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狐友校花大赛开启:「内容+社交」张朝阳“奇正相合”振兴搜狐

  2019 媒体训练营

  社交是互联网的中原,张朝阳做狐友是要逐鹿中原。

  

  文/左远良

  在互联网行业,张朝阳是这样一种存在,他是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启蒙者,创业的时间远远长于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起步也早于丁磊、王志东。鲜有互联网大佬,能像张朝阳这般,成立公司二十余年,仍然坚持在业务一线。

  归来仍是少年,今年张朝阳与媒体交流的次数更多,振兴搜狐,他的决心毋容置疑。就跟二十多年前一样,对未来充满信心,对未知充满好奇,二十年的风雨沧桑都隐藏在他偶尔安静的思考里。

  8月24日,2019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北京赛区启幕,这已经是第四届校花大赛,搜狐媒体大厦里美女云集,张朝阳亲自担任海选评委,一大早就来到现场指挥工作。不仅如此,他逢人便问有没有下载最新版本的“狐友”App?用起来感觉怎么样?展现出谦虚随和、平易近人的一面。

  当天上午,张朝阳还接受了包括《媒体训练营》在内等多家媒体的采访,他向记者表示:“现在网络剧生产量特别大,需要演员。校花大赛是我们选择演员的一个渠道,提供这样一个筛选机制,选拔出最美、最有才、最有魅力的校花来获得这样的荣誉,并作为狐友的推广大使,同时我们也会从中签约艺人。”

  

  △ 张朝阳接受记者采访

  除此之外,张朝阳还谈到了狐友目前的战略地位:“搜狐奇正相合,正就是搜狐新闻客户端、手机搜狐网这些媒体资产,还有它们的广告模式,搜狐视频的收费模式。奇就是出奇兵,狐友就是我们的奇兵,是社交网络,我们做社交网络历史上曾经做过好几次,这次我们认真要把它一定做下去,希望能够做成功,目前收到不错的效果。”

  张朝阳强调,社交是互联网的中原,做狐友就是要“逐鹿中原”。通过社交的强关联属性,去调动内容社区的活跃性,从而起到增加用户粘性的作用,对于用户而言,这就形成了区别于其它平台的稀缺性资源。关于狐友这款产品的发展和规划,会特别谨慎,就像“织毛衣”一样。

  被问及第三季度搜狐如何继续减亏时,张朝阳表示,目前集团赚钱的业务是畅游和搜狗,花钱的是视频还有媒体,经济下行还是令人担忧的,基本上仍会降低成本,把不赚钱的业务线关停并转让,同时创造更多各种各样独特的传播机会,来提高媒体平台的广告收入。

  1

  搜狐造星:完善娱乐产业闭环

  今年的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在全国设置有七大赛区,覆盖200多所重点高校,北京是第一站。所有参赛选手将接受从颜值、才艺、表演潜力等多方面的考验,而最终能冲到全国10强的校花,将有机会签约成为搜狐艺人,获得出演搜狐自制剧的机会。

  此次北京站的海选大约有300位参赛选手,每15人为一组轮番接受评委面试。与8月初刚落幕的国民“校草”大赛一样,搜狐对于校花选拔的人群比较贴近校园,更加真实、接地气。张朝阳称,“校花、校草大赛是为了真正选拔人,而不是为了镜头做节目,我们也坚持选拔素人。”

  对于国民校花的标准,“基本上要长得美、身材不错、有做演员的潜质、能表演。”张朝阳介绍,“在海选期间主要从‘天生丽质’这个角度来评判,到比赛后期,剩下就要看她们的表演、表达能力,以及性格的韧性是不是适合在影视娱乐方面发展。”因此第一轮并没有才艺展示环节。

  

  △ 狐友校花大赛选手面试

  最终脱颖而出的10强校花选手,将通过搜狐的多维度包装、专业演艺培训之后,开启自己的演艺道路。张朝阳称:“然后安排出演搜狐自制剧,一般从女三女四开始演。”譬如往届的刘贾玺、徐沁、孙嘉琪等校花,在签约搜狐后,已经接连出演《奈何Boss要娶我》《热搜女王》《哈哈健身房》《非黑即白》等爆款搜狐自制剧。

  事实上,通过“校花、校草”大赛选拔有潜质的素人,到系统演艺培训再参与自制剧的出演,搜狐已经探索出一套“小而美“的内容自制模式,在各大视频网站拼版权、大IP+流量明星,成本高居不下的背景下,另辟蹊径走通了一条商业闭环,持续驱动着自身娱乐内容的良性循环发展。

  校草、校花大赛的选拔,为搜狐在造星和自制内容的商业环节中完成了最上游的积累,“以剧造星”实现双向共赢。此前大鹏、于莎莎、白敬亭、韩东君、张若昀等艺人,就是凭借搜狐视频出品的《屌丝男士》《极品女士》《匆匆那年》《无心法师》《法医秦明》等自制剧成功圈粉,成就网络时代的流量神话。

  2

  发力狐友:做社交是逐鹿中原

  在每一轮面试结束后,张朝阳都会对参赛选手们说:“无论你们今天能否晋级,希望下来后都要多使用狐友,在上面多活跃多发动态。因为从历史角度看,曾经也有校花、校草大赛的选手落选,后来却出乎意料地在狐友上获得了成功。”

  比赛现场,每一位选手都需要报上自己的狐友ID,不少选手还与张朝阳交流关于狐友APP的使用感受,其中有一位参加过往届校花大赛的选手表示,自己在狐友上已经收获了近十万粉丝,现在开始代言一些品牌,相比以往能接到更多的商业广告约拍活动。

  在采访环节,被记者问到社交领域竞争激烈,搜狐为什么要做社交?张朝阳如此说,“逐鹿中原,社交是互联网的中原。”他进一步解释到,“社交的互动性如果有N个人的话,社交网络的N计算方法是非常多的,单位人的互动性是最高的。如果新闻的话一条新闻N个人对多N次,如果社交的话,N个人相互作用的次数远远大于对1.0资讯的消费。”

  

  △ 参赛选手聊狐友APP使用感受

  在张朝阳看来,“狐友APP则满足了弥补陌生人从陌生到熟悉过程开阔的地段现在没有好的APP来满足需求。”例如对观众而言,校花大赛将在狐友上用社交网络和视频或者直播多种形式,包括Vlog全方位记录,让人能够比较清晰地多角度、多维度去了解整个事情的过程,触达到碎片化的圈层。

  谈到狐友未来是否会和搜狐旗下其他产品结合时,张朝阳表示特别谨慎,每个产品有它的人设,不同的人设硬拉到一起是不好的。比如搜狐视频、搜狐号跟狐友的关系都是很谨慎的,狐友像是在慢慢织毛衣似的织一个社交圈,而不是生硬地把搜狐其它的资产又搬过来,那样往往被证明是不成功的。

  他还表示,未来会在狐友App的运营上投入一些资源,但不会为了DAU和拉新拉活来纯粹追求KPI,特别谨慎。至于是否会向“下沉市场”发力,他认为会狐友目前圈定的人群还是偏年轻化、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人以群分,希望上面活跃的会投其所好去发展,不断扩张自己的社交圈。

  张朝阳也立志成为一个好的“产品经理”,一直介绍狐友2.0在很多细节设计上都花了心思。可见搜狐的改变,其实更多的是回归商业本质,而不是迎合浮躁的外部环境人云亦云,无论做产品还是做内容皆是如此。从长远角度来看,狐友这种基于社交网络构成的用户社群具备极高的竞争壁垒。

  3

  回归内容:开源节流盈利可期

  纵观时下的互联网媒体生态的构建,技术与算法并不算什么壁垒,这就需要回归商业本质和用户体验,而内容是一切的核心。因此,张朝阳也谈到了搜狐下半年要举办的有特色的财经峰会、AI峰会。“很多活动本身就是内容产生的过程,所以论坛峰会就是内容产生的过程。”

  “我们作为一个媒体平台对峰会产生报道内容,而娱乐这边这么多活动,包括校花、校草大赛、无人机大赛的活动,都是在媒体平台报道,这个是媒体的两个侧面,严肃媒体平台和娱乐营销平台。”张朝阳称,集团这边主要围绕这样一个媒体产生内容分发的生态链来布局,有更多各种各样独特的传播机会,欢迎广大的广告商来做广告。

  “内容的产生有自媒体的产生,有网络剧的制作,还有短视频的分享,包括UGC用户产生内容。内容的分发有PC上大家看门户,有手机搜狐网用浏览器来访问,用搜索引擎可以搜到很多搜狐的内容,还有用搜狐新闻可以用信息流的分发模式机器学习计算,还有社交网络的分发方式,狐友的分发方式。”张朝阳介绍。

  对于搜狐而言,媒体和视频是贯穿其一路发展的两大核心业务。然而不得不说的是,这两大领域也是时下竞争无比激烈的“血海”,无论是媒体的渠道投入还是视频的内容制作,成本都非常高,这是整个行业都面临的共同难题,也是搜狐此前亏损的主要原因。

  为此,搜狐在这两条线上也探索出了具备自身特色的发展道路,进行开源节流控制成本,张朝阳表示:“媒体包括新闻APP渠道的投入包括搜狐视频的投入,逐渐把这个产品走向从PGC到UGC用户产生内容走向社交网络的模式,这是长久的战略。”

  

  △ 今年6月初狐友APP正式发布

  从最新财报数据来看这一战略成效显著,搜狐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为2.76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18%;在线游戏收入为1.02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3%,较2018年同期增长8%。而搜狐媒体与搜狐视频第二季度亏损680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减亏15%。

  不难看出,这一季搜狐的搜索及游戏业务增长态势明显,而媒体与视频的亏损也明显收窄,各业务之间的协同性逐渐提升。今年以来,广告主预算削减的消息广为流传,搜狐受此影响其实相对比预期要小得多,得益于活跃的用户社群具备了较高的广告价值。

  由此可见,搜狐的股价明显被低估了。夯实媒体、视频这两大传统业务,如今加上蓄势待发的“狐友”社交,搜狐又多了许多新内涵和新玩法。

  在张朝阳的带领下,搜狐正在复兴的大路上狂奔,现在所走的每一步其实都经过了细致的考量,在第四季度扭亏为盈有望,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心也指日可待。

  社交是互联网的中原,张朝阳做狐友是要逐鹿中原。

  

  文/左远良

  在互联网行业,张朝阳是这样一种存在,他是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启蒙者,创业的时间远远长于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起步也早于丁磊、王志东。鲜有互联网大佬,能像张朝阳这般,成立公司二十余年,仍然坚持在业务一线。

  归来仍是少年,今年张朝阳与媒体交流的次数更多,振兴搜狐,他的决心毋容置疑。就跟二十多年前一样,对未来充满信心,对未知充满好奇,二十年的风雨沧桑都隐藏在他偶尔安静的思考里。

  8月24日,2019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北京赛区启幕,这已经是第四届校花大赛,搜狐媒体大厦里美女云集,张朝阳亲自担任海选评委,一大早就来到现场指挥工作。不仅如此,他逢人便问有没有下载最新版本的“狐友”App?用起来感觉怎么样?展现出谦虚随和、平易近人的一面。

  当天上午,张朝阳还接受了包括《媒体训练营》在内等多家媒体的采访,他向记者表示:“现在网络剧生产量特别大,需要演员。校花大赛是我们选择演员的一个渠道,提供这样一个筛选机制,选拔出最美、最有才、最有魅力的校花来获得这样的荣誉,并作为狐友的推广大使,同时我们也会从中签约艺人。”

  

  △ 张朝阳接受记者采访

  除此之外,张朝阳还谈到了狐友目前的战略地位:“搜狐奇正相合,正就是搜狐新闻客户端、手机搜狐网这些媒体资产,还有它们的广告模式,搜狐视频的收费模式。奇就是出奇兵,狐友就是我们的奇兵,是社交网络,我们做社交网络历史上曾经做过好几次,这次我们认真要把它一定做下去,希望能够做成功,目前收到不错的效果。”

  张朝阳强调,社交是互联网的中原,做狐友就是要“逐鹿中原”。通过社交的强关联属性,去调动内容社区的活跃性,从而起到增加用户粘性的作用,对于用户而言,这就形成了区别于其它平台的稀缺性资源。关于狐友这款产品的发展和规划,会特别谨慎,就像“织毛衣”一样。

  被问及第三季度搜狐如何继续减亏时,张朝阳表示,目前集团赚钱的业务是畅游和搜狗,花钱的是视频还有媒体,经济下行还是令人担忧的,基本上仍会降低成本,把不赚钱的业务线关停并转让,同时创造更多各种各样独特的传播机会,来提高媒体平台的广告收入。

  1

  搜狐造星:完善娱乐产业闭环

  今年的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在全国设置有七大赛区,覆盖200多所重点高校,北京是第一站。所有参赛选手将接受从颜值、才艺、表演潜力等多方面的考验,而最终能冲到全国10强的校花,将有机会签约成为搜狐艺人,获得出演搜狐自制剧的机会。

  此次北京站的海选大约有300位参赛选手,每15人为一组轮番接受评委面试。与8月初刚落幕的国民“校草”大赛一样,搜狐对于校花选拔的人群比较贴近校园,更加真实、接地气。张朝阳称,“校花、校草大赛是为了真正选拔人,而不是为了镜头做节目,我们也坚持选拔素人。”

  对于国民校花的标准,“基本上要长得美、身材不错、有做演员的潜质、能表演。”张朝阳介绍,“在海选期间主要从‘天生丽质’这个角度来评判,到比赛后期,剩下就要看她们的表演、表达能力,以及性格的韧性是不是适合在影视娱乐方面发展。”因此第一轮并没有才艺展示环节。

  

  △ 狐友校花大赛选手面试

  最终脱颖而出的10强校花选手,将通过搜狐的多维度包装、专业演艺培训之后,开启自己的演艺道路。张朝阳称:“然后安排出演搜狐自制剧,一般从女三女四开始演。”譬如往届的刘贾玺、徐沁、孙嘉琪等校花,在签约搜狐后,已经接连出演《奈何Boss要娶我》《热搜女王》《哈哈健身房》《非黑即白》等爆款搜狐自制剧。

  事实上,通过“校花、校草”大赛选拔有潜质的素人,到系统演艺培训再参与自制剧的出演,搜狐已经探索出一套“小而美“的内容自制模式,在各大视频网站拼版权、大IP+流量明星,成本高居不下的背景下,另辟蹊径走通了一条商业闭环,持续驱动着自身娱乐内容的良性循环发展。

  校草、校花大赛的选拔,为搜狐在造星和自制内容的商业环节中完成了最上游的积累,“以剧造星”实现双向共赢。此前大鹏、于莎莎、白敬亭、韩东君、张若昀等艺人,就是凭借搜狐视频出品的《屌丝男士》《极品女士》《匆匆那年》《无心法师》《法医秦明》等自制剧成功圈粉,成就网络时代的流量神话。

  2

  发力狐友:做社交是逐鹿中原

  在每一轮面试结束后,张朝阳都会对参赛选手们说:“无论你们今天能否晋级,希望下来后都要多使用狐友,在上面多活跃多发动态。因为从历史角度看,曾经也有校花、校草大赛的选手落选,后来却出乎意料地在狐友上获得了成功。”

  比赛现场,每一位选手都需要报上自己的狐友ID,不少选手还与张朝阳交流关于狐友APP的使用感受,其中有一位参加过往届校花大赛的选手表示,自己在狐友上已经收获了近十万粉丝,现在开始代言一些品牌,相比以往能接到更多的商业广告约拍活动。

  在采访环节,被记者问到社交领域竞争激烈,搜狐为什么要做社交?张朝阳如此说,“逐鹿中原,社交是互联网的中原。”他进一步解释到,“社交的互动性如果有N个人的话,社交网络的N计算方法是非常多的,单位人的互动性是最高的。如果新闻的话一条新闻N个人对多N次,如果社交的话,N个人相互作用的次数远远大于对1.0资讯的消费。”

  

  △ 参赛选手聊狐友APP使用感受

  在张朝阳看来,“狐友APP则满足了弥补陌生人从陌生到熟悉过程开阔的地段现在没有好的APP来满足需求。”例如对观众而言,校花大赛将在狐友上用社交网络和视频或者直播多种形式,包括Vlog全方位记录,让人能够比较清晰地多角度、多维度去了解整个事情的过程,触达到碎片化的圈层。

  谈到狐友未来是否会和搜狐旗下其他产品结合时,张朝阳表示特别谨慎,每个产品有它的人设,不同的人设硬拉到一起是不好的。比如搜狐视频、搜狐号跟狐友的关系都是很谨慎的,狐友像是在慢慢织毛衣似的织一个社交圈,而不是生硬地把搜狐其它的资产又搬过来,那样往往被证明是不成功的。

  他还表示,未来会在狐友App的运营上投入一些资源,但不会为了DAU和拉新拉活来纯粹追求KPI,特别谨慎。至于是否会向“下沉市场”发力,他认为会狐友目前圈定的人群还是偏年轻化、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人以群分,希望上面活跃的会投其所好去发展,不断扩张自己的社交圈。

  张朝阳也立志成为一个好的“产品经理”,一直介绍狐友2.0在很多细节设计上都花了心思。可见搜狐的改变,其实更多的是回归商业本质,而不是迎合浮躁的外部环境人云亦云,无论做产品还是做内容皆是如此。从长远角度来看,狐友这种基于社交网络构成的用户社群具备极高的竞争壁垒。

  3

  回归内容:开源节流盈利可期

  纵观时下的互联网媒体生态的构建,技术与算法并不算什么壁垒,这就需要回归商业本质和用户体验,而内容是一切的核心。因此,张朝阳也谈到了搜狐下半年要举办的有特色的财经峰会、AI峰会。“很多活动本身就是内容产生的过程,所以论坛峰会就是内容产生的过程。”

  “我们作为一个媒体平台对峰会产生报道内容,而娱乐这边这么多活动,包括校花、校草大赛、无人机大赛的活动,都是在媒体平台报道,这个是媒体的两个侧面,严肃媒体平台和娱乐营销平台。”张朝阳称,集团这边主要围绕这样一个媒体产生内容分发的生态链来布局,有更多各种各样独特的传播机会,欢迎广大的广告商来做广告。

  “内容的产生有自媒体的产生,有网络剧的制作,还有短视频的分享,包括UGC用户产生内容。内容的分发有PC上大家看门户,有手机搜狐网用浏览器来访问,用搜索引擎可以搜到很多搜狐的内容,还有用搜狐新闻可以用信息流的分发模式机器学习计算,还有社交网络的分发方式,狐友的分发方式。”张朝阳介绍。

  对于搜狐而言,媒体和视频是贯穿其一路发展的两大核心业务。然而不得不说的是,这两大领域也是时下竞争无比激烈的“血海”,无论是媒体的渠道投入还是视频的内容制作,成本都非常高,这是整个行业都面临的共同难题,也是搜狐此前亏损的主要原因。

  为此,搜狐在这两条线上也探索出了具备自身特色的发展道路,进行开源节流控制成本,张朝阳表示:“媒体包括新闻APP渠道的投入包括搜狐视频的投入,逐渐把这个产品走向从PGC到UGC用户产生内容走向社交网络的模式,这是长久的战略。”

  

  △ 今年6月初狐友APP正式发布

  从最新财报数据来看这一战略成效显著,搜狐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为2.76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18%;在线游戏收入为1.02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3%,较2018年同期增长8%。而搜狐媒体与搜狐视频第二季度亏损680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减亏15%。

  不难看出,这一季搜狐的搜索及游戏业务增长态势明显,而媒体与视频的亏损也明显收窄,各业务之间的协同性逐渐提升。今年以来,广告主预算削减的消息广为流传,搜狐受此影响其实相对比预期要小得多,得益于活跃的用户社群具备了较高的广告价值。

  由此可见,搜狐的股价明显被低估了。夯实媒体、视频这两大传统业务,如今加上蓄势待发的“狐友”社交,搜狐又多了许多新内涵和新玩法。

  在张朝阳的带领下,搜狐正在复兴的大路上狂奔,现在所走的每一步其实都经过了细致的考量,在第四季度扭亏为盈有望,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心也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