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95岁叶嘉莹为诗铭志:不让中国吟诵失传

中国孔子基金会2011.9.11我要分享

“如果我可以生病而不死,仍然有工作的精力,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清理一年的束缚,让他们留给后代。不要让我们失去如此宝贵的损失。” 95岁那年中国古典诗歌叶家英如此诗词时,听众感动不已,掌声雷动。

9月10日,“叶嘉莹教授回国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天津南开大学开幕,来自国内外的数百名代表参加。图为南开大学党委书记杨庆山(右)和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左)向叶家英(中)赠送了终身管理信和校徽。张道正照片

9月10日,“叶嘉莹教授回国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研讨会”在南开大学开幕。来自美国,加拿大,新加坡,日本和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等地的数百人。代表参加了此次活动。

叶嘉莹1924年出生,1945年毕业于北京辅仁大学。她是中国古典诗歌的和尚和继承者。她以弘扬中国诗歌为己任。她研究了中西文化,并且写得很好,曾环游世界。 1979年春,叶嘉莹教授第一次回到南开花园任教。当时,他面对年轻的学生,并答应了《国家学者研究难忘的诗李铎》。

9月10日,“叶嘉莹教授回国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天津南开大学开幕,来自国内外的数百名代表参加。图为作家王萌的讲话。张道正照片

如今,叶先生过去播下的“诗”的种子已经四十年了,其中许多已经成为参天大树。当天出现的许多场面是叶家英先生的弟子,亲戚和朋友,其中许多是在中国传统文化被感染和弘扬后于清末出生的。

9月10日,“叶嘉莹教授回国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天津南开大学开幕,来自国内外的数百名代表参加。图为画家和南开大学毕生教授范增,他为叶家英展示了他的肖像。张道正照片

经过七十多年的教学,叶嘉莹将诗歌视为“民族生存的生命线”,并把中国古典诗歌定为“首选人”,这在世界多元文化的光芒中熠熠生辉。 2016年,叶嘉莹获得“世界华人奖”的人生成就奖; 2018年,他被选为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最有影响力的外国专家,并获得了年度``最美丽老师''的称号。

9月10日,“叶嘉莹教授回国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天津南开大学开幕,来自国内外的数百名代表参加。图为外交部长叶家英,台湾长庚大学负责人鲍家璇的讲话。张道正照片

回首叶嘉莹说:“对台湾学生感到抱歉。” “中国诗歌本来就是诵经。无论是李白还是杜甫,都是以痰为基础的。但是我在台湾的时候才30岁。这是一个女人,我要怪他们的诗。他们一定很害怕。所以我只教他们嘲笑节奏,从不教他们诗歌。我为他们感到难过。”

在加拿大和其他地方教书的时候,学生不多,有些是西方人,他们没法教你,所以叶嘉颖被认为很可惜。 “我希望我们的中国驴不会丢失。”叶嘉莹说,有谣传李都的诗是真的。真正的内是诗人内心的节奏。动能伴随着声音,所以中国诗歌吟诵一直很重要。

9月10日,“叶嘉莹教授回国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天津南开大学开幕,来自国内外的数百名代表参加。图为著名诗人和画家习慕容。张道正照片

有了这样的理解和紧迫的等待时间,叶嘉莹专门录制了数十个小时的音频和视频资料,为子孙后代留下了宝贵的信息。

“诗歌,甚至是元曲,我都被粉碎了。”叶嘉莹先生说,由于患病年龄,她继续更加努力地整理自己的愿望。她说:“如果我很幸运,我的身体可以恢复健康,但如果我能读懂它,我就必须更加努力地工作。找出真正的束缚,并把子孙后代几乎失去的束缚留给子孙后代。否则,对圣贤诗人和后来的学者们都感到抱歉。” p>

收款报告投诉

“如果我可以生病而不死,仍然有工作的精力,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清理一年的束缚,让他们留给后代。不要让我们失去如此宝贵的损失。” 95岁那年中国古典诗歌叶家英如此诗词时,听众感动不已,掌声雷动。

9月10日,“叶嘉莹教授回国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天津南开大学开幕,来自国内外的数百名代表参加。图为南开大学党委书记杨庆山(右)和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左)向叶家英(中)赠送了终身管理信和校徽。张道正照片

9月10日,“叶嘉莹教授回国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研讨会”在南开大学开幕。来自美国,加拿大,新加坡,日本和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等地的数百人。代表参加了此次活动。

叶嘉莹1924年出生,1945年毕业于北京辅仁大学。她是中国古典诗歌的和尚和继承者。她以弘扬中国诗歌为己任。她研究了中西文化,并且写得很好,曾环游世界。 1979年春,叶嘉莹教授第一次回到南开花园任教。当时,他面对年轻的学生,并答应了《国家学者研究难忘的诗李铎》。

9月10日,“叶嘉莹教授回国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天津南开大学开幕,来自国内外的数百名代表参加。图为作家王萌的讲话。张道正照片

如今,叶先生过去播下的“诗”的种子已经四十年了,其中许多已经成为参天大树。当天出现的许多场面是叶家英先生的弟子,亲戚和朋友,其中许多是在中国传统文化被感染和弘扬后于清末出生的。

9月10日,“叶嘉莹教授回国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天津南开大学开幕,来自国内外的数百名代表参加。图为画家和南开大学毕生教授范增,他为叶家英展示了他的肖像。张道正照片

叶家英在70多年的教书生涯中,把诗歌视为“民族生存的命脉”,甘愿成为中国古典诗歌的“摆渡人”,使诗歌在世界多元文化互动中光彩照人。2016年,叶家英荣获“影响世界华人奖”终身成就奖。2018年,她被评为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最具影响力外国专家名单,并被授予年度“最美教师”称号。

9月10日,叶家英教授回国任教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研讨会在天津南开大学开幕,数百名海内外代表出席。图为长庚大学校长叶家英侄子鲍家驹致辞。张道正面摄影

回首往事,叶家英说:“对不起台湾的学生”,中国诗歌主要是吟诵,无论是李白还是杜甫,都主要是吟诵。但是我在台湾的时候,我只是一个30多岁的女人,如果我用奇怪的声音吟诗给他们听,他们会很震惊。所以我只教他们规则,从不教他们背诵诗歌。我为他们感到非常抱歉。

在加拿大等地教书时,学生并不多,一些西方人也不会背诵,这让叶家英至今感到遗憾。”叶家英说,真正朗诵李杜诗歌是一种带有诗人内心情感的节奏。这种感人的力量是伴随着声音的,所以中国诗歌朗诵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

9月10日,叶家英教授回国任教40周年暨中国诗歌教育国际研讨会在天津南开大学开幕,数百名海内外代表出席。图为著名诗人、画家习慕容的演讲。张道正面摄影

带着这样的理解和紧迫感,叶家英专门录制了几十个小时的音像资料,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信息。

“诗歌,甚至是元曲,我都被粉碎了。”叶嘉莹先生说,由于患病年龄,她继续更加努力地整理自己的愿望。找出真正的束缚,将祖国几乎失去的束缚留给子孙后代。否则,对圣贤诗人和后来的学者们都感到抱歉。”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