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100年前,上海滩第一号汽车牌花落谁家?还是玩地产的

  2019 小羽看汽车

  作者:金满楼

  众所周知,近年来因为“环保”的缘故,上海实行私车牌号限额拍卖,可别小看了这块小铁皮,那可是动辄8万元,即便做成金子招牌,也不过如此。

  据记载,上海滩最早出现汽车是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但究竟谁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吃的又是什么螃蟹,一直存在争议。

  有人说,是匈牙利人LEINZ从美国运来一辆通用汽车(olds mobile Modell R);也有人说,当年一下来了两辆车,首个拥有汽车的是一位名叫柏克的外国医生。

  从以上两个说法可以确定的是,上海滩出现汽车的时间是1901年,可能还不止一辆;而首个拥有汽车的是外国人而非中国人。

  不过,这里并不打算说汽车,而想说说第一个汽车牌照。

  据上海滩的传闻,当时那位外国医生不久离开上海,于是将他拥有的戴姆勒—奔驰汽车转卖给了一个中国人,这个人就是上海滩上的巨富周湘云。

  

  话说周湘云买下这辆车后,就到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申请牌照,但汽车是新玩意,工部局捐务处也不知道汽车该归于何类,于是暂将它归在马车项下,每月缴税两块大洋。

  十年后,上海滩上的汽车开始多了起来,工部局于是根据章程发放汽车牌照,私家车的样式为黑底白字,每季度每辆车纳税15两白银。按顺序,周湘云拿到上海滩第一块车牌。

  周湘云是清末上海滩上的地产商周莲堂长子,其继承家业后,更是将家族地产生意推向极致,据说其财产最高时达到8千万银元,堪称富可敌国。

  当然,按以上传说的说法,周湘云买得第一辆车时周家虽然还没有那么发达,但买辆车还是买得起的。

  只是,这个传说的主人并非是周湘云,而是周家二公子周纯卿,后者因为不太过问家族生意而好玩乐,因为知名度不如老兄,结果获得第一块车牌的事就被摁到了其兄长的头上。

  

  与其兄“老派”作风不同的是,周纯卿(1880-1945)是一个会玩会享受的“洋派”人物。作为上海滩上的小楷,周纯卿喜欢玩玩意儿,什么汽车、跑马样样都会,而且样样都精。

  周纯卿在南京西路806号(原静安区少年宫)有座花园别墅,里面有前后花园、网球场,还有一个可以停放一二十部轿车的大停车场。

  至于花园别墅的主楼,则是一幢五开间的大花园洋房,楼内大客厅、小客厅、大餐厅、小餐厅、跳舞厅、更衣室、弹子房,一应俱全,十分现代、豪奢与洋气。

  至于那个“一号车牌”的事,据周家后人说,当时有个丹麦医生告老还乡,临行时将一辆汽车连同牌照转让给了周纯卿。后者买下后,在开门把手处,镶嵌了一个铜质篆文“周”字,这就是后来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一号汽车”了。

  那么,这个“一号汽车”又是什么样的车呢?

  据周家后人说,那是一辆黑色长方形的轿车,司机座位在右手,全车可坐12个人,前排4人,后排4人,前排座位下面有小凳子,拉出来又可坐4人。

  这辆车,前座、中座之间隔着一排玻璃窗,另有小窗可与司机通话。为了增加照明,周纯卿还在挡风玻璃两旁安装了两只方形的车灯(据说是点蜡烛灯)。

  根据以上描述,周纯卿的这辆车似为英国戴姆勒公司早年出产的汽车,现在老爷车中或可看到。

  

  至于上海滩上的那块“一号车牌”,则是铜制椭圆形,黑漆,极其醒目,写的是古罗马的“I”字,号码下刻有SMC(上海工部局的缩写)。

  据说,这块牌照出自周纯卿自己的设计,而工部局颁发的正式牌照,平时是放在家里的。

  之所以要把车牌藏起来,这里也有两个说法。一是犹太富商哈同曾垂涎于周家的这块“一号车牌”,为此还公然威胁要抢夺,但周家人认为这不太可能,因为周家与哈同关系甚好,哈同还多次借用周湘云的红顶花翎朝服,说他要抢车牌,似不可信。

  另外,还有一个说法是有人嫉妒周家拿到“一号车牌”而怂恿工部局,等到周纯卿违反交通规则时,就将这块牌照加以吊销。

  周纯卿知道后,就把这一号车、一号牌给藏了起来,而另外买了一辆奥期汀轿车供平时使用。如此一来,上海滩徒有一号车、一号牌,却从来没人见过它在街上跑过。

  当然,说一号车从未跑过也不完全对,据说,这辆车之前停放在周家牛庄路住宅车库里,有时也开进河南北路富庆里住宅车库。

  后来,周纯卿中年多病,其迁入南京西路806号新居后,一号汽车就基本废置不用了。据周家后人说,这辆车的最后一次使用,是在1945年周纯卿的葬礼上。

  当日,作为送葬队伍中的“像亭”,这辆老爷车载着周纯卿的遗像参加了大出丧,一路走走停停,总算完成了它的最后一次使命。

  此后,这车就再没上过街,不久就报废了。

  作者:金满楼

  众所周知,近年来因为“环保”的缘故,上海实行私车牌号限额拍卖,可别小看了这块小铁皮,那可是动辄8万元,即便做成金子招牌,也不过如此。

  据记载,上海滩最早出现汽车是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但究竟谁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吃的又是什么螃蟹,一直存在争议。

  有人说,是匈牙利人LEINZ从美国运来一辆通用汽车(olds mobile Modell R);也有人说,当年一下来了两辆车,首个拥有汽车的是一位名叫柏克的外国医生。

  从以上两个说法可以确定的是,上海滩出现汽车的时间是1901年,可能还不止一辆;而首个拥有汽车的是外国人而非中国人。

  不过,这里并不打算说汽车,而想说说第一个汽车牌照。

  据上海滩的传闻,当时那位外国医生不久离开上海,于是将他拥有的戴姆勒—奔驰汽车转卖给了一个中国人,这个人就是上海滩上的巨富周湘云。

  

  话说周湘云买下这辆车后,就到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申请牌照,但汽车是新玩意,工部局捐务处也不知道汽车该归于何类,于是暂将它归在马车项下,每月缴税两块大洋。

  十年后,上海滩上的汽车开始多了起来,工部局于是根据章程发放汽车牌照,私家车的样式为黑底白字,每季度每辆车纳税15两白银。按顺序,周湘云拿到上海滩第一块车牌。

  周湘云是清末上海滩上的地产商周莲堂长子,其继承家业后,更是将家族地产生意推向极致,据说其财产最高时达到8千万银元,堪称富可敌国。

  当然,按以上传说的说法,周湘云买得第一辆车时周家虽然还没有那么发达,但买辆车还是买得起的。

  只是,这个传说的主人并非是周湘云,而是周家二公子周纯卿,后者因为不太过问家族生意而好玩乐,因为知名度不如老兄,结果获得第一块车牌的事就被摁到了其兄长的头上。

  

  与其兄“老派”作风不同的是,周纯卿(1880-1945)是一个会玩会享受的“洋派”人物。作为上海滩上的小楷,周纯卿喜欢玩玩意儿,什么汽车、跑马样样都会,而且样样都精。

  周纯卿在南京西路806号(原静安区少年宫)有座花园别墅,里面有前后花园、网球场,还有一个可以停放一二十部轿车的大停车场。

  至于花园别墅的主楼,则是一幢五开间的大花园洋房,楼内大客厅、小客厅、大餐厅、小餐厅、跳舞厅、更衣室、弹子房,一应俱全,十分现代、豪奢与洋气。

  至于那个“一号车牌”的事,据周家后人说,当时有个丹麦医生告老还乡,临行时将一辆汽车连同牌照转让给了周纯卿。后者买下后,在开门把手处,镶嵌了一个铜质篆文“周”字,这就是后来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一号汽车”了。

  那么,这个“一号汽车”又是什么样的车呢?

  据周家后人说,那是一辆黑色长方形的轿车,司机座位在右手,全车可坐12个人,前排4人,后排4人,前排座位下面有小凳子,拉出来又可坐4人。

  这辆车,前座、中座之间隔着一排玻璃窗,另有小窗可与司机通话。为了增加照明,周纯卿还在挡风玻璃两旁安装了两只方形的车灯(据说是点蜡烛灯)。

  根据以上描述,周纯卿的这辆车似为英国戴姆勒公司早年出产的汽车,现在老爷车中或可看到。

  

  至于上海滩上的那块“一号车牌”,则是铜制椭圆形,黑漆,极其醒目,写的是古罗马的“I”字,号码下刻有SMC(上海工部局的缩写)。

  据说,这块牌照出自周纯卿自己的设计,而工部局颁发的正式牌照,平时是放在家里的。

  之所以要把车牌藏起来,这里也有两个说法。一是犹太富商哈同曾垂涎于周家的这块“一号车牌”,为此还公然威胁要抢夺,但周家人认为这不太可能,因为周家与哈同关系甚好,哈同还多次借用周湘云的红顶花翎朝服,说他要抢车牌,似不可信。

  另外,还有一个说法是有人嫉妒周家拿到“一号车牌”而怂恿工部局,等到周纯卿违反交通规则时,就将这块牌照加以吊销。

  周纯卿知道后,就把这一号车、一号牌给藏了起来,而另外买了一辆奥期汀轿车供平时使用。如此一来,上海滩徒有一号车、一号牌,却从来没人见过它在街上跑过。

  当然,说一号车从未跑过也不完全对,据说,这辆车之前停放在周家牛庄路住宅车库里,有时也开进河南北路富庆里住宅车库。

  后来,周纯卿中年多病,其迁入南京西路806号新居后,一号汽车就基本废置不用了。据周家后人说,这辆车的最后一次使用,是在1945年周纯卿的葬礼上。

  当日,作为送葬队伍中的“像亭”,这辆老爷车载着周纯卿的遗像参加了大出丧,一路走走停停,总算完成了它的最后一次使命。

  此后,这车就再没上过街,不久就报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