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星空物语|(14)如此表白

  相关链接:

  《星空物语(13)》

  她真的过来了,冲着他这边走过来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可为什么此时,自己的整个胸膛像要炸开了似的,他干咽着唾沫,插在裤兜里的手也不自觉地攥在一起,手指头儿搓揉着裤兜的里层儿布。

  “还不如人家姑娘大方,真没出息!一点儿也不像你老子。”父亲的声音直入他的耳朵,电击着他那颗在整个胸腔里上下翻腾的心。

  不能认怂,不能认怂。他内心里的小人敲打着他的头。

  “不就是小丫头吗?我有什么好怂的。”他眼睛从下面翻起看向父亲时,父亲却不见了,只有那太阳咧着嘴儿,火辣辣地看着自己。

  “连你也嘲笑我!去你妈的!”他猛地从裤兜里掏出了手,眼睛看着那不远处比自己矮不少的身影。

  随着他那长长的一口气,他的心似乎恢复了往常。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骂人也可以感觉这么好。

  他甩了甩胳膊,又重复了两遍“去你妈的,去你妈的!”真是痛快!

  他感觉箍住身体的铁甲一下子散落在空气中,浑身上下舒服了许多。

  “你怎么骂人啊?”那身影就定在了不远处。那口气虽然不比那死丫头片子调高,但在这寂静的午后也是很高调的。

  “我,我,我没有。”他一下子慌了神,就像小时候遭到娘呵斥后进行地辩解。

  “什么没有啊,他就是一个冒冒失失的混蛋!”

  那丫头片子在远处的尖声喊叫,就像在被太阳炙烤得滚烫的热油锅中撒了一大把辣椒粉儿,那股儿辛辣直冲嗓子,并迅速弥漫了整个空间。

  他两手紧攥成了拳头,两只眼睛喷射而出的火柱儿直冲河边儿那个丫头片子,“怎么哪都有你?你知道什么啊!”

  四周一片沉寂。太阳脚底儿像抹了油似的溜着在了乌云后,不时地探出脑袋打量着。

  河边的柳树用力扎稳马步,紧咬着牙齿,可那披着的绿色铠甲早已经被抖动成一绺儿一绺儿的飘散着,就好像惊吓中的女人那散落下来的头发四处飞扬着。

  他一个跨步就蹿到彩云面前,像父亲对待自己那般,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过来,我就给你说几句话。”

  他紧紧地抓着那个胳膊调转头就跑了起来,任凭那个身影扭动挣扎,就像小时带着妹妹跑一样。

  直到自己跑得气喘吁吁,他才停了下来。彩云乘机甩开了他的手,蹲在地上,两手捂着肚子,大口喘着粗气,整张脸涨得粉红粉红的。

  “你到底要说什么啊?”彩云看他看着自己,站了起来,把身子背了过去。

  “我——我——”他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和彩云对话,大脑一片空白。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这样让别人看见多不好。”彩云的声音柔和了许多。

  看着矮自己足有一头的背影,他在脑子里快速地组织着对话的开头,那感觉就像考试一样。

  “我喜欢你——”不行,不行,这还不把人家吓坏啊。“我其实不是混蛋——”这不明摆着给自己挖坑儿吗?

  就这样,他在脑子里反复思量着各种开头儿,分析着利弊,终又被自己一一否定。

  “是纸条上说的当面道歉吗?你不欠我什么,我们是邻居。”话落转身,彩云从他的身旁边走了过去。

  他不知道彩云这一转身,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她,更准确说是单独给她说说话儿。

  想到这里,他身子向前一探抓住了她的胳膊,“诶,我喜欢你。”

  那背影定在了那里,在他琢磨着要不要再说下去时,自己的手被甩开了。彩云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跑远......

  起风了吗?恍惚间有双臂张开,是来接彩云的吗?还有那一双素手应该是拂过彩云的长裙了吧,要不怎么能给他一个长裙飘曳的背影呢?

  他多想做一阵风啊!至少这样自己可以飘荡在她的四周。

  “哥,就是他,就是他把彩云拐跑的。”那尖利的女声再次进入了他的耳朵。

  他一个转身,看到了那个死丫头片子,当然她的旁边还站了一个比自己还高的男生。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拐跑彩云了,整天瞎咧咧!”他依旧把手插进了裤兜儿,眼睛却盯着那个大男孩儿。

  那男孩儿看着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表情,突然一拍脑袋儿,“嗨,你不就是玲儿表哥吗?都长这么高了。”

  接着扭头对那死丫头片子说,“什么拐跑啊,我们都是邻居。倒是你,一口一个混蛋的,哪像个女孩儿。”

  听那男孩儿这么一说,他也不好意思再绷着了,“我刚才和彩云说了几句话,就是有道题不明白,问了问她。”

  说罢,他心虚地看着那死丫头片子,那丫头片子嘟着嘴瞪了自己一眼,倒是没有说话。

  “那她回去了吧?”不等自己回答,那男孩儿一个转身走了。

  那死丫头片子又瞪了自己一眼,转身跟了上去,“表哥,等等我。”

  四周又恢复了平静,他一屁股坐了下来,接而躺在那湿热的河滩上......

  

  韩涵微语

  5a7a26b9 1018 4b62 903e 4f291b47fbaa

  76.7

  2019.08.22 18:01*

  字数 1716

  相关链接:

  《星空物语(13)》

  她真的过来了,冲着他这边走过来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可为什么此时,自己的整个胸膛像要炸开了似的,他干咽着唾沫,插在裤兜里的手也不自觉地攥在一起,手指头儿搓揉着裤兜的里层儿布。

  “还不如人家姑娘大方,真没出息!一点儿也不像你老子。”父亲的声音直入他的耳朵,电击着他那颗在整个胸腔里上下翻腾的心。

  不能认怂,不能认怂。他内心里的小人敲打着他的头。

  “不就是小丫头吗?我有什么好怂的。”他眼睛从下面翻起看向父亲时,父亲却不见了,只有那太阳咧着嘴儿,火辣辣地看着自己。

  “连你也嘲笑我!去你妈的!”他猛地从裤兜里掏出了手,眼睛看着那不远处比自己矮不少的身影。

  随着他那长长的一口气,他的心似乎恢复了往常。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骂人也可以感觉这么好。

  他甩了甩胳膊,又重复了两遍“去你妈的,去你妈的!”真是痛快!

  他感觉箍住身体的铁甲一下子散落在空气中,浑身上下舒服了许多。

  “你怎么骂人啊?”那身影就定在了不远处。那口气虽然不比那死丫头片子调高,但在这寂静的午后也是很高调的。

  “我,我,我没有。”他一下子慌了神,就像小时候遭到娘呵斥后进行地辩解。

  “什么没有啊,他就是一个冒冒失失的混蛋!”

  那丫头片子在远处的尖声喊叫,就像在被太阳炙烤得滚烫的热油锅中撒了一大把辣椒粉儿,那股儿辛辣直冲嗓子,并迅速弥漫了整个空间。

  他两手紧攥成了拳头,两只眼睛喷射而出的火柱儿直冲河边儿那个丫头片子,“怎么哪都有你?你知道什么啊!”

  四周一片沉寂。太阳脚底儿像抹了油似的溜着在了乌云后,不时地探出脑袋打量着。

  河边的柳树用力扎稳马步,紧咬着牙齿,可那披着的绿色铠甲早已经被抖动成一绺儿一绺儿的飘散着,就好像惊吓中的女人那散落下来的头发四处飞扬着。

  他一个跨步就蹿到彩云面前,像父亲对待自己那般,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过来,我就给你说几句话。”

  他紧紧地抓着那个胳膊调转头就跑了起来,任凭那个身影扭动挣扎,就像小时带着妹妹跑一样。

  直到自己跑得气喘吁吁,他才停了下来。彩云乘机甩开了他的手,蹲在地上,两手捂着肚子,大口喘着粗气,整张脸涨得粉红粉红的。

  “你到底要说什么啊?”彩云看他看着自己,站了起来,把身子背了过去。

  “我——我——”他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和彩云对话,大脑一片空白。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这样让别人看见多不好。”彩云的声音柔和了许多。

  看着矮自己足有一头的背影,他在脑子里快速地组织着对话的开头,那感觉就像考试一样。

  “我喜欢你——”不行,不行,这还不把人家吓坏啊。“我其实不是混蛋——”这不明摆着给自己挖坑儿吗?

  就这样,他在脑子里反复思量着各种开头儿,分析着利弊,终又被自己一一否定。

  “是纸条上说的当面道歉吗?你不欠我什么,我们是邻居。”话落转身,彩云从他的身旁边走了过去。

  他不知道彩云这一转身,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她,更准确说是单独给她说说话儿。

  想到这里,他身子向前一探抓住了她的胳膊,“诶,我喜欢你。”

  那背影定在了那里,在他琢磨着要不要再说下去时,自己的手被甩开了。彩云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跑远......

  起风了吗?恍惚间有双臂张开,是来接彩云的吗?还有那一双素手应该是拂过彩云的长裙了吧,要不怎么能给他一个长裙飘曳的背影呢?

  他多想做一阵风啊!至少这样自己可以飘荡在她的四周。

  “哥,就是他,就是他把彩云拐跑的。”那尖利的女声再次进入了他的耳朵。

  他一个转身,看到了那个死丫头片子,当然她的旁边还站了一个比自己还高的男生。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拐跑彩云了,整天瞎咧咧!”他依旧把手插进了裤兜儿,眼睛却盯着那个大男孩儿。

  那男孩儿看着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表情,突然一拍脑袋儿,“嗨,你不就是玲儿表哥吗?都长这么高了。”

  接着扭头对那死丫头片子说,“什么拐跑啊,我们都是邻居。倒是你,一口一个混蛋的,哪像个女孩儿。”

  听那男孩儿这么一说,他也不好意思再绷着了,“我刚才和彩云说了几句话,就是有道题不明白,问了问她。”

  说罢,他心虚地看着那死丫头片子,那丫头片子嘟着嘴瞪了自己一眼,倒是没有说话。

  “那她回去了吧?”不等自己回答,那男孩儿一个转身走了。

  那死丫头片子又瞪了自己一眼,转身跟了上去,“表哥,等等我。”

  四周又恢复了平静,他一屁股坐了下来,接而躺在那湿热的河滩上......

  相关链接:

  《星空物语(13)》

  她真的过来了,冲着他这边走过来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可为什么此时,自己的整个胸膛像要炸开了似的,他干咽着唾沫,插在裤兜里的手也不自觉地攥在一起,手指头儿搓揉着裤兜的里层儿布。

  “还不如人家姑娘大方,真没出息!一点儿也不像你老子。”父亲的声音直入他的耳朵,电击着他那颗在整个胸腔里上下翻腾的心。

  不能认怂,不能认怂。他内心里的小人敲打着他的头。

  “不就是小丫头吗?我有什么好怂的。”他眼睛从下面翻起看向父亲时,父亲却不见了,只有那太阳咧着嘴儿,火辣辣地看着自己。

  “连你也嘲笑我!去你妈的!”他猛地从裤兜里掏出了手,眼睛看着那不远处比自己矮不少的身影。

  随着他那长长的一口气,他的心似乎恢复了往常。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骂人也可以感觉这么好。

  他甩了甩胳膊,又重复了两遍“去你妈的,去你妈的!”真是痛快!

  他感觉箍住身体的铁甲一下子散落在空气中,浑身上下舒服了许多。

  “你怎么骂人啊?”那身影就定在了不远处。那口气虽然不比那死丫头片子调高,但在这寂静的午后也是很高调的。

  “我,我,我没有。”他一下子慌了神,就像小时候遭到娘呵斥后进行地辩解。

  “什么没有啊,他就是一个冒冒失失的混蛋!”

  那丫头片子在远处的尖声喊叫,就像在被太阳炙烤得滚烫的热油锅中撒了一大把辣椒粉儿,那股儿辛辣直冲嗓子,并迅速弥漫了整个空间。

  他两手紧攥成了拳头,两只眼睛喷射而出的火柱儿直冲河边儿那个丫头片子,“怎么哪都有你?你知道什么啊!”

  四周一片沉寂。太阳脚底儿像抹了油似的溜着在了乌云后,不时地探出脑袋打量着。

  河边的柳树用力扎稳马步,紧咬着牙齿,可那披着的绿色铠甲早已经被抖动成一绺儿一绺儿的飘散着,就好像惊吓中的女人那散落下来的头发四处飞扬着。

  他一个跨步就蹿到彩云面前,像父亲对待自己那般,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过来,我就给你说几句话。”

  他紧紧地抓着那个胳膊调转头就跑了起来,任凭那个身影扭动挣扎,就像小时带着妹妹跑一样。

  直到自己跑得气喘吁吁,他才停了下来。彩云乘机甩开了他的手,蹲在地上,两手捂着肚子,大口喘着粗气,整张脸涨得粉红粉红的。

  “你到底要说什么啊?”彩云看他看着自己,站了起来,把身子背了过去。

  “我——我——”他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和彩云对话,大脑一片空白。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这样让别人看见多不好。”彩云的声音柔和了许多。

  看着矮自己足有一头的背影,他在脑子里快速地组织着对话的开头,那感觉就像考试一样。

  “我喜欢你——”不行,不行,这还不把人家吓坏啊。“我其实不是混蛋——”这不明摆着给自己挖坑儿吗?

  就这样,他在脑子里反复思量着各种开头儿,分析着利弊,终又被自己一一否定。

  “是纸条上说的当面道歉吗?你不欠我什么,我们是邻居。”话落转身,彩云从他的身旁边走了过去。

  他不知道彩云这一转身,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她,更准确说是单独给她说说话儿。

  想到这里,他身子向前一探抓住了她的胳膊,“诶,我喜欢你。”

  那背影定在了那里,在他琢磨着要不要再说下去时,自己的手被甩开了。彩云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跑远......

  起风了吗?恍惚间有双臂张开,是来接彩云的吗?还有那一双素手应该是拂过彩云的长裙了吧,要不怎么能给他一个长裙飘曳的背影呢?

  他多想做一阵风啊!至少这样自己可以飘荡在她的四周。

  “哥,就是他,就是他把彩云拐跑的。”那尖利的女声再次进入了他的耳朵。

  他一个转身,看到了那个死丫头片子,当然她的旁边还站了一个比自己还高的男生。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拐跑彩云了,整天瞎咧咧!”他依旧把手插进了裤兜儿,眼睛却盯着那个大男孩儿。

  那男孩儿看着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表情,突然一拍脑袋儿,“嗨,你不就是玲儿表哥吗?都长这么高了。”

  接着扭头对那死丫头片子说,“什么拐跑啊,我们都是邻居。倒是你,一口一个混蛋的,哪像个女孩儿。”

  听那男孩儿这么一说,他也不好意思再绷着了,“我刚才和彩云说了几句话,就是有道题不明白,问了问她。”

  说罢,他心虚地看着那死丫头片子,那丫头片子嘟着嘴瞪了自己一眼,倒是没有说话。

  “那她回去了吧?”不等自己回答,那男孩儿一个转身走了。

  那死丫头片子又瞪了自己一眼,转身跟了上去,“表哥,等等我。”

  四周又恢复了平静,他一屁股坐了下来,接而躺在那湿热的河滩上......