄悄的问她:东西都拿好了吗?

  她急急忙忙的走出了卧室,把门关了起来。

  这其实是一趟远途,从情感的相识走到情感的陌生。虽是近路,再回来就真的撇清了关系。

  汽车里我们都没有吱声。说了其实也都是些虚伪的废话,不如各自安逸的坐着舒服。谁会想到这婚说离就真的离了,而且还是闪离。

  我有时想两个人虽说有矛盾,但也不至于什么深仇大恨。

  其实我是受不了太多强势的女人,这几年我压榨了许多。心里挺委屈的。想着离婚后的自由,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欢快。

  分歧还得从孩子的说起。

  我跟她说了,要不我们回去发展吧,一来靠着家,再者孩子的学习我们可以稍加辅导。

  这一说周姣姣显得不太高兴了,面色不经意的暗淡了许多。我们的店面才刚刚有点起色,再说了投入了这么多成本。眼看着就要收益了,怎么能功亏一篑。

  我回她,那你也要看孰轻孰重啊,孩子的陪伴是用金钱买不到的。

  她朝我嚷了嚷,没有能力,你拿什么给孩子读书。

  总不能像你一个大专毕业生,上哪都找不到工作。

  可能是她说到了我的软肋,我狠狠的瞪了一眼。把她逼到了墙边。

  我妈身体不好,你是知道的。再吃不消孩子的折腾了。

  其实我也是出于本心话,老年人照顾孩子肯定不得周全。

  她出其不意的反问了我,原来你是舍不得你们陈家老小啊。那我们自己的死活,你就不闻不问了嘛。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脸被涨的通红,恨不得给她一巴掌。而我却用力的朝着墙壁上狠狠的砸了一下。手是流血的,心是解恨的。

  之后我隐隐的听到她说着: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全窝囊废。

  这样的场景其实出现过很多次,有时我想怯懦是爱嘛。

  于心像是,但结局却又不是。

  这是我们离家的第十年,孩子已经九岁。而我们陪她的日子不足几个月。

  汽车高速的行驶着,风景在飞驰的往后退,就像我们走过的这些年。我看着前方的路有些劳累,眼睛竟然酸红了起来。

  我从前视镜里看着她,看得出她依然有些劳累。

  以后有什么打算?一个人忙不过来可以找些下手打点打点。

  她从欣赏风景的情绪中反应了过来,应答了一声。

  等等吧,暂时还应付的过来。看得出来她其实是一个倔强的女人。

  她反问了我,我只是把以前的话重复说了一遍。

  过几天就回来,在这边找份工作。正好陪陪孩子,弥补一下缺失。

  不经意间,民政局已经快到了。我看了看导航――还有八公里,平均九十码,几分钟就到了。而婚姻呢,已经有了十几年,要是能过六十岁,也将近半辈子了。

  然而有时候的一瞬间足以摧毁一切,就像这场车祸一下。两个人都撞的惨烈,幸好抢救的及时。不然可能已经无力回天了。

  我躺在病床上,她的床铺紧挨着我,看的出她的伤势比我严重的多。我喊了她,她依旧昏迷不醒。

  我不能动弹的在心里喊着。该死的,离什么鬼婚,以后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她时间快要到了。周娇娇坐在床边给孩子盖了盖被子,又叠起了孩子的衣服。看着孩子带着微笑的入睡,感觉到时间不知不觉的慢了许多。她泯着嘴给孩子一个轻轻的吻。刚好,没有惊醒孩子,又恰到其分的展露了自己的不舍,这估计是一个母亲的怜慈。

  我悄悄的问她:东西都拿好了吗?

  她急急忙忙的走出了卧室,把门关了起来。

  这其实是一趟远途,从情感的相识走到情感的陌生。虽是近路,再回来就真的撇清了关系。

  汽车里我们都没有吱声。说了其实也都是些虚伪的废话,不如各自安逸的坐着舒服。谁会想到这婚说离就真的离了,而且还是闪离。

  我有时想两个人虽说有矛盾,但也不至于什么深仇大恨。

  其实我是受不了太多强势的女人,这几年我压榨了许多。心里挺委屈的。想着离婚后的自由,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欢快。

  分歧还得从孩子的说起。

  我跟她说了,要不我们回去发展吧,一来靠着家,再者孩子的学习我们可以稍加辅导。

  这一说周姣姣显得不太高兴了,面色不经意的暗淡了许多。我们的店面才刚刚有点起色,再说了投入了这么多成本。眼看着就要收益了,怎么能功亏一篑。

  我回她,那你也要看孰轻孰重啊,孩子的陪伴是用金钱买不到的。

  她朝我嚷了嚷,没有能力,你拿什么给孩子读书。

  总不能像你一个大专毕业生,上哪都找不到工作。

  可能是她说到了我的软肋,我狠狠的瞪了一眼。把她逼到了墙边。

  我妈身体不好,你是知道的。再吃不消孩子的折腾了。

  其实我也是出于本心话,老年人照顾孩子肯定不得周全。

  她出其不意的反问了我,原来你是舍不得你们陈家老小啊。那我们自己的死活,你就不闻不问了嘛。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脸被涨的通红,恨不得给她一巴掌。而我却用力的朝着墙壁上狠狠的砸了一下。手是流血的,心是解恨的。

  之后我隐隐的听到她说着: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全窝囊废。

  这样的场景其实出现过很多次,有时我想怯懦是爱嘛。

  于心像是,但结局却又不是。

  这是我们离家的第十年,孩子已经九岁。而我们陪她的日子不足几个月。

  汽车高速的行驶着,风景在飞驰的往后退,就像我们走过的这些年。我看着前方的路有些劳累,眼睛竟然酸红了起来。

  我从前视镜里看着她,看得出她依然有些劳累。

  以后有什么打算?一个人忙不过来可以找些下手打点打点。

  她从欣赏风景的情绪中反应了过来,应答了一声。

  等等吧,暂时还应付的过来。看得出来她其实是一个倔强的女人。

  她反问了我,我只是把以前的话重复说了一遍。

  过几天就回来,在这边找份工作。正好陪陪孩子,弥补一下缺失。

  不经意间,民政局已经快到了。我看了看导航――还有八公里,平均九十码,几分钟就到了。而婚姻呢,已经有了十几年,要是能过六十岁,也将近半辈子了。

  然而有时候的一瞬间足以摧毁一切,就像这场车祸一下。两个人都撞的惨烈,幸好抢救的及时。不然可能已经无力回天了。

  我躺在病床上,她的床铺紧挨着我,看的出她的伤势比我严重的多。我喊了她,她依旧昏迷不醒。

  我不能动弹的在心里喊着。该死的,离什么鬼婚,以后我会照顾你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