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新修订问责条例解读③:分清责任归属坚持错责相当

新修订问责制条例的解释3:区分出处责任。坚持错误的责任并诚实。青岛2011.16.16我想分享

全心全意承担使命

在问责制原则中,增加“权力和责任相同,错误责任相等”,“集体决定和明确责任”;在澄清责任条款时,要求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进入新的高度。党组织和干部推卸责任.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旨在解决问责制无效和实践中简化问责制的问题,检查漏洞,并进一步阐明区分职责的原则和具体规定。

“在修订工作中,我们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则。首先,我们坚持以问题为导向,注重准确的责任制,区分责任,规范程序,并加强科学认真的责任制工作。第二,加强责任。承担责任,防止受到指责,并要求党组织和党的领导人注意发现自己的问题,寻找原因,勇敢和负责任。”中央纪委有关负责同志参加了修订工作。

2016年7月发布的《问责条例》为党的问责制工作提供了系统合规性,促进了问责制和问责制的默认设置,成为规范,并在党的严格管理中发挥了全面作用,但实际上还缺乏问责制,以及问责制的普遍化和简化。

例如,在华东某城市党建工作的监督中,发现该市有关部门在履行基层党建主要党派职责方面存在问题,而只有党委(党)组)已收到通知和批评,没有人负责。处理。问责制是敦促领导干部履行职责的“压力源”。由于集体责任代替了领导干部的个人责任,已经成为一些领导干部减轻责任的“减压阀”。

再举一个例子,在中国东北的一个城市中,在畜牧业特殊疫情的预防和控制中,有40多名工作贫困的人被追究责任。但是,其中90%是乡镇以下的工作人员,还有20多人是村级的防疫人员。在寻找责任制时,要寻找“软柿子”的捏法,对副职和下属的责任制,对首席官和上级的责任制要少一些,而要找到“后锅人”则容易,很难找到一个负责任的人。

2016《问责条例》规定问责目标为各级党委(党组),党工部门及其领导成员,各级纪律委员会(纪检组)及其领导成员,重点是主要负责人。但是,实际上,有些地方规避重担,负责的领导干部被打晕,上级由上级代替,普通干部由领导干部代替。从表面上看,这些对于责任的界限是“愚蠢和不清楚的”。从本质上讲,它们是“被理解和困惑的”。对于这些灵活的实践,需要根据指导原则和具体的操作指南进行规定。

在这方面,新修订的《问责条例》在第三种问责原则中增加了“权利和责任,错与责”,“集体决定,明确责任”,同时在第5条中,问责制进一步明确定义,“问责制的对象是党组织,党的领导干部,重点是党委(党组),党的工作机关及其领导成员,纪律委员会,纪律委员会(发送)机构及其主要成员。”此外,第六条增加了第二和第三款的规定,强调“党组织的责任制应对负责党组织的领导小组成员负责”,以及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不得对下级党组织和干部推卸责任。

责任制必须抓住“关键少数派”,以敦促它真正承担责任。这些规定不仅阐明了“谁应对这个问题负责”,还避免了“质疑不应追究的责任”;既不让责任感动摇于领导干部,又避免了靶心的偏离,责任感薄弱,也没有让基层普通的干部“底池”损害了责任感工作的公信力。

此外,第六条第一款进一步划分了党组织领导小组,领导小组的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小组的成员以及参与其中的小组成员的职责。决策和工作,强调“在职责范围内”承担责任。这突出了权力和责任的一致性,责任与责任,从事实中寻求真相,清除责任以及无所作为。

“新修订的《问责条例》坚持区别,分类和由谁负责,由谁负责,追究哪个责任级别,哪个责任级别,到什么程度,法律法规办公室的负责同志说:对于问责制,认真的问责制,精确的问责制和认真的问责制,应采取什么责任制,真正发挥问责制和警惕性的作用。

收款报告投诉

全心全意承担使命

在问责制原则中,增加“权力和责任相同,错误责任相等”,“集体决定和明确责任”;在澄清责任条款时,要求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进入新的高度。党组织和干部推卸责任.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旨在解决问责制无效和实践中的问责制简化,漏洞检查以及进一步明确区分职责的原则和具体规定的问题。

“在修订工作中,我们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则。首先,我们坚持以问题为导向,注重准确的责任制,区分责任,规范程序,并加强科学认真的责任制工作。第二,加强责任。承担责任,防止受到指责,并要求党组织和党的领导人注意发现自己的问题,寻找原因,勇敢和负责任。”中央纪委有关负责同志参加了修订工作。

2016年7月印发的《问责条例》为党的问责工作提供了制度遵循,推动失责必问、问责必严成为常态,发挥了全面从严治党的利器作用,但在实践中也出现了问责不力,以及问责泛化、简单化问题。

比如,华东某市在党建工作督导中,发现该市相关部门存在落实基层党建主体责任不到位等问题,但仅对党委(党组)进行了通报批评,相关责任人无一人受到问责处理。问责本是督促领导干部履职尽责的“加压器”,由于以集体责任代替领导干部个人责任,却成了一些领导干部减免责任的“减压阀”。

又如,东北某市在开展畜牧业专项疫情防控工作中,对工作不力的40多人进行了问责,然而,其中90%为乡镇以下工作人员,20多人为村级防疫人员。问责时找“软柿子”捏,对副职、下级问责多,对主官、上级问责少,找“背锅人”易,找负责人难。

2016年《问责条例》规定,问责对象是各级党委(党组)、党的工作部门及其领导成员,各级纪委(纪检组)及其领导成员,重点是主要负责人。然而,实践中,一些地方避重就轻,出现问责领导干部虚晃一枪,问责下级代替上级、问责一般干部代替领导干部等情况。这些表面上看是对责任界限“傻傻分不清楚”,实质上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这些搞变通的做法,需要从指导原则、具体操作指南等方面加以规定,予以杜绝。

对此,新修订的《问责条例》在第三条问责原则中新增“权责一致、错责相当”“集体决定、分清责任”的同时,还在第五条对问责对象进一步作出明确界定,“问责对象是党组织、党的领导干部,重点是党委(党组)、党的工作机关及其领导成员,纪委、纪委派驻(派出)机构及其领导成员”。此外,在第六条新增了第二款和第三款规定,强调“对党组织问责的,应当同时对该党组织中负有责任的领导班子成员进行问责”,要求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不得向下级党组织和干部推卸责任。

问责必须抓住“关键少数”,才能督促其真正把责任扛起来。这些规定,既明确“该问谁的责任”,又避免“问了不该问的责任”;既不让问责对领导干部虚晃一枪,避免靶心偏离、问责不力,更不让基层普通干部“背锅”,损害问责工作的公信力。

此外,第六条第一款对于党组织领导班子、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和直接主管的班子成员、参与决策和工作的班子成员的责任作了进一步划分,强调“在职责范围内”承担责任。这就突出了权责一致、错责相当,实事求是、分清责任,做到不枉不纵。

“新修订的《问责条例》坚持区别情况、分类处理,该是谁的责任就问谁的责任,该追究到哪一级的责任就追究到哪一级的责任,该问到什么程度就问到什么程度,该采取什么问责方式就采取什么问责方式,做到严肃问责、精准问责、慎重问责,真正起到问责一个、警醒一片的作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法规室有关负责同志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