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正常对待每一个人,就是一个奇迹

  “医生从遥远的城市来看我

  他们站在我床边对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

  他们说我一定是上帝亲自创造的奇迹

  迄今为止他们不能提供任何解释”

  --娜塔莎·莫森特《奇迹》

  断断续续,我终于读完了西班牙作家帕拉西奥的《奇迹男孩》。之所以断断续续,是因为我经常会读不下去,可能多读几句,就会热泪盈眶。

  

  图片所有权归勤俭持家少女越_所有

  《奇迹男孩》的主人公是十岁的奥古斯特,书中也常常称他为奥吉。奥吉像身边其他普通的小孩子一样,喜欢吃冰激凌,看星球大战,玩地下城与勇士。但他同时也是一个不普通的孩子——天生脸部畸形,十岁的他先后经历了二十几次手术。终于不需要再接受频繁的手术,奥吉才得以开始上学,整本书围绕着他如何融入学校的经历。

  如果我继续聊奥吉,我可以说上一整篇关于他的惨痛经历,可是我不想。其一,我四肢健全,五官端正。我觉得自己可能体会不到像奥吉一样的人,他们背后所经历的苦难;其二,我觉得作为一个健全的人,我有必要了解一下今后该如何面对像奥吉一样的人。奥吉之所以能实现奇迹,也是因为他很幸运的有这么多善良的人陪伴着他。

  书的开头是以奥吉第一人称展开的,原来奇迹男孩是面部有缺陷的,我的同情马上卷上心头。然后每次他受到了别人的异样眼光和恶劣言语,我都会义愤填膺。

  第二章是站在奥吉姐姐维娅的角度。“他的眼睛比正常位置低了一英寸,几乎掉到了脸中间……他的头部在耳朵的位置瘪了进去,像是有人用大钳子把他的脸从中间夹了一下……如果不是动手术把他的腿骨移植到了下颚,他根本就没有下巴。”当维娅从她的角度描述了奥吉真实的模样,奥吉在我眼前变得形象了。我发现自己只知道脸部缺陷是不正常的,但我想象不出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在大街上总会逃避看他们,也是因为没人会这么具体的描述给我听。

  当奥吉因为好朋友杰克背地里说,他跟奥吉玩是图什曼校长的意思,他不想去上学了,姐姐维娅劝说道,“如果你不去上学,我就会告诉妈妈和爸爸关于杰克威尔的事情。图什曼也许会把你召到学校,让杰克和别的孩子当着大家的面向你道歉,然后每个人都会像对待一个上学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一样对待你。这是你希望的吗?这就是可能发生的事情。”奥吉听到姐姐说到这儿,很快就改变了主意,决定继续上学。原因也很简单,奥吉不愿意被特殊对待。

  人称第二次转向了奥吉的另一个好朋友萨默尔。萨默尔是第一个愿意和奥吉坐在一起吃午饭的。她坦白自己用了两个周才适应了奥吉的脸,但她补充道,“还应该说的是,我再也不同情他了,那也许是让我第一次挨着他坐的原因,但不是我继续跟他坐一块儿的原因。我继续跟他坐一块儿,是因为他有趣。“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奥吉质疑萨默尔是否也是校长安排跟他一起玩的,萨默尔真的很生气。因为在萨默尔心里,奥吉并不特殊,而是特别。

  接下来小说换到了杰克的人称。他没上学的时候就在街上见到过奥吉,第一次见到就大声尖叫了一声,然后马上就被保姆维罗妮卡带走了。一路上维罗妮卡训斥小杰克,杰克抹着眼泪说自己不是故意的。然后维罗妮卡的一句话戳到内心,她说,“杰克,有时候你不一定要故意伤害人才会伤害人。” 我想这也是作者的初衷,我们不经意间的一个表现,就会给他人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

  还有太多奥吉身边的人在支持他……奥吉的爸爸为了让儿子能真正坚强起来,偷偷丢掉了奥吉一直以来逃避用的头盔,让他勇敢地面对他人,接受自己;在走近大自然之旅中,奥吉受到高年级同学的欺负,毕彻预科的同学竟然奋不顾身地把奥吉解救了出来;图什曼校长一直在默默地帮助奥吉融入学校这个大家庭,在五年级毕业之际,还为他颁发了亨利沃得毕彻奖章,以此赞扬奥吉的伟大——“利用自己的能力激励最多心灵的人”。

  奇迹男孩,奇迹在于他身边一直默默支持他的人,让他越过自己心里的层层障碍,完成真正的蜕变。虽然自己无法和奥吉感同身受,但我明白了如何去面对像奥吉这样本性善良却命运多舛的人。我发现,那个只读到奥吉面部缺陷时候的我自己,根本就是盲目施舍同情心。面对“奥吉”们,我们不应该像对待有特殊需要的人一样去对待他们。你的同情,他们不需要;他们真的需要的,就是你能正常对待他们。

  最后,我想分享一下这本书译者雷淑容女士在文末的感想。这是一段在翻译过程中,她和儿子的对话。

  儿子:“妈妈,如果不能跟他们(奥吉)做朋友,那该怎么办?

  妈妈:“其实你只要克服一下内心的恐惧就可以了。只要选择不害怕,你就会发现,做不做朋友一点都不重要,你甚至都不用去帮他们,只要正常对待他们就是最大的善意。”

  

  夏叶未老

  0.7

  字数 1794

  “医生从遥远的城市来看我

  他们站在我床边对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

  他们说我一定是上帝亲自创造的奇迹

  迄今为止他们不能提供任何解释”

  --娜塔莎·莫森特《奇迹》

  断断续续,我终于读完了西班牙作家帕拉西奥的《奇迹男孩》。之所以断断续续,是因为我经常会读不下去,可能多读几句,就会热泪盈眶。

  

  图片所有权归勤俭持家少女越_所有

  《奇迹男孩》的主人公是十岁的奥古斯特,书中也常常称他为奥吉。奥吉像身边其他普通的小孩子一样,喜欢吃冰激凌,看星球大战,玩地下城与勇士。但他同时也是一个不普通的孩子——天生脸部畸形,十岁的他先后经历了二十几次手术。终于不需要再接受频繁的手术,奥吉才得以开始上学,整本书围绕着他如何融入学校的经历。

  如果我继续聊奥吉,我可以说上一整篇关于他的惨痛经历,可是我不想。其一,我四肢健全,五官端正。我觉得自己可能体会不到像奥吉一样的人,他们背后所经历的苦难;其二,我觉得作为一个健全的人,我有必要了解一下今后该如何面对像奥吉一样的人。奥吉之所以能实现奇迹,也是因为他很幸运的有这么多善良的人陪伴着他。

  书的开头是以奥吉第一人称展开的,原来奇迹男孩是面部有缺陷的,我的同情马上卷上心头。然后每次他受到了别人的异样眼光和恶劣言语,我都会义愤填膺。

  第二章是站在奥吉姐姐维娅的角度。“他的眼睛比正常位置低了一英寸,几乎掉到了脸中间……他的头部在耳朵的位置瘪了进去,像是有人用大钳子把他的脸从中间夹了一下……如果不是动手术把他的腿骨移植到了下颚,他根本就没有下巴。”当维娅从她的角度描述了奥吉真实的模样,奥吉在我眼前变得形象了。我发现自己只知道脸部缺陷是不正常的,但我想象不出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在大街上总会逃避看他们,也是因为没人会这么具体的描述给我听。

  当奥吉因为好朋友杰克背地里说,他跟奥吉玩是图什曼校长的意思,他不想去上学了,姐姐维娅劝说道,“如果你不去上学,我就会告诉妈妈和爸爸关于杰克威尔的事情。图什曼也许会把你召到学校,让杰克和别的孩子当着大家的面向你道歉,然后每个人都会像对待一个上学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一样对待你。这是你希望的吗?这就是可能发生的事情。”奥吉听到姐姐说到这儿,很快就改变了主意,决定继续上学。原因也很简单,奥吉不愿意被特殊对待。

  人称第二次转向了奥吉的另一个好朋友萨默尔。萨默尔是第一个愿意和奥吉坐在一起吃午饭的。她坦白自己用了两个周才适应了奥吉的脸,但她补充道,“还应该说的是,我再也不同情他了,那也许是让我第一次挨着他坐的原因,但不是我继续跟他坐一块儿的原因。我继续跟他坐一块儿,是因为他有趣。“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奥吉质疑萨默尔是否也是校长安排跟他一起玩的,萨默尔真的很生气。因为在萨默尔心里,奥吉并不特殊,而是特别。

  接下来小说换到了杰克的人称。他没上学的时候就在街上见到过奥吉,第一次见到就大声尖叫了一声,然后马上就被保姆维罗妮卡带走了。一路上维罗妮卡训斥小杰克,杰克抹着眼泪说自己不是故意的。然后维罗妮卡的一句话戳到内心,她说,“杰克,有时候你不一定要故意伤害人才会伤害人。” 我想这也是作者的初衷,我们不经意间的一个表现,就会给他人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

  还有太多奥吉身边的人在支持他……奥吉的爸爸为了让儿子能真正坚强起来,偷偷丢掉了奥吉一直以来逃避用的头盔,让他勇敢地面对他人,接受自己;在走近大自然之旅中,奥吉受到高年级同学的欺负,毕彻预科的同学竟然奋不顾身地把奥吉解救了出来;图什曼校长一直在默默地帮助奥吉融入学校这个大家庭,在五年级毕业之际,还为他颁发了亨利沃得毕彻奖章,以此赞扬奥吉的伟大——“利用自己的能力激励最多心灵的人”。

  奇迹男孩,奇迹在于他身边一直默默支持他的人,让他越过自己心里的层层障碍,完成真正的蜕变。虽然自己无法和奥吉感同身受,但我明白了如何去面对像奥吉这样本性善良却命运多舛的人。我发现,那个只读到奥吉面部缺陷时候的我自己,根本就是盲目施舍同情心。面对“奥吉”们,我们不应该像对待有特殊需要的人一样去对待他们。你的同情,他们不需要;他们真的需要的,就是你能正常对待他们。

  最后,我想分享一下这本书译者雷淑容女士在文末的感想。这是一段在翻译过程中,她和儿子的对话。

  儿子:“妈妈,如果不能跟他们(奥吉)做朋友,那该怎么办?

  妈妈:“其实你只要克服一下内心的恐惧就可以了。只要选择不害怕,你就会发现,做不做朋友一点都不重要,你甚至都不用去帮他们,只要正常对待他们就是最大的善意。”

  “医生从遥远的城市来看我

  他们站在我床边对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

  他们说我一定是上帝亲自创造的奇迹

  迄今为止他们不能提供任何解释”

  --娜塔莎·莫森特《奇迹》

  断断续续,我终于读完了西班牙作家帕拉西奥的《奇迹男孩》。之所以断断续续,是因为我经常会读不下去,可能多读几句,就会热泪盈眶。

  

  图片所有权归勤俭持家少女越_所有

  《奇迹男孩》的主人公是十岁的奥古斯特,书中也常常称他为奥吉。奥吉像身边其他普通的小孩子一样,喜欢吃冰激凌,看星球大战,玩地下城与勇士。但他同时也是一个不普通的孩子——天生脸部畸形,十岁的他先后经历了二十几次手术。终于不需要再接受频繁的手术,奥吉才得以开始上学,整本书围绕着他如何融入学校的经历。

  如果我继续聊奥吉,我可以说上一整篇关于他的惨痛经历,可是我不想。其一,我四肢健全,五官端正。我觉得自己可能体会不到像奥吉一样的人,他们背后所经历的苦难;其二,我觉得作为一个健全的人,我有必要了解一下今后该如何面对像奥吉一样的人。奥吉之所以能实现奇迹,也是因为他很幸运的有这么多善良的人陪伴着他。

  书的开头是以奥吉第一人称展开的,原来奇迹男孩是面部有缺陷的,我的同情马上卷上心头。然后每次他受到了别人的异样眼光和恶劣言语,我都会义愤填膺。

  第二章是站在奥吉姐姐维娅的角度。“他的眼睛比正常位置低了一英寸,几乎掉到了脸中间……他的头部在耳朵的位置瘪了进去,像是有人用大钳子把他的脸从中间夹了一下……如果不是动手术把他的腿骨移植到了下颚,他根本就没有下巴。”当维娅从她的角度描述了奥吉真实的模样,奥吉在我眼前变得形象了。我发现自己只知道脸部缺陷是不正常的,但我想象不出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在大街上总会逃避看他们,也是因为没人会这么具体的描述给我听。

  当奥吉因为好朋友杰克背地里说,他跟奥吉玩是图什曼校长的意思,他不想去上学了,姐姐维娅劝说道,“如果你不去上学,我就会告诉妈妈和爸爸关于杰克威尔的事情。图什曼也许会把你召到学校,让杰克和别的孩子当着大家的面向你道歉,然后每个人都会像对待一个上学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一样对待你。这是你希望的吗?这就是可能发生的事情。”奥吉听到姐姐说到这儿,很快就改变了主意,决定继续上学。原因也很简单,奥吉不愿意被特殊对待。

  人称第二次转向了奥吉的另一个好朋友萨默尔。萨默尔是第一个愿意和奥吉坐在一起吃午饭的。她坦白自己用了两个周才适应了奥吉的脸,但她补充道,“还应该说的是,我再也不同情他了,那也许是让我第一次挨着他坐的原因,但不是我继续跟他坐一块儿的原因。我继续跟他坐一块儿,是因为他有趣。“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奥吉质疑萨默尔是否也是校长安排跟他一起玩的,萨默尔真的很生气。因为在萨默尔心里,奥吉并不特殊,而是特别。

  接下来小说换到了杰克的人称。他没上学的时候就在街上见到过奥吉,第一次见到就大声尖叫了一声,然后马上就被保姆维罗妮卡带走了。一路上维罗妮卡训斥小杰克,杰克抹着眼泪说自己不是故意的。然后维罗妮卡的一句话戳到内心,她说,“杰克,有时候你不一定要故意伤害人才会伤害人。” 我想这也是作者的初衷,我们不经意间的一个表现,就会给他人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

  还有太多奥吉身边的人在支持他……奥吉的爸爸为了让儿子能真正坚强起来,偷偷丢掉了奥吉一直以来逃避用的头盔,让他勇敢地面对他人,接受自己;在走近大自然之旅中,奥吉受到高年级同学的欺负,毕彻预科的同学竟然奋不顾身地把奥吉解救了出来;图什曼校长一直在默默地帮助奥吉融入学校这个大家庭,在五年级毕业之际,还为他颁发了亨利沃得毕彻奖章,以此赞扬奥吉的伟大——“利用自己的能力激励最多心灵的人”。

  奇迹男孩,奇迹在于他身边一直默默支持他的人,让他越过自己心里的层层障碍,完成真正的蜕变。虽然自己无法和奥吉感同身受,但我明白了如何去面对像奥吉这样本性善良却命运多舛的人。我发现,那个只读到奥吉面部缺陷时候的我自己,根本就是盲目施舍同情心。面对“奥吉”们,我们不应该像对待有特殊需要的人一样去对待他们。你的同情,他们不需要;他们真的需要的,就是你能正常对待他们。

  最后,我想分享一下这本书译者雷淑容女士在文末的感想。这是一段在翻译过程中,她和儿子的对话。

  儿子:“妈妈,如果不能跟他们(奥吉)做朋友,那该怎么办?

  妈妈:“其实你只要克服一下内心的恐惧就可以了。只要选择不害怕,你就会发现,做不做朋友一点都不重要,你甚至都不用去帮他们,只要正常对待他们就是最大的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